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盗悬疑墓VIP

类型:灵异标签: 勇猛 连载中
简介:

此文接《挖墓笔记》后。  闷油瓶步入了青铜门,但是一切真的就这样结束了了吗?  陈文锦和三叔到底是死是活。  它又是谁。  除了终极,那个万物的终极,到底是什么。  不,一切还远远超过也没结束了。  这个非常大的谜团将在再次滚动一直这样,倒斗铁三角也会有没走多远,背后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又想起来,那种声音好像离我仅有一步之遥,因此听的格外清晰,更让人头皮发麻的事,这种声音特别像一群虫子在集体快速移动,那种一群,是成千上万甚至以亿来计算。我转身往回看,用探灯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还是空无一物。后面暗的像被一层浓雾笼罩般,周围又一下子恢复安静,安静的可以清楚听到自己有点变快的呼吸声。我呸了声自己,好歹也下过不少斗了,怎么这么点声音就怕成这个样子。。

点评: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悬疑探墓电视剧  

创建:2020-10-17 13:29:02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三章 胖子的分析 更新时间:2020-10-17

我哈哈笑自己太很敏感了,中国姓陈的那么多,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在深思熟虑下,我但是最终决定跟胖子打个电话  在深思熟虑下,我但是最终决定跟胖子打个电话,当然鬼玺可关系着那闷油瓶二十年的能不能顺利从那青铜门里出。拨了过去的以后,胖子那边好像有点儿吵,隐约听见几人陈姓,我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他会不会和陈文锦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我又笑自己太敏感了,中国姓陈的那么多,怎么可能那么巧。在深思熟虑下,我还是决定跟胖子打个电话。...

精彩情节

  “咳咳,兴趣也不能说没有,只是这位先生,你不给出凭据,我怎么知道这是真的还是你随便拿个东西蒙我。”我假咳了两声,认真的问道。“这个小三爷不用担心,我自是会给出证据。”见我回答他,男人回答他。我却看到他轻微的呼了口气,他想引我对这个东西感兴趣?我立即防备起来“这不对啊,我记得一年前这鬼玺在新月饭店出现过,那可拍出了天价来了,我这小老板,就算倾家荡产,也买不起这鬼玺的一角啊。”“小三爷也不必自谦,”男人嗤笑一声,“小三爷在新月饭店那一壮举,我想当时在场的人都是今生难忘,小三爷连新月饭店的东西都敢抢,其他的就不用说了。”我也笑了笑,端起茶轻轻抿一口,他娘的,要不是那霍老太逼小爷我会去抢?

  没走多远,背后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又想起来,那种声音好像离我仅有一步之遥,因此听的格外清晰,更让人头皮发麻的事,这种声音特别像一群虫子在集体快速移动,那种一群,是成千上万甚至以亿来计算。我转身往回看,用探灯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还是空无一物。后面暗的像被一层浓雾笼罩般,周围又一下子恢复安静,安静的可以清楚听到自己有点变快的呼吸声。我呸了声自己,好歹也下过不少斗了,怎么这么点声音就怕成这个样子。

  一时间我的脑子里乱成一团,突然,那个浮雕开始毫无预兆的像陈年铁锈那样自动脱落下来,我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手中的手电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惊跌到地上。刚捡起来便看到密密麻麻地尸蟞从脱落后的墙壁中爬出来。他娘的!我立即反身就跑,这他娘的鬼地方还有尸蟞,还是变异的,不飞专爬!紧接着,墓道两旁的壁画纷纷开始脱落,从中涌出更多的尸蟞,我边跑边咬牙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血啊血,你可别在关键的时候给我掉链子了,不然小爷我就真栽在这了!”用力割开手臂,血就像不要钱一样涌出来,但这回着半吊子的宝血又失去作用了,我真是气得想把这血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个遍,转念又想到这血的主人就是我自己,绕来绕去还是骂自己。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在空旷的响起,我心里一惊,把探灯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照去,照到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青苔与蜘蛛网斑驳着有些岁月的壁画,我呼了口气,潮湿的空气夹杂着未知的生物尸体的腐臭味充斥着我原本就有些发昏的脑袋。我甩甩头,让自己稍微清醒点,也不知道闷油瓶和死胖子跑哪去了,只希望不要遇上粽子才好。定了定神继续向前走,寂静又狭窄的墓道把踢踏的脚步声反衬的格外响亮。

  不知道那些尸蟞是不是吃了兴奋剂,居然很快追上我,我甚至还还不及反应,丑陋的尸蟞爬上我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撕咬着我的肉,还有些从我原本割开的伤口的地方往里钻,那种痛用撕心裂肺形容都还太轻了。一阵绝望弥漫我整个脑海,想我吴邪才二十几连个姑娘家的手都还没牵到就要葬身在这个鬼地方了,不知道闷油瓶和胖子经过这儿的时候看到被尸蟞咬的面目全非的我的时候会不会认出我是吴邪,还是冷漠的看都不看一眼甚至踏着我的尸体走过去呢。想到这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一只尸蟞爬上我的鼻子,让我看了清楚它的样子,我脑袋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运转,那尸蟞居然长着人脸,而且那脸和闷油瓶的脸一模一样。

  “好东西?”我挑挑眉,在他对面的位子坐下,听着他对我的称呼,我心里打起小算盘,他认识我?不,不像,不然他不会在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还错愕那么几秒,他不认识我,也不像,应该只是听过这个名号罢了。“不知道小三爷听过鲁殇王阴兵借道的故事没有?”男人坐正了身子,对我问道。我点头,倒想听他说下去。“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既然听过,想必小三爷对这东西也不陌生了?”男人从他身后的箱子里拿出一个木制的小盒子,一看就是上好的梨花木,光是这盒子就可以说价值连城了,那盒子里的东西。我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趣。

  胖子也在北京过上了安逸的生活,只是每次我们俩相聚都很默契的没提起闷油瓶和云彩。霍家那边小花也在帮着秀秀打理,倒也还相安无事。一切都和以前没了交集,似乎是这样。可我总感觉哪儿不一样,还有太多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了:三叔是死是活?说实话,尽管过了这么久,我都不相信三叔这个老狐狸会那么容易就死掉,但如果活着,那他现在又在哪儿,为何不跟我们联系?他有没有找到文锦?文锦到底有没有从西王母宫出来,她解决了尸变吗?看到了终极吗?终极,万物的终极到底是什么,那个能让闷油瓶惊得再次的失忆的终极到底为何物?

  “说来听听”虽然心里知道这个所谓的忙肯定不简单,但我还是很傻帽的问了出来。“我们想去陕西,秦始皇墓。”“扑哧、”我差点笑出来,都说干我们这行干什么都不要和雷子打上交道,这个道理我都懂,他居然想要直接和雷子硬碰硬,去盗秦始皇墓?男人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也不说什么,只是站起来给我留下一张名片,说如果想好可以打电话给他,名片上有联系方式,然后盖上盒子潇洒的开着他的法拉利走了。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家一趟确定我的那个鬼玺还在自家的保险箱里好好的躺着。

  小三爷要是对这东西感兴趣我就算给三爷个面子送给你又如何。”“送给我?”我眯了眯眼,还有这等好事?开玩笑呢。“不过如果小三爷能帮我们个小忙就更好了。”男人紧接着又接了句,果然,我就知道。我在心里问了他祖宗十八代,然后盯着那只鬼玺看,好像真的是真的呢,还是一只麒麟踏鬼的造型,一只麒麟昂首挺胸,踏着一只三头的小鬼,小鬼的爪子抓在麒麟的爪子上。不过我总觉得有哪不一样,但具体的又说不上来。

  想到这些我头疼的“啧”了声,全然忘了自己还在倒水这件事情,直到水溢出来打湿我的衣服我才回过神来,急忙放下水拿毛巾擦了擦水渍,看到衣服前那一滩水渍,真是想抽自己两下,见这样也不想睡了,放下毛巾坐到了沙发上.转头看了看窗外起一丝丝的光亮,大概还是凌晨,没有开灯的房子还很暗,也很静(之所以没开灯是懒得去开。)我不由得想起这个总重复的梦,尸蟞居然长着和闷油瓶一样的脸,不怕闷油瓶灭口吗,想到这我就觉得好笑,不过,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别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不成我的潜意识里是希望闷油瓶以尸蟞的形态来咬死我?难不成是闷油瓶在青铜门里饿了,托梦来让我给他寄点东西去给他吃?

  我现在是真真切切明白了到了那种感受。不知道闷油瓶现在照镜子还会不会有这种想法,哦,青铜门里是没有镜子的,说不定闷油瓶会戴一面镜子天天照呢。脑海中立即浮现闷油瓶那个面瘫脸照镜子的画面,我咧咧嘴,真的太好笑了。

  我顺着着看过去,便看到一个长的很漂亮的男人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跷着二郎腿翻着杂志,虽然说漂亮一词不能用来形容男人,但我觉得除了这两字形容他最好了,很少会看到这么像小花那样漂亮的男人。暗暗比较一番,还是小花比较好看。我敛了敛神,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得体的笑容走了过去,“你好,请问需要些什么?”“恩?”男人抬起头,错愕了那么几秒,然后放下杂志对我笑眯眯道“我是来给小三爷介绍好东西的。”

  快速扫了几眼周围的壁画,发现都是一些我看不懂的图案和文字,再往前看几眼,看到一块突出来的壁画,,这壁画壁着壁着还壁成浮雕了,我小声嘟嚷,快步走了过去。突出来的那一块是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看服饰应该是女真族的人,长着着十二只手,呈环形排列在身后,而且十二只手都像在扭动,就像庙中的千手观音一样,他的表情十分狰狞,就想要从壁画上挣脱出来似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奶奶的,就不就是云顶天宫的那个千手观音!这儿怎么会有,难道这和云顶天宫又有着什么联系?

  “这就是那鲁殇王当初能阴兵借道的东西,鬼钮龙鱼玉玺,又称鬼玺。”男人修长的手指滑过木盒,我的心里立即激起千层浪,鬼玺!按照战国帛书里记载的鬼玺不应该只有两个吗?一个在我这一个在青铜门里的闷油瓶那,怎么又多出一个,我的那个刚出门前我才检查过,难不成他撬开了青铜门然后抢了闷油瓶的鬼玺?这个太不现实了。不然就是唬我的?我定了定神,决定静观其变。“传闻鬼玺早已不见了,你现在说你有,这不是唬人吗?”我盯着他问。

  “张起灵!”我大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熟悉的房间摆设,我长长呼了口气,原来又是做梦。摸了摸头上的冷汗,我笑了声,还真是土夫子的命,好不容易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自己偏偏每天晚上在梦里意淫这些倒斗的画面。挠了挠头发,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便下床去倒水喝,边倒水边想着一些事情:闷油瓶进青铜门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我也几乎是完全回到了以前的状态,只是每天晚上会重复做着被尸蟞咬死,想到这,在默默加一句,是被长着跟张起灵一样的脸的尸蟞给咬死.

  和王盟打了招呼后我便回家了。

  “小三爷也说了,那是传闻。”男人说完打开盒子。我就看到一只印玺,有一个四方形的底座,底座上同体雕刻着复杂的造型,非常深的青色,没有什么光泽。我倒吸一口气,他娘的,还真是鬼玺!我差点就没忍住站起来质问他怎么来的,但随即又冷静下来,干我们这行最忌讳的就是问东西的来历了,更何况看这男人的架势也是有点来头的。我坐直了身子,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小三爷对着东西没什么兴趣?”男人有些意外的看着我。他娘的,我要是漏一点马脚,非得被你坑死去。

  郁闷的拍了拍脑袋,忽的瞥见门后,好像站着一个人?我警觉的站了起来,并下意识的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当做防卫的东西,偷东西的?还是什么?由于没开灯,我也看不太清楚拿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似人的物体。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 御龙匣

    御龙匣,仙侠武打小说御龙匣由作者潇潇忆水创

    作者:潇潇忆水
  • 霸武神王

    《霸武神王》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叶枫

    作者:阅读王
  • 青帝途之纵横人间

    青帝途之纵横人间,仙侠武侠小说青帝途之纵横

    作者:浅越未央
  • 阴婚诡事

    《阴婚诡事》关于的一本诡异小说,主要讲甘天

    作者:阅读王
  • 绝世狂仙简介

    绝色狂仙简介尘浮 邀请 一个被逐出家族的

    作者:醉剑仙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