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渭原传奇VIP

类型:仙侠标签: 勇猛 连载中
简介:

长篇小说《渭原传奇》,原名《蟒山英雄传》,小说30万字,50个章节,每个章节6000字左右,小说构思框架新颖独特,节奏清新明快,既有惊心动魄的生死近身格斗,又有官场阴狠狡诈的凶险万分较量,既有催人泪下的亲人离散与家人团聚,又有曲曲折折匪夷所思的美女英雄苦难相偎相依,既有含有哲大河骤起千重浪,群山列阵万户兵。。

点评:

传奇原唱是哪个  水中传奇 原唱  歌曲 传奇 原唱  英文版传奇原唱  

创建:2021-02-21 08:47:32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四章 中秋夜唐英垂泪 更新时间:2021-02-21

望着茫茫无边的夜色道:“好了,了不碍眼了。”玉梅脆声道:“爹,外面有点儿冷,但是回庙里吧。”俞石头意外的惊喜的叫道:“看,今天晚上的月亮多圆,像个大烧饼。”大伙听了俞石头的话,从单调的气氛中真正的解脱出,轰的一声笑开了。吕震山抬起头向天上望去,抬头一看深遂如海的“啊——,火,救火!”吕震山在梦中惊恐的喊叫。“爹,你怎么啦。”玉梅听到爹的喊叫,跑了过来。“爹,你醒醒。”吕震山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庙外的破门板上,女儿玉梅,唐英,汤大雨几个人神情紧张的站在一旁。庙外凉风飒飒,月光如银。唐英轻声说:“大伯,熊天霸下手真毒,敷了药你觉得伤口还疼不疼。”吕震山从破门板上坐了起来,活动几下受伤的胳膊,然后望着茫茫无边的夜色道:“好了,已经不碍事了。”玉梅脆声道:“爹,外面有点冷,还是回庙里吧。”俞石头惊喜的喊道:“看,今晚的月亮多圆,像个大烧饼。”大伙听了俞石头的话,从沉闷的气氛中解脱出来,轰然笑开了。吕震山抬头向天上望去,只见深邃如海的天空,斜挂着一轮圆月。金黄金黄的月亮,像铜钲,似玉盘,光亮亮的,照着宁静如水的夜里,这山下的村庄,河流,山上的树木,石岩都是那么的清晰可辨,那么令人心旷神怡呀。可是,这一切不但没有让吕震山感到高兴、快慰,反而让他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起来。玉梅欣喜的喊道:“爹,今天是八月十五,是中秋节吔!”唐英,汤大雨几个人也高兴的叫道:“嗷,中秋节,今天是中秋节,赏月喽——。”几个年轻的后生焕发了他们无忧无虑的天性,相互说起了往年赏月的趣话。吕震山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这真是八月十五中秋夜,明月复圆人难圆呀。”唐英听到吕震山的叹息声,说道:“那天真是玄乎,咱们多亏哪位老尼姑出手相救,嗨,她的武功真高,也不知道她住在那里。”汤大雨说道:“熊阎王真是狼心狗肺,欺压良善,害的我们有家不能回。”俞石头闷声闷气道:“熊阎王横行霸道,往后哪有我们穷人活的命。”坐在一旁的刘怀秀哭丧着脸嘟囔道:“咱穷人有啥办法呀,关陵镇,石桥镇方圆百十里,都是人家熊天霸的,熊阎王害死了我爹,我恨死他了。”唐英浓眉一扬说道:“他熊阎王家产多,证明他剥削、克扣穷人的血汗钱越多。天下像熊阎王这样有权有势的恶霸太多了。这些年的朝廷,贪官多如牛毛,豪绅横行乡里,各地的老百姓都苦不堪言,现在,只有推翻腐败的清王朝才有我们穷人的活路。”汤大雨前几年当过县衙的捕快,后来因为误伤了人命,才逃回乡里,他听了唐英的话,狐疑道:“就咱们这些穷人,想搞垮大清朝,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洪雷睁大眼睛,粗声粗气道:“嘿,咱们穷人怕什么,逼急了就和他熊阎王、官府干了,大不了是个鱼死网破。”玉梅望了一眼唐英,脆声说道:“咱们穷人聚集在一起,万人一条心,就像蚂蚁搬到泰山,清朝迟早要完蛋的。”吕震山现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欣慰,孩子们真的长大了,尤其是唐英,十几年没见,不仅武功了得,而且还懂得许多大道理,有些事情连他也弄不明白。吕震山咳嗽了两声,声音洪亮的说道:“明朝末年的李自成起义,前些年的太平天国运动,都是咱们穷人被逼无路可走,才反抗朝廷,揭竿而起的。你们还年轻,对古往今来的世事知之甚少。这些年贪官横行,民不聊生,腐朽堕落的满清王朝就像将要倒塌的房屋,现在只是勉强支撑着,南方的革命党同盟会已经成为星火燎原之势,可咱北方的的革命风潮才刚刚萌动。孙文先生领导的同盟会一定能推翻大清朝庭,建立民主共和的。”唐英受吕震山的激情感染,他充满信心的说道:“甭看熊阎王眼下不可一世,,残害无辜百姓,终有一天,穷人一定会消灭他的。”。...

精彩情节

  高、左两个人一溜烟出了黑风寨,马才缓了下来。高县令一勒马缰绳:左兄,看来,杀害曾公子的并非熊天霸所为。左叔权一扬眉道:高大人,亏你还是个县长,这样沉不住气,他熊天霸是个啥货色,你我还不知道。左叔权长吁一口气,然后望了望黑风寨一眼,迟疑的说道:凶手不是熊天霸,会是谁呢?高梦达道:左兄,你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劫走熊天霸的犯人。左叔权道:你是说有可能是杀死曾庭玉的那两个黑小子?高梦达沉吟道:嗯,我看极有可能。左叔权一脸阴沉道:嘿,嘹得很,咱这回有好戏看了。高梦达听了左叔权的话不觉一愣,随后一拍脑门,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好戏,真是一场不花钱的好戏啊......。

  权奸失道黎民苦,唯有正气贯长虹!

  却说熊天霸送走高县令,左叔权,回来一路寻思,这抢走人犯,打伤家丁的人会是谁呢,以他熊家这些年的威名,是不会有人敢虎口拔牙的,那会是谁,吃了熊心豹胆,竟不把他熊庄主放在眼里。等他回到庄上庭院的时候,四、五个庄丁搀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关大庸、铁头正吵吵闹闹向南跨院里走。管家刁德成看见老爷回来了,连声喊二愣子给老爷回话。熊天霸走进议事大厅,屁股没坐稳,就大着嗓子喊:二愣子,你说,是啥松人这么大胆,劫走了咱的人犯,快说?熊天霸本来打算抓住几个欠租不交的人,好好整治一番,杀一儆百,吓唬吓唬那些穷鬼乡民,没想到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把人劫了,还打伤了他的家丁,王二楞看见老爷阴煞的长脸,腿就有点发抖:那人五十多岁,红脸膛,大个子,武功可厉害啦。刁德成沉吟道:此人是不是一年前从外地回乡的卖艺人,他还有个女儿对不对?王二楞连连点头道:对,对,就是他。刁德成道:此人我知道,他姓吕,家就在九龙沟。熊天霸一听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几下,一对三角眼射出两道寒光来:哼!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跟我姓熊的做对,王二楞,你赶快带几个人,去查清这人的行踪,德成,去,看霍三回来没有。王二楞接到主子的命令,早出去叫人去了。刁德成道:神镖霍三去石桥镇收债,这会也该回来了。未等刁德成走出客堂,从外面腾腾腾闯进一个人来,撞得刁德成差点跌倒,刁德成睁眼细看,只见这人宽额头,扫帚眉,矮胖身材,上身穿乌黑色短衫,腰扎深红色绸带,下身穿深蓝色大裆裤,扎着绑腿,刁德成瘦脸忽的一喜:哈,霍三,你咋这会才回来,老爷正要找你。霍三是熊天霸从江湖上网罗的武林高手,现在是黑风寨的护院镖师。霍三走进客堂,看见熊天霸眉头紧锁,黑脸阴的能滴下水来。老爷,听说有人在关陵镇闹事,还劫走了欠租的人?熊天霸看见霍三回来了,刚才的怒气消了一半。他知道霍三武功好,鬼点子多,多年来忠心耿耿,唯命是从。熊天霸不觉长出一口气说道:嗯,霍三,你回来的正好,这回你的神镖又有用场啦。霍三知道飞镖的用场是什么,他面带凶悍道:老爷,只要你一句话,管教他来两个死一双!熊天霸听了霍三的话,猪肝色的长脸舒展开来,长须一颤笑道:好,好,老爷就等你这句话呢。熊天霸伏在霍三耳边嘀咕几句,两个人不禁阴险的大笑起来。

  吕震山,唐英一行七、八个人出了村子,沿着小路向大蟒山方向奔去。

  深秋的清晨,远处大蟒山起伏的山恋沟壑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黑风寨熊家宅院静悄悄的,几株椿树、土槐树在雾气中伸着苍老的枝干。几声鸡叫声过后,南跨院的长工们已经起来喂牲口、套车了。北跨院则是厢房,客房鳞次栉比,紧邻正房宽阔的院落边有一个圆形的花圃,此时,花圃里盛开的月季,石榴树绿叶上正滴着露珠。一个身穿月稠短衫,脚蹬薄底软靴,下巴垂着长须约摸五十岁的男人正在练刀,他就是熊天霸,熊家宅院的庄主。他手里俨然一把宝刀,在晨曦中闪着凛凛寒光,那招式犹如怪蟒出山,威猛无比,精妙绝伦。晨风中只听到段金裂帛的噼噼剥剥之声,时而刀光闪闪,不见人影,时而人若腾兔,不见刀踪。

  熊天霸刚才侥幸赢了左叔权,但他打心眼里佩服左叔权浑厚的内功掌法,这些事情不懂武功的高县令那里看的出来,他只是一个劲的夸两个人的武功如何如何厉害,只有熊天霸,左叔权两个人心照不宣。

  大河骤起千重浪,群山列阵万户兵。

  作者:杨民录

  那里,那里,熊庄主盛情款待,我两道谢还来不及呢,尚若起来迟了,熊老兄精湛的刀法我们就看不着啦。高县令想到昨夜的酒宴,嘴里一个劲的说着恭维话。高县令知道自己虽然是这里大通县的父母官,但比起这位家财万贯,势力庞大的熊天霸来说,不免要寒酸的多。左叔权走近熊天霸一看,笑道:真是一把好刀,寒光闪闪,夺人心魄呀。喏,熊老兄刚才练得是什么刀法,这么雄浑刚猛。

  熊天霸和高知县扯了几句闲话,回过来见左叔权出神的把玩着钢刀,心里思忖,可别让这贼东西看出什么破绽来,就有意把话叉开道:“武林中传言左老弟的八卦寒冰掌和弹指神功甚是了得,可否演练一番,让熊某见识见识。”高知县眼睛忽的一亮,大声叫道:“唉呀呀,左老弟,咱们相交多年,可从来没见过你的武功,来来来,今日难得聚在一起,就在这露几手,让愚兄开开眼界。”左叔权略一沉吟道:“我这点臭能耐,哪能比得上熊庄主的云里鸳鸯腿。高兄如真的要看,不妨乘此良机,让小弟向熊兄讨教几招,不知熊老兄肯赏脸赐教否?”“好”高知道肥脸一颤,拍手叫好。他摘下鼻梁的水磨圆镜,用袍袖擦了擦重新又带上。熊天霸早就听江湖朋友谈及八卦寒冰掌的历害,凡中掌之人浑身冰硬,寒性攻心而死。可气江湖上有人竟把他和左叔权相比,说他的鸳鸯腿不及左叔权的寒冰掌,为此他恼怒万分,总想找个机会和左叔权见个高低,决一雌雄。另一个原因,几天前巡抚曾耀宗的儿子曾庭玉在外为非作歹,被人打死,这俩东西盐里醋里怀疑是他派人所为。哼,你曾耀宗上次说大话把女儿木兰嫁给我儿熊金保,不到一年又提出退亲,你曾耀宗趋炎附势,到处找靠山,拉关系,现在儿子被杀,又怀疑到熊某人头上来了,你这不是明明欺负人嘛。你曾耀宗这几年凭啥牛,不就是巴结上朝中显贵项都督,当上了庆西府的巡抚,大儿子曾庭云在北洋新军才混上了个小小的都统,哼!有这点势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好!咱今天就来个杀鸡儆猴,打败左叔权,也杀杀你曾耀宗的威风,(左叔权是曾耀宗的心腹镖师)让你也知道咱姓熊的不是软柿子,想咋捏就咋捏。想到这熊天霸脸一黑,双手一拱,朗声大笑道:“那好,在下这个山野村夫就在高知县面前献献丑,请左老弟手下留情啊!"

  江山自古多雄杰,壮志凛冽惊苍穹。

  谁知这一条毒计,将激发出一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第一章完)

  这时候不觉红彤彤的朝阳已爬上东面的房脊,天边的流云和房舍、树木均被染成了迷人的曙红色。左叔权、高县令一看时候不早了,推说还有要事,起身就要告辞,熊天霸假意挽留了两句,其实心里巴不得他们快点离开。刚送两个人到大门口,冷不丁从街上跑来一个包着裹头,穿着补丁裤褂的庄丁。只见这个庄丁满头大汗,喘着粗气连声道:报.....报告老爷,不好了......。熊天霸廋长的驴脸一下子变了颜色:混账东西,慌慌张张的,到底出了啥事?这庄丁名叫王二楞,颤声颤气道:关陵镇抓的犯人被劫走了,还打伤了咱的人......,左叔权、高县令一看情形,知道他两个人在此多有不便,接住庄丁手里的马缰绳,飞身上马,然后两个人一拱手:熊老兄,告辞。告辞!

  玉梅羞怯的揉弄着辫稍,乍听唐英夸赞她剑法厉害,不觉脸一红道:“唐英哥,小妹的剑法不足为奇,以后说不定还要向你讨教哩。”吕震山嘿嘿笑道:“你唐英哥刚才和你动手,身法灵活,功底扎实深厚,像是白鹤内家拳的招式,要真动起手来,恐怕再来你三个玉梅,也不是他的对手。嗯,这两天咱西府地面上传的沸沸扬扬,说隆兴城来了两个武功高强的大侠,路见不平,一掌劈死了曾巡抚的儿子曾庭玉,为民除了一大害,唐英猜一定是你吧。”唐英道:“我那天和师弟路过隆兴城,见曾庭玉正为非作歹,就动了手,不过,可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玄乎。”玉梅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外表憨厚,身怀绝技的唐英哥,不觉脸绯红起来。吕震山坐在炕沿上,长叹一声:“唉------那年一场大火,你父母惨遭不幸,玉梅她娘和玉娇生死不知哇……,十几年来,我和玉梅一边卖艺,一边寻找你们的下落,多年来走南闯北……,好,好哇,苍天有眼,唐门后继有人啦,唐烈贤弟也可以安息了。哦,侄儿,你这么多年武艺是谁传授的。”唐英听到唐吕两家的悲惨家事,心如刀绞。这时,吕大伯问起他的武艺,他感慨说道:“那夜大火,师父丁洪泰正好路过此地,救了我上了五台山,传授我白鹤拳法,让我日后为父母报仇雪恨。”吕震山释然道:“噢,是丁洪泰丁大侠救了你,嗯,丁大侠可是位了不起的英雄,扶危济困,侠肝义胆,那些年他也常来九龙沟和你爹切磋武功。他仰慕你唐家的绝世刀法,就传你父白鹤神拳,你父把唐门刀法也教授给了他。”唐英没想到,师父和唐吕两家的交情也这么深厚,原来自已所学的刀法,就是自家的唐门刀法。唐英心里对师傅的钦敬又增加了几分。唐英忽然记起自已这次回乡的目的和任务,就对吕震山道:“大伯,师父这次受同盟会总部重托,特派小侄回乡联络,配合隆兴城伺机举事,推翻满清王朝。”说罢,唐英从怀中取出一个牛皮纸封皮的小书。吕震山接过小书,凑近灯下细看,只见黄旧封皮楷书印着“革命军”三个字,揭开第一页,只见白纸上赫然写道:“吾等都是老百姓,情愿去当兵,因为腐败清政府,真正气不平,收吾租税作威福,牛马待人民,吾等徜使再退缩,不能活性命。”后面几页却是腐败清政府的十大罪状,三民主义的宗旨和任务。吕震山吃惊的看了唐英几眼,诧异道:“你从哪弄来这种书?”唐英道“师父是西府同盟会的首领,是他让我回来找你的。他知道你是革命党人。”吕震山笑道:“想不到丁大侠多年未见面,对吕某还如此了解。好,这腐败的清王朝气数也尽了,我们就一起推翻他,再建立一个民主共和的新国家。”

  突然,外面由远而近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柴门哐铛一响,进来几个面貌清瘦,头发蓬乱,神色紧张的后生。其中一个大黑个喘着粗气说道:“吕大叔,你救了我们几个人,现在霍三带着一伙人来抓你来了。”吕震山看了一下进来的几个人,对黑大个说道:“汤大雨,俞石头,刘怀秀,你们几个也不要在家待了,走,咱们干脆去大蟒山的关公庙。”俞石头矮瘦的个头,一脸难受的说道:“吕大叔,你救了我们,自已倒受了牵连……”吕震山哈哈一笑说道:“这瓜娃,天下穷人是一家,走,咱们一块走。”不远处,灯笼、火把,人喊声越来越近。

  风雷起兮黑云重,虎狼潜行龙飞动。

  高县令嘿嘿一笑:“那还用说,自然是熊家的秘技奇功喽。你看这宝刀再配上这套绝世刀法,武功可谓天下第一哟。”熊天霸知道高县令靠逢迎拍马、给巡抚曾耀宗送礼才当上知县大人的。这会听到高县令顺耳舒心的话语,他不觉朗声笑道:“高大人,过奖了,熊某只不过是一个鲁莽武夫,不值一提。要说这套刀法,那的确是祖上所传,传说是祖上曾拜宋时打虎英雄武松为师,又苦心研练,熔太极、气功为一炉,历经十数载而成,小弟资质愚钝,也只是学得皮毛而已,不想今日让二位看见,真是惭愧惭愧。”左叔权听得出熊天霸在胡吹冒捏,此刻他也不想捅破这张纸,只是极具羡慕的从熊天霸手里接过沉甸甸的宝刀,只刀口少说也有巴掌宽,长约三尺有余,冷光森森,寒气逼人,细看刀背端头处,嵌着两颗红色的宝石,刀把上却纂刻着一个“唐”字。左叔权心想,十五年前叱咤武林的刀王唐烈有把宝刀,乃千年镔铁所铸,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当年熊天霸和唐烈,吕震山结为异姓兄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一场大火唐吕两家人以及宝刀从此无影无踪,江湖多人传说大火乃熊天霸所为,他当时还未必肯信,现在看起来,这小子巧取豪夺,伤天害理就是真的了,左叔权不觉心理骂到:怪不得江湖同道说你熊天霸心狠手辣,野心勃勃,叫你熊阎王。哼!你真是一个活催命的活阎王!

  这首七言古诗将引出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传奇故事......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 御龙匣简介

    御龙匣简介御龙现世,师门惨灭,自己侥幸逃脱,而

    作者:潇潇忆水
  • 高级护理

    给大家提供高级护士免费阅读,由网络作者阿

    作者:阿飞
  • 爱情不可欺

    给大家提供爱情不可欺免费阅读,麦甜封立煜

    作者:半妖
  • 乡村医生

    作者:小胖熊
  • 妻奴

    给大家提供娇妻奴隶隶免费阅读,王浩和李洁

    作者:小豌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