最新 地图

子俊仙途VIP

类型:仙侠标签: 勇猛 完结
简介:

一个实则平凡普通的少年,却有着不平凡普通的身世;一个实则是一大户人家的阔少爷,却要遭受人间的冷暖。他也没那些无敌的法宝,却有着一段段不平凡普通的经历;他也没无尽的修仙资源,却有着对得道成仙的执著,他坚定地信念,一步步向着更高层次迈向。  生命的意义不关键在于可获取他们来自京城的张家,张家是大户人家,在京城都非常有名气,张家的家主名叫张礼轩,是翰林大学士,官居二品,张家还是一个大商家,在京城中经营着最大的玉石生意,非常富有。车上坐着的正是张家家主的大夫人,名叫李莞,其实张家并不是京城的本地人,他们都来自玉城吴起郡,那里是盛产玉石的地方,玉器非常有名,也与他们现在做的生意有极大的关联,张家当时在吴起郡的时候就是做玉石生意的,并且垄断着吴起郡的玉石生意,后来张家出了个大才子,也就是李莞的相公张礼轩,高中状元,在京城为官,后来张家的生意也做到了京城,并且发展迅速,几年时间就跃居成为京城最大的经营玉石商家之一,后来张家就举家迁到了京城,只有一些家族的旁系留在吴起郡,继续着张家在本地的生意,并为京城的商铺提供货源。在京城做玉石生意与张家齐名的还有刘家,刘家是京城的本地人,一直在做玉石生意,已经有几十代的历史了,在张家没来之前,一直是刘家垄断着京城的玉石市场,刘家是官宦家族出身,最辉煌的时候刘家的先辈做过尚书,只是这几代刘家没落了,一直没有出什么显赫的人物,但刘家也不能小觑,毕竟在京城发展了上百年的基业,与京城的一些大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表面和气的张刘两家,实际上一直在暗斗,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各家都小心的提防着。。

点评:

至尊仙途逸俊  沧海仙途寅子  

创建:2021-06-10 09:41:12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二章 七年以后 更新时间:2021-06-10

来就也没出过,因而,北面的大山也被称作死亡……之地。东面是一个拥用长宽各几十万公里土地的月氏国,不论是在人口和国力上远远超过2超过2了幽国,是一个国富兵强的超级大国。西面是一个也可以与月氏国匹敌的国家,名为都郡国,都郡国是一个推崇武力的国家,再加土张府所在的国家名为幽国,拥有着长和宽各万公里的土地,北面是连绵起伏的大山,没有人知道它通向何方,因为进入大山里面的人从来就没有出来过,因此,北面的大山也被称为死亡之地。东面是一个拥有长宽各几十万公里土地的月氏国,无论是在人口和国力上远远超过了幽国,是一个国富兵强的超级大国。西面也是一个可以与月氏国抗衡的国家,名为都郡国,都郡国是一个崇尚武力的国家,加上土地资源丰富,国家实力强盛。它们的南面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海面常年被烟雾笼罩着,显的格外神秘,只要进入大海中船只就会迷失方向,被称为邪海,也是人们传说的禁地。幽国是个相对贫穷的国家,境内资源匮乏,国力并不是很强,然而幽国却是拥有古老历史的国家,传说中这个国家受到仙人的庇护,曾经有的国家攻打过幽国,接连拿下几个城池之后,却一夜之间所有的士兵军官将领全部失踪,此消息甚为流传,因此才有了现在实力不强,却能安然无恙的幽国。。...

精彩情节

  正在这时,突然从远处快速的飞来一人,一个穿着青衣的年轻女子,她的气息凌乱,嘴角上挂着鲜血,一看就是受了极重的伤,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竟然在酣睡着,年轻的女子转眼之间就来到了众人的跟前,她看看了看年轻的李莞,举手之间一把飞剑射向山贼,飞剑在众山贼中游走,还没有喊出声就断了气,只用了几个呼吸,所有的山贼便全部毙命了。青衣女子朝丫鬟一指,丫鬟便晕了过去。李莞大惊,一时没有缓过神来,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却发生了转折,待清醒过来,急忙上前失一大礼,“感谢仙师的救命之恩。”青衣女子看了一眼李莞,淡淡的对她说:“我救你是有事情托付给你,”说完用关怀的眼神看了看怀里睡的正熟的婴儿。“仙师请讲,只要小女子能办到的,一定会尽全力去完成。”青衣女子望着天边叹了口气,自语到,也只有这么办了。

  他们来自京城的张家,张家是大户人家,在京城都非常有名气,张家的家主名叫张礼轩,是翰林大学士,官居二品,张家还是一个大商家,在京城中经营着最大的玉石生意,非常富有。车上坐着的正是张家家主的大夫人,名叫李莞,其实张家并不是京城的本地人,他们都来自玉城吴起郡,那里是盛产玉石的地方,玉器非常有名,也与他们现在做的生意有极大的关联,张家当时在吴起郡的时候就是做玉石生意的,并且垄断着吴起郡的玉石生意,后来张家出了个大才子,也就是李莞的相公张礼轩,高中状元,在京城为官,后来张家的生意也做到了京城,并且发展迅速,几年时间就跃居成为京城最大的经营玉石商家之一,后来张家就举家迁到了京城,只有一些家族的旁系留在吴起郡,继续着张家在本地的生意,并为京城的商铺提供货源。在京城做玉石生意与张家齐名的还有刘家,刘家是京城的本地人,一直在做玉石生意,已经有几十代的历史了,在张家没来之前,一直是刘家垄断着京城的玉石市场,刘家是官宦家族出身,最辉煌的时候刘家的先辈做过尚书,只是这几代刘家没落了,一直没有出什么显赫的人物,但刘家也不能小觑,毕竟在京城发展了上百年的基业,与京城的一些大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表面和气的张刘两家,实际上一直在暗斗,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各家都小心的提防着。

  张家在京城也是个显赫的家族,官商都做的风生水起。张府有上下仆人二百多人,张家的家主本来是张礼轩的父亲张鸣鹤,由于张老爷子年事已高,又加上身体不好,就由极高官位的张礼轩来担当,张礼轩担当家主以来,显示出了极高的领导才华,使张家在京城迅速的崛起,已成为京城显赫的世家之一。张礼轩的弟弟张礼铭,管理着张家的玉石生意,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

  李莞自从回来以后,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自身的原因,总之一直病着,照看婴儿的事情就落在了李莞的丫鬟珠儿的身上,张家的家主张礼轩在了解事情的真相以后,也是接受了这个婴儿,并起名为张子俊,子的意思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俊的意思是才貌超群,希望他将来向自己一样有才华,成就一番伟业。

  “仙师放心,小女子一定会尽力的来保护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好,那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这个丫鬟是否是你的可信之人?”

  时之正午,子俊还在午睡,府外传来吵杂声,把张子俊从美梦中拉回。仆人李伯就到外面去看个究竟,李伯刚出去后就看到,庭院内站着两排官兵。一名官员站在中间,对着府内上声说着:“你们都听好了,张礼轩勾结乱党,扰乱朝纲,已经被打入监牢,张府已经被包围了,张府上下全部被捕,等候听从发落,抄家!”话音刚落,官兵们鱼贯而入,向各个房间奔去。李伯见机不妙,没等官员说完,就悄悄的奔向子俊的屋子。珠儿慌张的正要去找李伯,一开门,结果跟李伯撞了个满怀。李伯一把拉过珠儿,气息不稳的说:“珠儿,不好了,张家出事了,张家人要全部入狱!”珠儿听后,脸色煞白,匆忙向着子俊的房间奔去,慌张的抱起子俊就跑,对子俊说:“二公子,别出声,有什么事情过后都会告诉你的。”子俊满脸疑色的望着珠姨,不知珠儿所云。

  一个月前李莞因病离世,去世前,他让珠儿好好的照顾子俊,并告诉了当年她不知道的那些事,并把那个小袋子交给了珠儿,叫珠儿千万要保管好,珠儿含泪答应着,珠儿是随夫人陪嫁到张府的,十几年的相处,李莞早已不把她当成外人了。全府上下都异常悲痛,大夫人本性善良,待下人都很好,从不轻易惩罚下人,很多人都受过李莞的恩惠,因此她去世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小的损失,由于夫人想要安葬在她出生的地方,加上张家来京城很多年也未曾回去,因此府上的众张家子嗣都回吴起郡了,只剩下因朝中事走不开的张礼轩以及年幼的张子俊。张家众人走了以后,在珠儿跟仆人李伯的精心照料下,子俊也过着衣食无忧的快乐时光。

  “那就好,我就留她一命,正好他也需要人照顾,此地不宜久留,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吧。”说完又自语到,你以后的路就要看你自己的了,我无法保护你了,带着不舍之情,把婴儿送到李莞的面前,李莞接过婴儿,青衣女子朝丫鬟一指,一道光打入丫鬟的体内,化作一道光向远处的天边遁去。一会的功夫,又有几道光从远处飞来,朝着青衣女子的方向追去。

  “仙师请放心,她是小女子身边的贴身丫鬟,跟随我已经有十多年了,今天的事情她不会说出去的。”

  珠儿带着子俊顺着密道顺利的逃出了张府,她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马上离开,珠儿也没有别的去处,她是从吴起郡来的,也只能回到那里去了。去吴起郡找张家,她不知道其实吴起郡的张家也受到了牵连,此时也是在劫难逃。

  李伯被官兵拥着来到了庭院内,被踹到在地,疼的李伯直龇牙咧嘴,但也不敢出声。“此为何人?”官兵的一个小头目问。“回大人,是在书房发现的张府下人,鬼鬼祟祟的想顺手牵羊。”拎李伯过来的官兵说。首领摸着下巴沉思着,官兵的小头目缓缓的说:“先留着吧,张府有的二公子公子还没找到,这老家伙先留着吧,或许有用,押下去,都听好了,不能让张府的任何人跑掉。”

  两辆马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快速的飞奔,前面有四个骑兵在前,马车的后面也有四个骑兵,马车的两侧各有一位仆人打扮的下人,一名老者,一名年轻人,车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妇人,年纪三十上下,给人一种雍容典雅的感觉,旁边坐着一名丫鬟,另一辆马车上装载的是一些货物,他们都在在小心的戒备着,因为他们现在进入了大山的深处,此处距离前后的城镇都非常的远,是盗贼经常出没的地方。

  “动手。”山贼突然从两边的掩藏处杀出,紧接着从树林里杀出一小队马贼,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多时了。马车旁边的老者惊呼:“有山贼,保护夫人撤退。”刚喊完,一支箭已经穿入他的身体,从马上掉了下来,马队也是一顿骚乱,马受惊了,年轻的仆人直接从马上掉了下来,训练有素的骑兵也是非常的震惊,心理暗叫不好,论单打独斗他们都是好手,可是毕竟在这深山中,山贼四面埋伏,人数众多,非常不好对付,他们抵不过逃命是没什么问题,问题是保护的李夫人怎么办。众人也只能奋战到底,保护夫人安全撤离,现在四面全是山贼,已经被包围了,只能硬突围了,然而山贼人数太多,再加上暗箭的优势,不一会就剩下一人了,也许今天他们全部要葬送在此处了,山贼们在高喊,放下武器饶你不死。丫鬟在车上恸哭,浑身发抖,李莞虽然是见过世面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也呆住了,不知怎么办才好,嘴里不停的低语:“怎么办,怎么办……”最后一个骑兵也倒下了,他俩被从车里拉了出来,也许接下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车队在快速的行驶着,在离车队四里外,有一队山贼正在上路两旁的丛林埋伏着埋伏着,此处杂草丛生,一些矮的灌木挡住了人们的视线,是埋伏的最佳地段。他们是附近最大的山贼帮,在此地占山为王,自命为天命帮,在此处专门劫持过往的商户,尽管官府几次来围剿,可是山贼依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每次都逃之夭夭,加上此地处于两郡交接处,是管理疏松地段,他们活动的更加猖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山贼不断的壮大,现有三百多人。早在车队进入他们势力范围时,就已经盯上他们了,一个小喽啰快速的跑到山贼的埋伏地点,对一个长的一脸横肉的魁梧大汉说:“大当家,他们离此地还有四里。”“好,知道了,全体都埋伏好,等待命令。”车队越来越近了,三里,两里,一里,车队来到了山贼的身边。

  书房在子俊屋子旁边,此地僻静适合读书学习,闲来无事还可以去书房看些闲书。张礼轩也喜欢他如此,也就让他随便出入,对别人来说此处可是张府的禁地了。“李伯,你怎么了?”张子俊满脸疑惑的问脸色煞白的李伯。“孩子,别问那么多了,逃命要紧,张家大势已去,希望二公子多多保重,有朝一日能让张家东山再起。”珠儿拉着子俊步入书房,转动桌上的花瓶,中间靠墙的两个书柜向两边移动,露出墙来,珠儿这次转动书桌上的砚台,墙发生了旋转,露出一个地下通道来。李伯也是满脸惊讶,他本以为珠儿带着子俊藏起来,躲一时算一时,没想道还有一个秘密通道,想来知道这个通道的人也屈指可数了,毕竟珠儿跟着夫人多年,夫人去世时,把照顾子俊的事情交给了她,她自然也就知道了一些张家的秘密。“还楞在那看什么,还不赶紧走,有人来了,快点。”珠儿几乎要急的说不出话来了,李伯收回了惊讶的表情,对她说:“我在张府几十年了,在张府最危难的时候,我是不会离开的,好好照顾二公子。”珠儿不说什么,此时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她拉着子俊,进入了有微弱亮光的秘密通道,李伯看他们已经走进去了,飞快的跑过去,搬回了机关,通道口合上了,看不出半丝端倪。李伯正要往外走,几个官兵冲了进来,“什么人,在此鬼鬼祟祟的做什么?”话音未落,一把钢刀已经架到了李伯的脖子上。李伯以感觉钢刀冒着丝丝寒气。“回禀大人,小的是张府的老奴,听别人说此书房有值钱的金银玉器,所以想过来顺手拿点,好回老家享那天伦之乐,可此地除了几本破书外,什么值钱的都没有。”李伯假装畏畏缩缩的回答到。“先把他带出去,看住了,或许他还知道些张家的秘密,”一个似乎是头头模样的人说,“小的明白。”说完,一个官兵拎着李伯走出了书房。剩下几个衙役,一顿乱翻,除了一堆的书之外,却无它物,甚至把书都大概的翻了一遍,想看看有没有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令他们失望的是,除了书,什么也没有。“快走,去别的地方找找,张府这么大,值钱的东西肯定不少。”说完几人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去别的屋去搜查。

  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正直张家辉煌之时,却传来噩耗,张礼轩被罢官,打入牢狱。张礼轩为人正直,官场多年不知不觉中已经得罪了不少奸臣,此次安王爷谋反事发,张礼轩得罪的奸臣,和李家收买的一些大臣一起诬告张礼轩和造反的安王爷暗中勾结。

  李莞稍稍的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一切来的太突然,一时还是心里一阵后怕。望着怀里熟睡的婴儿,婴儿只有几个月大,还没断奶,长的很是讨人喜欢,五官虽然还没定型,但是一看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美男子,脖子上带着一块洁白的白玉,尽管他们张家是做玉石生意的,但是也没有见过这么纯净的白玉,也许这本就不是凡物吧,李莞这样想。

  “我受了重伤,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现在担心的是我怀里的婴儿,我把他托付给你,你要好生的照顾他,就把他当成你自己的孩子,随你们的姓氏吧,这个储物袋是我留给他的,你要好生保管,你也应该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物品,千万不要轻易示人,否则招来杀身之祸,待到他成人或离开你们的时候,在把这个储物袋给他。”刚说完便又吐了一口血,脸色更加的煞白。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 沉鱼落雁

    小说主人公是赵青青欧钺的书名叫《沉鱼落雁

    作者:宁馨儿
  • 乡村韵事

    给大家提供山村韵事免费阅读,山村韵事小说

    作者:孟火
  • 再世掌仙

    作者:九阳剑神
  • 寻花问柳

    给大家提供寻花问柳免费阅读,寻花问柳小说

    作者:佚名
  • 凤翥龙翔传

    热门小说《凤翥龙翔传》由归惜霜最近写的一

    作者:归惜霜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