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最春风VIP

类型:科幻标签: 勇猛 完本
简介:

罗锦言复活了,只可惜早了二十年!罗锦言望着自己那二十八孝的亲爹,那就我回去了,那这一世很多人的命运都要改一改了。罗锦言抬起头来,她看到用青砖砌起的墙头上,有几枝梅花从墙外探进来,莹白如雪。风吹过,花瓣徐徐而落,落到墙头地上那未化的积雪上,也分不清是雪还是梅。。

点评: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最春风男主身份  最春风百度云网盘  最春风免费阅读小说  最春风姚颖怡全文阅读免费  最春风新笔趣阁全文完结免费阅读  最春风讲的是什么  最春风txt下载  最春风全文完结免费阅读  最春风姚颖怡  最春风无弹窗免费阅读  

创建:2022-07-19 06:42:15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三章 踏莎行 更新时间:2022-07-19

天空又飘下了雪花,纷纷扬扬,漫天翻飞。下午才被扫街官奴打扫清洁非常干净的街道上,又变的一片雪白。罗锦言悄悄地把车帘扒开几道缝隙,望着前面正车夫的崔起。不对,完全不对。父亲罗绍但是官职低弱,但却是罗家三房唯一的子嗣,再再加除了母亲杨氏的陪嫁,他们家从罗锦言悄悄把车帘拨开一道缝隙,看着前面正在赶车的崔起。。...

精彩情节

这是男子的声音。

夏至却已急急地喊了出来:“老爷受伤了?那现在如何了,看过大夫吗?”

罗锦言使劲摇摇头,不要再去想了,她重生了,现在是同德二十一年,前世的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出生,现在的她和前世的她,除了都姓罗,是没有一点关系了。

想到他,罗锦言的嘴角带出一丝与年龄不相符的冷意。她死后,一缕幽魂不肯离去,凝于太子屋中那盆牡丹花上,看着紫禁城里风雨变幻。

接下来,她便听到长房大太太刘氏的声音,虽是斥责,却带着宠溺:“你给我闭嘴,什么小哑巴,这是你的从妹妹,快跟娘进屋,给你妹妹道别。”

她起身给刘氏行礼,刘氏就笑盈盈地拉着她的手,道:“瞧瞧,这么漂亮的姑娘,真是越看越喜欢,你虽然跟了你爹去了任上不能回来,可以后嫁了人,说不定就有机会来京城了,到那时一定别忘了来家里坐坐。”

前世罗锦言从没有去过北直隶以外的地方。

罗锦言微微放下心来,好在只是骨折,但伤筋断骨一百天,何止是陇西先不能去,怕是要到吏部去告假吧,好在陇西不是什么好地方,也没有人争着去,待到父亲养好伤,再去赴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罗锦言忍不住抬起头来,墙头上不知何时探出一张脸,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正在好奇地看着她。

“你不要吗?真的不要吗?我们秦家的梅蕊可是很多人抢着要呢。”少年追问。

崔起便道:“雪地路滑,林总管担心天太晚了路上更不安全,又错过宿头,就打发小的先来梅花里接小姐,他老人家拿了老爷的名帖去吏部衙门递折子,这陇西既然先不能去,也要吏部准了才行。小的还是头回来梅花里,打听了半天,绕了几个圈子才找到。”

话音刚落,就听小院里一片嘈杂,有小姑娘尖利的声音传进来:“不是说来接她了?小哑巴怎么还没走,是要赖在我们家了吗?“

罗大太太刘氏四十出头,穿着酱紫色团花的褙子,头上戴着兔儿卧,黑色皮毛上却是嵌了块指甲大小的紫玉,屋里光线暗,看上去就是黑漆漆一片,想来是手边没有更合适的,就找了块紫玉缀上。

罗锦言莞尔,所有人都看准了罗绍要永远待在陇西了,可在那里有何不好的,父亲不用再卷进京城党派纷争,她也不用再见到前世的那些人。做父母官造福百姓,安安稳稳过一生,也是一桩乐事。

她们暂居的这个院子里没有地龙,屋里冰冰冷冷,罗锦言裹着斗篷上了炕,夏至用棉被把她的腿脚盖上,笑着道:“老爷明天就来接您了,您歇一会儿,我去把行李收拾收拾。”

原来梅花里真的有梅花,也不知那户人家种了多少梅树,莫非梅花里便是由此得名的?

“你们看,那个哑巴在捡花瓣呢,她今天还没走,该不会赖到咱们家里了吧?“

那时京城里流传着一首歌谣:生女当生罗家女,不见君王不开言。

可惜口不能言,罗锦言只能对夏至道:“不......”

她便是那位传说中的罗家女,她是同德三十八年送进宫的,那时她只有十四岁,她原以为会像那些白头宫人一样终老在那里,可也不过只住了八年而已,她死后一年,仁宗皇帝才龙御殡天。



相关资讯

第九十章 满庭芳 更新时间:2022-07-19

又过了几日,廖云来了,还带给廖家二房二老爷廖湘的拜帖,廖云在京城抬爱罗绍点拨功课,想当众道谢云云。罗绍惊诧廖云竟然没回京城,李青越离开扬州是因为他们父女要来,廖云又是怎么回事?像是可以看出他的疑惑,廖云笑着解释:“祖父向来对廖氏族学极为很看重,只罗绍诧异廖云居然没回京城,李青越留在扬州是因为他们父女要来,廖云又是怎么回事?。...

第九十一章 且自欢 更新时间:2022-07-19

用了午膳,小事短暂休息,廖家的三位太太便都找了借口离开了,让四位小姐陪着罗锦言。也没长辈不在场,大家说话的也就更简单轻松了。罗锦言深入了解到廖家早在十年前便另过了,但另过不分宗,几房人仍在一起居住生活。二房子嗣瘦弱,再加廖云仅有三男一女。而二房则人丁兴旺发达,三位太没有长辈在场,大家说话也就更轻松了。。...

第九十二章 菩萨蛮 更新时间:2022-07-19

作为二百两香火钱的回报,栖霞寺送了一颗香丸。不二非尘。罗锦言看那香丸,仅有莲子米大小,只够熏一件衣衫的。她不由得忆起那人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眼前突然间一亮。她问那位老僧:“不二非尘一香难求,什么人才能长年累日都能用呢?”她问的似是鲁莽,但却天真的不二非尘。。...

第九十三章 踏歌词 更新时间:2022-07-19

回到客栈时,李家派来的管事早就在等着:“姑老爷,家里来人了,给您和表小姐带来几封书信。”书信?书信都是最近几日寄到扬州李家的,扬州到金陵只有两日路程,李青风派人将书信送了过来...

第九十四章 绿杨深 更新时间:2022-07-19

但是买了马也不能够送回京城,但罗绍和罗锦言都想起赏马会眼界一番,在扬州报名参加赏马会,比到九边的地上马市更更方便也更安全的。到了六月初二那天下午的早晨,罗锦言换了男装,装扮成富家小公子的模样,和霍星跟在罗绍身后,由李毅和李木青陪着,一同去了坐落于城外三十里到了五月初四那天的早上,罗锦言换上男装,打扮成富家小公子的模样,和霍星跟在罗绍身后,由李毅和李青风陪着,一起去了位于城外三十里的湾头镇。。...

第九十五章 舞马词 更新时间:2022-07-19

千呼万唤声中,琵琶声又一次响了,这一次演奏的是《春江花月夜》,随着乐声,赏马场一侧的围帐突然间再打开,原来是那里是几道暗门。十几个身穿红色短袄红色胡裤做番女打扮的女子牵马走出来,马儿的脖子上系着铜铃,和女子脚踝上的金铃交相辉映。女子柔媚,马儿隽秀,和十几个身着红色短袄红色胡裤做番女打扮的女子牵马走出,马儿的脖子上系着铜铃,和女子脚踝上的金铃交相辉映。女子娇媚,马儿隽秀,和着意境空明又时而缠绵悱恻的乐声,让人立刻。...

第九十六章 琵琶弦 更新时间:2022-07-19

但是罗锦言铁了心切记,李毅但是花了二千两买了一匹胭脂红,又买了一匹马作为礼物罗绍。“就养在扬州庄子里,等以后朝廷管得松了,再送进京城。”他爽直地笑道。话已如此,定是好再推却,父女二人都向李毅谢过。李毅看几眼站在一旁木头人似的霍星,眉头微动。自从“就养在扬州庄子里,等以后朝廷管得松了,再送到京城。”他爽朗地笑道。。...

第九十七章 半掩门 更新时间:2022-07-19

每一年的秋季赏马会,高潮都在最后竞拍2018年的主办权上面。较往年的赏马会都是五月举办,惟有去年延后到四月底,原因也没出在高家,不是章公子的这批马快到扬州时出了点事情担搁了。毕竟这是小道消息,章公子从建奴手里贩马回来,原本是把脑袋系在裤腰上,他一个往年的赏马会都是四月举行,唯有今年推迟到五月初,原因没有出在高家,而是章公子的这批马快到扬州时出了点事情耽搁了。。...

第九十八章 意难平 更新时间:2022-07-19

李毅回去,区氏便把这件事说了他,李毅勃发大怒,道:“我曾说多少次,不给你私下里里去问,你倒好,但是去找惜惜套话,惜惜现在的不懂,慢慢长大后也会明白了。”昨天卖马的时候,罗绍父女差点儿不愿笑纳,那时他了有些愠怒了,现在的回家里,区氏又向他说到,他这满今天买马的时候,罗绍父女差点不肯收下,那时他已经有些不悦了,现在回到家里,区氏又向他说起,他这满肚子的火便发作起来。。...

第九十九章 酸梅汤 更新时间:2022-07-19

立秋边把刚晾凉的冰糖雪梨炖川贝摆在罗锦言面前的小几上,边地说:“小姐,我上次听灶上的婆子们说,二表少爷和舅太太吵了几句,前天上午走的,到这会儿还没回去,这会子大表少爷和三表少爷统统回去找了,开心急得什么似的,连他也不不晓得呢。”“嗯,知“嗯,知道了。”罗锦言淡淡答道,拿起甜白瓷的汤匙。...

第八十章 转玉盘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再次回灯楼前面,她还也没站定,就见韩靖欣喜若狂地跑了回来:“惜惜,你没让人拐跑?哎呀,我就说嘛,这天子脚下怎么会有拍花拐小孩的,你没事儿啊太好了,表哥都都快给急死了。”韩靖一股脑地说个不停地,的确是真的心急了,但是,也不是你说有拍花的吗韩靖一股脑地说个不停,看来是真的着急了,不过,不是你说有拍花的吗?。...

第八十一章 君不悟 更新时间:2022-07-19

韩靖会觉得自己肯定是撞邪了,否者怎会这样呢?他来望月楼,明明就是诱拐小姑娘的,怎么就变为来和小姑娘的爹爹一同喝酒时了?那个叫远山的小厮盛情难却,他只得跟随进去,给罗绍请了安,也没留下的用饭,讪讪地地走了。见他走了,立秋皱皱鼻子,对罗锦言道:“我没说见他走了,夏至皱皱鼻子,对罗锦言道:“我没告诉老爷。”。...

第八十二章 少年心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从来不不产生怀疑父亲的行动力。当初还其任上时,罗绍就是雷厉风行的人。他但是有些书生意气,但他真要想去做一件事,从来不会畏手畏脚,否者霍英当初也会看中他,果真,没过多久,由林总管亲自出马,以高出市价三倍的价格,买下了庄渊远在山西榆林的庄子。庄渊这当年还在任上时,罗绍便是雷厉风行的人。他虽然有些书生意气,但他真要想去做一件事,从来不会畏手畏脚,否则霍英当年也不会看上他,。...

第八十三章 碧云深 更新时间:2022-07-19

`这是罗锦言和廖雪第二次朋友见面,上一次是在梅花里附近的那家书局。上元节时,罗绍但是不明白韩靖追上立秋,带着罗锦言单独的跑开的事,但罗锦言确实是跟随长房几人看灯会才遇上那个戴面具的人,送女儿去望月楼的却仅有韩家少爷一个人,这令罗绍不快,还曾给罗红写上元节时,罗绍虽然不知道韩靖甩开夏至,带着罗锦言单独走开的事,但罗锦言确实是跟着长房几人看灯会才遇到那个戴面具的人,送女儿去望月楼的却只有韩家少爷一个人,这令罗绍不快,还曾给罗红写过一封信,表达自己的愤慨。。...

第八十四章 欲乘风 更新时间:2022-07-19

原来是这是沧海叟在《浮生偶寄》里提及过的铁索桥啊。那桥跨越在山涧上,将两座山头连接成一线,这时正好有个灰衣僧人从桥上我们走过,那人走在上面,远远超过看去,就像是在半空中四处游走。人悬半空,度彼决壑,顷刻之间不戒,陨无谷底。大家统统悬着一颗心,望着那僧人在桥上那桥横跨在山涧上,将两座山头连成一线,这时恰好有个灰衣僧人从桥上走过,那人走在上面,远远看去,就像是在半空中游走。。...

第八十五章 锦书寄 更新时间:2022-07-19

跨进钟楼,罗锦言便闻见淡淡的酒香。有人喝酒时,有人在佛门净地饮酒!廖云吸吸鼻子,他也闻见了。“这是......什么酒?这么香?”他不由得问着,是男人多多少少都能喝点酒,他也的,可这酒他却第一次闻见。罗锦言的眸子却沉了一直这样。这是玉壶白,贡酒。有人喝酒,有人在佛门净地饮酒!。...

第八十六章 扬州忆 更新时间:2022-07-19

李木青在中秋节节前回到京城,杨树胡同又是一番热闹的场面。罗锦言就把舅舅的信拿给他看,李木青本来并不明白这封信的内容,细细看过许久也没说话的。望着罗锦言天真的无邪的面孔,他有些无可奈何,声音中带着一丝从来没有有过的沙哑:“惜惜,你想去扬州吗?”“想。”罗锦言的声看着罗锦言天真无邪的面孔,他有些无奈,声音中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嘶哑:“惜惜,你想去扬州吗?”。...

第八十七章 一丝风 更新时间:2022-07-19

“廖......廖小姐?你怎么来了?”李青越怔怔地说道。罗锦言把脸别到一边,她实在不忍去看。相比李青越的不知所措,廖雪反而落落大方,她道:“三哥的冬衣不太合适,我给他改好,这几日天气...

第八十八章 迎新春 更新时间:2022-07-19

大周素有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之说,庄渊、霍英、韩前楚,和致仕的毛文宣,都是庶吉士出身贫寒。廖家长房大老爷廖川是大前年的庶吉士。照理,2018年散馆后,他便要再次正式任命了。廖家是仕林大家,是在京城也有四人,其中以去年年底刚提拨的户部侍郎廖静官廖家长房大老爷廖川是前年的庶吉士。按理,明年散馆后,他便要重新任命了。。...

第八十九章 雪打灯 更新时间:2022-07-19

外面有烟花?罗锦言没等丫鬟们侍候,便自己下炕,趿了鞋子跑回去,大雪拿着斗篷在后面追她。走出来她的小跨院,便看见满院的火树银花,灯影绰绰。第三进的院子里,不知道何时了挂满彩灯,远山和明岚正院子里放烟花。看见罗锦言一脸激动地跑回来,罗绍立马像献走出她的小跨院,便看到满院的火树银花,灯影绰绰。。...

10月6日更新推迟 更新时间:2022-07-19

十三还在外面,六点的更新了延后到十点钟,等我...

第八十九章 江南好 更新时间:2022-07-19

同德二十一年的二月初六,罗锦言跟随父亲罗绍,起程前去扬州。父女二人早已相关计划了行程,不仅要去扬州拜会李家,还得去金陵、苏州、太仓、常州,和浙江的一些地方。而且征得征得霍英的征得,待到霍星春闱后,与他会合,带着他一同游历四方。罗绍原我以为霍英会答应下来父女二人早就计划了行程,不但要去扬州拜访李家,还要去金陵、苏州、太仓、常州,以及浙江的一些地方。并且征得霍英的同意,待到霍星春闱之后,与他汇合,带着他一起游历。。...

第六十九章 柳梢黄 更新时间:2022-07-19

郭老夫人褪下手上的镯子,给罗锦言做了朋友见面礼:“这是我当初从娘家带给的,是老物件了,样子不流行的了,你别被人嫌弃。”罗绍和罗锦言都明白当初霍家被被抄家,东西都被抄没,这对镯子的吧是郭老夫人随身携带之物了。罗锦言急忙推却,罗绍也道:“师母,这可使不得,她还罗绍和罗锦言都知道当年霍家被抄家,东西都被抄没,这对镯子想来是郭老夫人随身之物了。。...

第七十章 扫地舞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她不想让大伯母刘氏再为他们父女劳神劳肺,便道:“分......宗......几......十......年,劳......烦......您......费......心......了。”刘氏怔了怔,小哑巴这是什么意思?提刘氏怔了怔,小哑巴这是什么意思?。...

第七十一章 千百度 更新时间:2022-07-19

这是张广顺和莫家康的第二封信,和上一封信隔了两个月。信上说笔墨铺子了顺利开业,所以对外说是扬州的铺子,很受读书学习人的青睐,算着这封信送进京城也了快过春节了,便把帐册连同六十两红利连同送进京城。第三点,常到铺子里来买笔墨的人里,有一个叫沈三白的秀信上说笔墨铺子已经顺利开张,因为对外说是扬州的铺子,很受读书人的青睐,算着这封信送到京城也已经快过年了,便把帐册连同五十两红利一并送到京城。。...

第七十二章 颜如玉 更新时间:2022-07-19

是啊,为何也没变戏法的,这不正常地。罗锦言不彻底死心,对腾不破道:“你......去......找......变......戏......法......的。”腾不破应是,后转身欲走,却又不安心地嘱咐方金牛:“四哥,你得紧照料小姐。”方金牛黑脸胀得像罗锦言不死心,对腾不破道:“你......去......找......变......戏......法......的。”。...

第七十三章 宫墙柳 更新时间:2022-07-19

李贵妃?罗锦言失笑。但是古娆已是淑妃,但这时赵极的后宫之中,但是以李贵妃为尊。前生罗锦言入宫时,古皇后已离世多年,当主持后宫的但是李贵妃。但是那个时候,李贵妃早以也没圣眷,赵熙是唯一的皇子,赵极却无立他为太子之意。赵熙的皇子妃王氏定亲多年也没虽然古娆已是淑妃,但此时赵极的后宫之中,还是以李贵妃为尊。。...

第七十四章 不夜天 更新时间:2022-07-19

第二日就是大年三十,一顶小轿停在茴香胡同霍家门口,两个丫鬟扶了个小姑娘走下轿子。大过春节的,小姑娘却穿了件半新不旧的湖蓝褙子,外面是件的半新不旧的翠绿披风,两个丫鬟是一副小门小户的打扮。胡同口有两个人,始终他的背影着主仆三人走入霍家。来去拜年的?大过年的,小姑娘却穿了件半新不旧的湖蓝褙子,外面是件同样半新不旧的翠绿披风,两个丫鬟也是一副小门小户的打扮。。...

第七十五章 上元夜 更新时间:2022-07-19

韩靖神情讪讪,一旁的罗锦绣轻轻地很拽罗锦屏的衣袖,柔声道:“惜妹妹年纪小,表哥是为了遂她心愿,这才带她去猜灯谜的,表哥一片好心,你可别这样说他。”罗锦屏看一看韩靖,又看一看罗锦绣,最后把目光落在罗锦言脸上,恨恨道:“都是因为你,哼!”说着,她抬罗锦屏看看韩靖,又看看罗锦绣,最后把目光落到罗锦言脸上,恨恨地道:“都是因为你,哼!”。...

第七十六章 鱼龙舞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正想去扶立秋,说时迟那时快,韩靖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他一把拉住罗锦言,道:“惜惜,这些人都是坏人,咱们快跑。”说着,拽上罗锦言便跑。罗锦言人小力微,被他撕扯着踉踉跄跄向前面跑去。跑了离,韩靖便喘着粗气停了下去,回过头看了看,对罗锦言道说着,拽上罗锦言便跑。。...

第七十七章 夜游乐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的听觉异于常人,可却明明想不起从哪里听过这个声音。既很陌生又很陌生,带了一丝慵散,却又如胡琴般悠扬悦耳动听悦耳动听。罗锦言的思绪也没因这声音而迟疑,她的特别注意力都在那张面具上。齐天大圣孙悟空。罗锦言垂眸而笑,望着他垂他身侧的那双手。“想......啊.罗锦言的思绪没有因这声音而停顿,她的注意力都在那张面具上。。...

第七十八章 花千树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灯楼外喧嚣的的人群,却也没看见方金牛和腾不破,他们也没跟随她从灯楼里出吗?但是因为人过多了,自己一时之间也没看见?她正不解间,手却被人握着。罗锦言低下头,隔著衣袖,一只纤细强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她的小手:“走吧,去看烟花。”“罗锦言低头,隔着衣袖,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她的小手:“走吧,去看烟花。”。...

第七十九章 脂正浓 更新时间:2022-07-19

骡车重又回那条暗巷,罗锦言下了车,对那人轻轻颌首,后转身便走入离处的繁华热闹闹市。那人眯起眼睛,望着那个娇小玲珑的身影渐渐地走远,伸出手摘下来脸上的面具,对车夫的仆从道:“去倚红轩。”半个时辰后,他了坐在倚红轩中最贵的一间雅房里。屋里烧起地龙,温暖的如那人眯起眼睛,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渐渐走远,伸手摘下脸上的面具,对赶车的仆从道:“去倚红轩。”。...

第五十九章 步虚声 更新时间:2022-07-19

第二日,两顶青布小轿停在坐落于城东的张家药铺门前。两个穿着小碎花比乙的更年轻女子走入药铺,其中一个做妇人装扮。有小僮回来负责接待,著称案前坐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与妇人同来的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就大声嚷嚷道:“怎么是男的,也不是说这里有女大夫吗?”小僮急忙赔笑道:两个穿着碎花比甲的年轻女子走进医馆,其中一个做妇人打扮。。...

第六十章 太常引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绍楞住。良久,他问着:“这一次恩师真能起复吗?”他是在问焦渭,更像是在问他自己。焦渭却已信心满满:“霍大人即便远居一隅,却心系国家朝堂,前两次他老人家也的被打到谷底,还也不是的起复了?更更何况,这一次的机会就犹如老天专为霍大人而设,以他老人家的良久,他问道:“这一次恩师真能起复吗?”。...

第六十一章 天心阁 更新时间:2022-07-19

毛文宣又一次病重,这一次是在太医全程陪同下押送回府的,这病情想瞒也瞒忍不住了。但是与性命无忧,但喝口茶也会顺着嘴角流出,这副样子,连平日待事见客都不行啊,更切记说上朝参政处理政务了。同德皇帝赵极亲手登门拜访看望,并授正一品太师之衔,位居三公。但这样的虽然与性命无忧,但喝口茶也会顺着嘴角流出来,这副样子,连平素待人见客都不行,更不要说上朝参政处理政务了。。...

第六十二章 玉芙蓉 更新时间:2022-07-19

“廖......公......子。”罗锦言神情淡淡,声音平缓如昔。廖云有些失落,他原我以为会吓她一跳。八、九岁的女孩子,也不是都所以一惊一乍的吗?就连廖雪也不列外,怎么罗家的这个小姑娘却相同?“我提着身子也能听出是你的声音。”他再次激动地地说。廖云有些失望,他原以为会吓她一跳。。...

第六十三章 少年心 更新时间:2022-07-19

他的背影廖氏兄妹离开,立秋嘟囔道:“廖家小姐也在京城,那是有长辈来了,廖公子借住在杨树胡同,也没见廖家长辈登门拜访表示谢意,还名门望族呢,真没看出。”罗锦言看她几眼,淡淡道:“鸹......噪。”立秋面红耳赤,常贵媳妇忍俊不只。罗锦言踮起脚尖看向更罗锦言看她一眼,淡淡道:“鸹......噪。”。...

第六十四章 内家娇 更新时间:2022-07-19

杨树胡同,罗绍正望着一份礼单,久久地无语。远山试探性着问着:“老爷,来收礼的嬷嬷还在外面候着。”罗绍这才笑着摇了摇头,对远山道:“小姐回去了吗?”“刚回去,这会儿回屋换衣裳,过一会儿就该来给您问安了。”远山回道。罗绍把礼单放在几案上的托盘里,道:远山试探着问道:“老爷,来送礼的嬷嬷还在外面候着。”。...

第六十五章 寻香饵 更新时间:2022-07-19

没过几日,梅花里罗家二房的请帖便到了,这一次来送请帖的是二房二老爷罗练的次子罗建业。那就是侄儿亲手回来,罗绍没办法亲手负责接待,见这罗建业生得很聪明外露,一副奸滑之相,远还来李木青的明朗化、李青越的淡雅。罗绍甚是不喜,见是发出邀请他们父女到梅花里过中秋节,便既然是侄儿亲自过来,罗绍只能亲自接待,见这罗建业生得聪明外露,一副油滑之相,远不及李青风的明朗、李青越的清雅。。...

第六十六章 昆明池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贵为皇后,圣寿山但是卫兵重重,却无人敢拦着她。她高擎着头,照着平时的步伐慢悠悠地走着。没人竟敢与她仰视,因而也就不能够看见她那双豪无焦距的眸子。她是第一次来圣寿山,对这里并不陌生,走着走着便看见一片湖泽。这是昆明湖。她并不明白她来的这里她高扬着头,照着平日的步伐慢悠悠地走着。没人胆敢与她平视,因此也就不能看到她那双毫无焦距的眸子。。...

第六十七章 山亭燕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突然间笑了,她望着秦珏,笑得肆意飞扬的。“秦大人想和本宫谈条件吗?”秦珏的目光平平淡淡地落在她那了冻得惨白的脸上,却又飞快移开,也没片刻的逗留。“娘娘切记轻举妄动,更切记去学董皇后贻笑大方。”“你凭什么发出警告本宫,你算什么东西!”罗锦言轻声吼“秦大人想和本宫谈条件吗?”。...

第六十八章 又重阳 更新时间:2022-07-19

而那边腾不破正问方金牛:“四哥,你在哪儿看见老七的,为何也没带他回来见老爷和小姐?”方金牛是去解手了,这里是山上,粗汉子们是找个没人的地方问题,无可奈何昨天是跟随老爷小姐一同出,怕被人撞到,方金牛便走出来很远。方金牛地挠:“我看见山坡下有方金牛挠头:“我看到山坡下有几棵大树,就想走过去,还没走近。...

第四十七章 步蟾宫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莫家康和方金牛原是不想给罗锦言惹麻烦,引了几个混混到静僻处单挑,几个混混没什么真本事,不近半炷香的功夫就被他们家庭料理了,两人很洋洋得意,正准备好回家去找李青风和罗锦言,便觉眼前一黑,措还来防挨了闷棍,一齐晕倒在地上。待得他们莫家康和方金牛原是不想给罗锦言惹麻烦,引了几个混混到僻静处单挑,几个混混没什么真本事,不过半炷香的功夫就被他们料理了,两人很得意,正准备回去找李青风和罗锦言,便觉眼前一黑,措不及防挨了闷棍,齐齐昏倒在地上。。...

第四十八章 秋色横 更新时间:2022-07-19

深秋的天空碧蓝如洗,看不见一丝儿云,早晨的阳光非常干净很明亮,照的贡院门前的青砖也似有了光泽。一个少年踩在那青砖上,狂奔着跑到贡院门前的石阶下,眼瞅着贡院的大门就得关上门,少年几个一起一落便跃到高高的石阶,手臂伸出手,抵在大门上,硬生生又把那还未闭拢的大门一个少年踩在那青砖上,飞奔着跑到贡院门前的石阶下,眼看贡院的大门就要关上,少年几个起落便跃上高高的石阶,手臂伸出,抵在大门上,硬生生又把那尚未合拢的大门推开了。。...

第四十九章 笑颜开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坐在对她而言很矮小的太师椅上,仰着脑袋等着常贵媳妇剥西瓜子给她吃。常贵媳妇剥一个,便放在她嘴里,常贵媳妇越剥越快,可但是倒不如她吃得快。西瓜子是用青梅水腌之后再炒的,吃出来酸酸甜甜,罗锦言吃得很高兴,浑然无论屋内被压抑的气氛。同样的名单,已被常贵媳妇剥一个,便放到她嘴里,常贵媳妇越剥越快,可还是不如她吃得快。。...

第五十章 贺新年 更新时间:2022-07-19

这是罗锦言第二次在昌平过春节。陈镇带着陈师母回了获鹿老家,要到过了正月十五才回去。掐指算来,罗锦言了快有两个月也没去上学了,幸好陈镇传道授业,原是娱教于乐,临走前的时候,给罗锦言留了课业,画一幅雪梅图,再画一幅水仙图。扬州那边又送了很多东西,罗锦言顿陈镇带着陈师母回了获鹿老家,要到过了元宵节才回来。掐指算来,罗锦言已经快有半年没有上学了,好在陈镇授业,原就是娱教于乐,临走的时候,给罗锦言留了课业,画一幅雪梅图,再画一幅水仙图。。...

第五十一章 凤时春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若有所思,爹爹是在说她,分宗后的罗家,也没几个算得上是她的亲戚的。罗锦言点了点头,则表示记下来了。前生她赐封皇后,罗家封彭城伯,堂叔已死,由他的长子承爵。娘家人入宫领旨时,连同封为彭城伯的堂兄,和那些热泪盈眶的女眷,她也没一个是认识了的,罗锦言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第五十二章 一年春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交到张广顺五百两银票。张广顺和莫家康都楞住了。鲁振平来京城开铺子时,罗锦言也给了他五百多两,但京城离昌平但是三日路程,操纵出来并不遇到的困难。但平凉府距京城几千里,又是九边之地,张广顺和莫家康并不罗家的家生子,他们也才归顺罗家一年多而已,如张广顺和莫家康都怔住了。。...

第五十三章 第一枝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绍向女儿引荐了李青越和廖云,罗锦言礼貌地地向他们躬身施礼,笑意盈盈,落落大方。“四......表......哥......”“廖......公......子......”小女孩娇娇软软的声音娇弱得像只小奶猫,李青越早就明白小表妹虽是哑的,但能勉“四......表......哥......”。...

第五十四章 月嘀零 更新时间:2022-07-19

“青风,那位廖公子但是江南廖家的人?”罗绍坐在东次间的炕桌前,目光炯炯望着坐在下首的李青风。昨天的酒席之上,李青风但是谈笑风生,但他始终在暗地里仔细观察罗绍的神色。他感觉到罗绍对李青越的态度有些冷谈。离开了扬州之后,母亲把他叫到屋里说他,父亲无心今天的酒席之上,李青风虽然谈笑风生,但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罗绍的神色。。...

第五十五章 探道子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没想起李木青给他找了一个这样有经验的人,她没做过生意,会觉得能给她详细介绍一个做过二掌柜的就很开心了。她开心得咧开小嘴,豪无故作矜持地给了李木青一个大大地的笑脸。李木青的手终于等到又落在她的头上,怜爱地摸着她头上的小抓髻。接下来的日子,李青越和廖云就她高兴得咧开小嘴,毫无矜持地给了李青风一个大大的笑脸。。...

第五十六章 相见好 更新时间:2022-07-19

小雪刚九岁,爹娘都是罗家的佃户,她长得俊秀机灵,跟随上私塾的哥哥认识了几个字,罗建昌给罗锦言挑丫环时,她家所在的那个小庄子里,仅有她这一个认识了字的小姑娘,她被罗建昌选中时时,她爹娘脸上都有光芒。她大前年腊月二十六就跟随小姐了,唯一一次出差错,是让扫她前年腊月就跟着小姐了,唯一一次出差错,就是让扫尘害的,小雪对扫尘连同扫尘的主人都没有好。...

第五十七章 闲闲令 更新时间:2022-07-19

张广顺和莫家康在平凉府开了一家小小的笔墨铺子,以是寻常的笔墨纸砚为辅,偶尔会也有些(江南的价值不菲货色。从平凉府出,便有巡查司,每其名日是查捕盗贼,对往来客商极尽盘剥。笔墨之类的东西,同于丝绸和陶瓷之物,巡查司通常并不注重,反而省心省力。赵梓和赵赵梓和赵宥父子都是谨慎多疑之人,他们在平凉经营多。...

第五十八章 一捻红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回杨树胡同,廖云居然还在!他不需要去书院的吗?罗锦言让大寒到隔壁李家去打探,大寒迅速就回去了:“据说啊,这位廖公子五天里倒有四五天不去书院,京城里好玩儿的地方统统逛遍了,每次回去四处闲逛都送回很多东西,别说是李家的,是咱们家的,都得过他赏最后两。...

第三十四章 春草碧 更新时间:2022-07-19

陈镇,字怀恩,真定府府获鹿人氏,十七岁便做了案首,但却自此再不习制艺,如自在逍遥放任自流。罗绍想给女儿请一位通晓六艺的师傅,有人便向他我的推荐了陈怀恩。罗绍早已据说过此人,也据说整个真定府府,也也没人家肯请他做西席。早年间有人看在案首的名头上,请他教罗绍早就听说过此人,也听说整个真定府,也没有人家肯请他做西席。早年有人看在案首的名头上,请他教授家中子弟,他却带着学生今天爬山,明天制壶。这不务正业的名声传出去,一来二去,也就没人再请他了。。...

第三十五章 云雾敛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明白赵宥始终居住延寿寺,一直到过了二月二龙抬头才离开了。她又把后来在延寿寺暗地里监视的李初一叫来,让他把看见的听见的反正一遍。很多事情,翻回来再看,能意外发现现在也没特别注意到的细节。这也是罗锦言复活后才不懂得的,前生她从也没想过赵梓和赵宥父子曾暗地里做过那么很多事情,翻过来再看,能发现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第三十七章 相见欢 更新时间:2022-07-19

李木青是三天后到的,他年方十七,绿竹般颀长的身材,眉似远山,眼如桃花,昳丽如早晨花枝上晶莹剔透璀璨的朝露。罗绍但是几年前见过李木青,杨氏病亡,李木青随父兄到江西吊丧,而罗绍正逢最哀伤的时候,看见妻子的娘家人更是感伤,更本也没留心这个内侄,但是在罗绍还是几年前见过李青风,李氏病故,李青风随父兄到江西奔丧,而罗绍正值最悲伤的时候,见到妻子的娘家人更是伤感,根本没有留意这个内侄,不过在他的记忆里,李氏的几个侄儿长得都好。。...

第三十八章 少年游 更新时间:2022-07-19

此时已是七月末,较之前些日子,天气已颇为凉快,大周帝京花团锦簇,一派喜乐安康。罗绍父女住在李青风新置的宅子里。李青风做的是茶叶生意,以后会经常来京城,无论住客栈还是租房子,都...

第三十九章 玉京秋 更新时间:2022-07-19

`看见骆明,立秋就皱了了小鼻子,这位骆军爷最是变扭,架子又大,很好严陵钓。罗锦言也没留心立秋的表情,她那双大大地的杏眼,正盯着随即从马车里出的人。那是一位老太太,穿着雪青色宝瓶纹褙子,发髻一丝不乱,一前一后插了两支金镶百宝卿云拥福簪,皮肤白皙罗锦言没有留意夏至的表情,她那双大大的杏眼,正在盯着随后从马车里出来的人。。...

第四十章 快活三 更新时间:2022-07-19

李木青意外发现鲁振平居然很很精明,一点儿就透,而已做掌柜这种事,也没几年历练根本不能够能胜任,这茶水铺子也许啊惜惜阴差阳错买来的,小丫头那就想学表哥用压岁钱做生意,那他这个当表哥的不论如何也要帮一帮她,李木青寻思着给惜惜找个有经验的掌柜。待得他们从后面待到他们从后面出来,才知道罗锦言并没在铺子里等着。。...

第四十一章 掷金钱 更新时间:2022-07-19

李木青也是第一次来天桥。他来过很多地方,但论起繁华热闹,即便是六朝古都的金陵,富甲天下的扬州,也比不上这集天下大成的京都。而天桥更是京城里最尤其的地方,基本上能想出的好玩儿的,这里都有。唱曲的、说相声的、除了抹了白鼻梁唱小丑戏的,更有很多打把式卖他去过很多地方,但论起繁华,即使是六朝古都的金陵,富甲天下的扬州,也比不上这集天下大成的京都。。...

第四十二章 行不得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扔得很准,铜钱正好掉到空地中间的铜盆里,已发出砰的一声脆响。别人扔的铜钱都是一两个,仅有她把足足一串铜钱统统扔回来了。围观群众的人还在激动着,特别注意力都在那些鸽子上面,倒也没人特别注意她扔了这么多铜钱。李青风却给吓了一跳,他很紧张地四下看一看,见没人别人扔的铜钱都是一两个,只有她把整整一串铜钱全都扔过来了。。...

第四十三章 香如故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不动声色,背脊却挺得更为笔直,接着,她突然间后转身,一把房门背后的迎枕......她看见了一张脸,这是一张陌生的脸。张飞张翼德。豹头环眼,黑白分明,也没戏台上的大胡子,露着一张微启的大嘴,似笑非笑。罗锦言生平第一次觉得这笑容里满满的讥诮。张飞张翼德。。...

第四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2-07-19

金秋时节时节,丹桂香飘万里,恰恰吃蟹的好时候。李木青出生于江南,精于江南,他不喜欢河蟹,江苏的河蟹,要到五月里才最肥嫩,五月吃蟹黄,九月食蟹脂,此时未到中秋节,李木青还怕螃蟹太瘦,没想起却是满满的膏满黄肥。他原我以为在北方吃河蟹,但是是吃个蟹味而已,却李青风生于江南,长于江南,他喜欢河蟹,江苏的河蟹,要到九月里才最肥美,九月吃蟹黄,十月食蟹脂,此时未到中秋,李青风还担心螃蟹太瘦,没想到却是满满的膏满黄肥。。...

第四十五章 满官花 更新时间:2022-07-19

“有......何......小......事?”罗锦言问着。罗大小姐讲话太过言简意赅,鲁振平愣了愣,官员们也不是菜市场卖水果的,即便是品茗闲谈,也会什么都说。他能探到的消息,实际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些小事除了很多,的话也不是老六李初一认出来罗大小姐讲话太过言简意赅,鲁振平愣了愣,官员们不是菜市场卖菜的,即使是品茶闲聊,也不会什么都说。。...

第四十六章 一丝风 更新时间:2022-07-19

李木青在杨树胡同的这处宅子刚置备不久,后罩的一棵金桂是本来就有的,已有近些年头。六月的天气不冷不热,却了听将近蝉的低鸣。糊着高丽纸的窗子敝开着,缓缓的微风吹进去,吹走了碧螺春湿潮口味清淡的茶香,带进阵阵桂香。堂屋里落针可闻,鲁振平略为放低的堂屋里落针可闻,鲁振平略微压低的男中音显得格外清晰。。...

第二十一章 耍孩儿 更新时间:2022-07-19

那天罗锦言只得离开自己屋里,中午时分,远山提着罗绍回来,晚膳开在她屋里,望着面前用糯米、红豆、芸豆、红枣等等煮成的腊月初八粥,罗锦言才忆起昨天是腊月初八了。较往年都是早晨喝腊月初八粥,可去年她病着,腊月初八粥也就改到早上了。罗绍笑着对女儿道:“你说不喜欢吃沧州往年都是早上喝腊八粥,可今年她病着,腊八粥也就改到晚上了。。...

第二十二章 无漏子 更新时间:2022-07-19

不需要亲口承认去问,罗锦言也猜到在她生病了的时候,父亲让林总管去做了一些事,除了在庄子里纵火,找个借口婉言拒绝王朝明,他们还考较过这几兄弟。罗绍想让几兄弟给罗锦言做侍卫,但他不知道这几人的底细,定是让林总管去查了。江湖人的底细,仅有江湖人才能查到。但这几人是罗绍想让几兄弟给罗锦言做护卫,但他不知这几人的底细,定是让林总管去查了。。...

第二十三章 阳关引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的目光在六兄弟的脸上逐一扫过,乡下汉子般很老实憨实的张广胜、机敏敏锐的直觉的鲁振平、寒冽冷如的莫家康、粗野却失豪爽大方的方金牛、双手青筋暴起宛如鹰爪的腾不破、壮实如黑塔的李初一。初遇他们时,他们风尘仆仆、衣衫破旧不堪,头上肩上都是也没溶化的雪花,看初见他们时,他们风尘仆仆、衣衫破旧,头上肩上都是没有融化的雪花,看上去和那些砌房修灶的力夫一般无二。。...

第二十四章 替人愁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喝了几口枇杷水,加了蜂蜜和川贝,甜中有苦,是她自小喝惯的。上次在山房里,她虽是不夸张了身体的不适感,但是七分真三分假。即便是前生的报应,那让她当哑巴就好了,何苦还让她连身体也这么差。不能够说话的是她自己的事,但一言不合就就生病了,却要托累父亲。罗刚才在山房里,她虽是夸张了身体的不适,但也是七分真三分假。即使是前世的报应,那让她当哑巴就好了,何必还让她连身体也这么差。不能说话是她自己的事,但动不动就生病,却要拖累父亲。。...

第二十五章 叨叨令 更新时间:2022-07-19

“建昌,你说你绍堂叔真的就给那几个江湖汉子给小哑巴做了侍卫,给他他们到衙门里办了投籍?“罗建昌是庶出,他的父亲罗盘是二房的,嫡子罗建仪早亡,罗建昌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但到了他这一代,无论是嫡出但是庶出,都了难以靠家里的产业生活了。当初分当年分宗不久,二房就把家业败得七七八八,多靠三房出手相帮,还能让他们平安度日。。...

第二十六章 一瓯茶 更新时间:2022-07-19

“大人,扬州的年礼到了。”明岚兴冲冲地跑了进去。正和女儿下围棋的罗绍抬头来,笑着道:“去年可啊早啊。”明岚口中的扬州是指罗锦言的外家,杨氏的娘家。李家是安徽人,在扬州已长期经营两代,是江南数得上的大盐商。杨氏离世后,李家年初都要在正月初五正在和女儿下棋的罗绍抬起头来,笑着道:“今年可真是早啊。”。...

第二十七章 厅前柳 更新时间:2022-07-19

赵宥的眸子恬淡如水,声音谦恭,如沐春风:“如王大人这般的名士才当饮此茶。”听见这位小公子称赞自家大人,家仆与我荣焉笑嘻嘻地走了。赵宥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早晨出来,罗金瓶用香胰子洗了脸,还特地把后脖梗和耳朵后面也洗得干干净净。她换了件半新听到这位小公子赞扬自家大人,小厮与我荣焉笑嘻嘻地走了。。...

第二十八章 掉角儿 更新时间:2022-07-19

“大小姐,按您的吩咐,居住知州后衙的那小公子,了看见茶水了。他只说王大人有品位,别的什么也没说。”鲁振平在几兄弟中大排行第二,为人机警,罗锦言早已特别注意到了,章汉堂走了后,老大张广胜常会看向他,征询他的意见。人通常都有惰性,而在一个团体之中鲁振平在几兄弟中排行第二,为人机敏,罗锦言早就注意到了,章汉堂走了之后,老大张广胜常会看向他,征求他的意见。。...

第二十九章 留客住 更新时间:2022-07-19

立秋给罗锦言添了茶,水汽氤氲中,罗锦言的面容也变的飘缈出来,鲁振平暗忖,怎么他居然也没想起,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罗老爷的主意,否者大小姐小小年纪,怎会有这么多的心眼?之后林总管就曾让护院考校过他们的武功,这一次该会是罗老爷借着大小姐试探性他们有罗锦言珠玉在侧,夏至算不上很漂亮,但是未语先笑,是那种让人看着很舒服,越看越欢喜的小姑娘。。...

第三十章 山居吟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也没说话的,后转身回去,但是多时,立秋捧着琴跟随她进去,两人都是轻手轻脚,宁谧无声。眉头深锁的罗绍被几声调弦声惊扰,便有一缕淡淡的幽香沁入心脾,是苹果的微甜,细细地品位,又像松柏,带着丝丝凉意,从鼻端到舌根,又从舌根到喉咙,坐在这烧起热烘烘眉头深锁的罗绍被几声调弦声惊动,便有一缕淡淡的幽香沁入心脾,是苹果的清甜,细细品味,又像松柏,带着丝丝凉意,从鼻端到舌根,又从舌根到喉咙,坐在这烧着热烘烘的暖炕上,一种久违的感觉充斥了整个身心,如同回到年少时,年幼的他来到自家果园,溜进看园人住的树屋里,果香阵阵,清新怡人。。...

第三十一章 好女儿 更新时间:2022-07-19

到了腊月三十六三十这天,各地的总管陆陆续续赶往了罗家庄子,大年后拢帐,这是多年来的规矩。分宗后,罗家原有的祭田归了长房,这些年青房抵债了在昌平的田地、庄子,仅留了祭田。罗绍的祖父再次在昌平置备了两百亩祭田,罗绍外放后,罗家三房的产业已不但是在分宗之后,罗家原有的祭田归了长房,这些年长房变卖了在昌平的田地、庄子,仅留了祭田。。...

第三十二章 人月圆 更新时间:2022-07-19

来的是张广胜、鲁振平和李初一。“石井胡同的那位丁姑娘,靠着做针线挣些家用,而已小户人家,免不得要抛头露面,但她人很很老实,也很好看,但是她姐夫为人势利眼,又很吝惜,爱贪小贵。”“住在后衙里的小公子出城去了,最后进了延寿寺,是王大人身边的一名师“石井胡同的那位丁姑娘,靠着做针线贴补家用,只是小户人家,免不了要抛头露面,但她人很老实,也很漂亮,不过她姐夫为人势利,又很吝啬,爱贪小便宜。”。...

第三十三章 四边静 更新时间:2022-07-19

石井胡同对面,一棵围抱粗细的老榕树后,走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她愤怒的地瞪着去而复返的两个人。高个子是罗秀,矮个子是罗秀的长随四宝。望着罗秀得意洋洋的样子,罗金瓶的眼睛要喷出火来。“瓶姐儿啊,怎么这样不乖巧懂事,看见叔叔也不知道叫人。”罗秀笑嘻嘻地地说高个子是罗秀,矮个子是罗秀的长随四宝。。...

第十一章 一络索 更新时间:2022-07-19

柴房里关着两个人,死了一个。死的是七兄弟在路上生擒的那个人,他本来也受了伤,又在雪地里拖了一路,早已奄奄一息。罗绍有病他身,王朝明定是不能够留下的用饭,说着相求之事,又与罗绍寒喧几句,便告退离开,罗建昌代罗绍把他送出庄子。早年间分宗时,虽是三房平死的是七兄弟在路上活捉的那个人,他原本也受了伤,又在雪地里拖了一路,早就奄奄一息。。...

第十二章 拨不断 更新时间:2022-07-19

章汉堂走了?听见这个消息,罗锦言楞住。罗家庄子也不是皇家大内,但也也不是菜园子,的吧就来,想走就走。就在不久之前,章汉堂还曾呵斥过立秋,也不近半个时辰,他就走了。老大张广胜一脸歉意,搓着一双粗燥的大手,忍不住诚恳道歉。“老七年纪小,怕罗老爷被人嫌弃,便罗家庄子不是皇家大内,但也不是菜园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第十四章 水漫声 更新时间:2022-07-19

崔起招认的时候,不仅骆明不在场,那几个江湖汉子也在。柴房的门大开着,小厮和粗使婆子们买家村探脑。这是罗锦言想要的。她原是想让骆明拉老七章汉堂第一次下水,顺道留下的其他六兄弟。章汉堂不辞而别,她正思忖着接下来怎么办,骆明便和几兄弟打出来了,谁也不服气谁,这就是罗锦言想要的。。...

第十五章 忆王孙 更新时间:2022-07-19

屋里烧起地龙,大炕则只烧成微温,墙角的紫檀花架上放着一盆腊梅,灿黄清透,暗香阵阵,丝丝缕缕。罗绍望着女儿的诗稿,别的孩子多是从临颜真卿、欧阳洵就,进而再临褚遂良、虞世南,可自从去年夏天的,他就看见女儿反复练习馆阁体,他后来很是诧异,女子不需要举试罗绍看着女儿的诗稿,别的孩子多是从临颜真卿、欧阳洵开始,继而再临褚遂良、虞世南,可自从今年夏天,他就看到女儿练习馆阁体,他当时很是不解,女子不用举试,临这种方正齐平的馆阁体做甚?为此他还问过陈夫子,这才知道竟是女儿私下里自己练习,并没有字帖,陈夫子初见时也颇为惊异,问起才知是在父亲书房里翻看旧书稿学来的。。...

第十三章 风敲竹 更新时间:2022-07-19

据崔起所说,他欠了一屁|股赌债,利滚利,由原来的三十两变为二百两。罗家不但不也没帮他,罗建昌怕被罗绍抱怨,还抢在罗绍回府的前晚上把他轰回去,他走投无路时,有个大户人家师爷模样的文士找到了他,后来便给他三十两银子买酒喝,让他想办法把罗老爷的女儿拐崔起自幼就在罗家庄子里,里里外外的人全都认识,很快便打听出罗老爷要在十一月二十那天,亲自带着小厮和护院去京城梅花里罗家长房接女儿。。...

第十六章 雪花飞 更新时间:2022-07-19

林总管比预计今年中回去得还得快,看门的看见他吓了一跳,温文尔雅中透着很精明的林总管,此时蓬头垢面,嘴唇上起了几个大泡,双目满是血丝。跟随他的小厮和侍卫,一直到半夜里才回去,林总管是独自一人一人骑着快马赶回去的。他长年来往于行唐和昌平,庄子里的人都认识了他,跟着他的小厮和侍卫,直到半夜才回来,林总管是独自一人骑着快马赶回来的。。...

第十七章 折枝词 更新时间:2022-07-19

入秋以后,柳树林子鲜少有人进去,获知王知州的亲戚借住这里,罗建昌前天便让人将这里打扫清洁一新,从库房里取来家什,摆上应季的瓷器,据说那亲戚性子冷冽,的吧身边也有侍候的,便没敢贸冒然往这边派支使的人。雪越下越大,可能会是所以没人四处走动的缘故,柳树林子雪越下越大,可能是因为没人走动的缘故,柳树林子的雪积得比别处要厚,一脚踩上去咯咯直响。。...

第十八章 翻香令 更新时间:2022-07-19

皮袍子很大,但很暖。罗锦言干脆把自己连头带身子包裹在皮袍子里面,有淡淡的味道索绕在鼻端,似麝非兰,若有若无,却又挥之不去,那是......不二非尘!这是金陵栖霞寺特有的香料。原是佛香,后不断改良后仅主要用于栖霞寺相识之用,说是相识,但却是千金难求这是金陵栖霞寺独有的香料。原是佛香,之后改良后仅用于栖霞寺结缘之用,说是结缘,但却是千金难求,能得到不二非尘的,不但能拿出大把银子布施,还要够身份才行。。...

第十九章 长恨歌 更新时间:2022-07-19

就在适才,林总管了从立秋口中获知柳树林子有贼人附近活动了,他派了七八名家丁过去的围捕。见罗锦言有什么事找他,他便我以为是这件事。不论是立秋,但是林总管,都不明白罗锦言在柳树林子里的遭遇,倘若他们获知了,怕是要给吓个半死。罗锦言也也没考虑过把这件事说见罗锦言有事找他,他便以为也是这件事。。...

第二十章 如梦令 更新时间:2022-07-19

当日早上,罗锦言就主动发起了高烧,她看见小小的赵思坐在她身边,问她:“母后,盂兰盆节那天,孩儿相出宫去看河灯。”她忍着着内心酸楚,摸着赵思的头,柔声道:“那天宫外的人当然很多,你出宫不安全的,你父王会征得的。”赵思拉着她的衣袖,撒娇卖萌道:“父王一她强忍着内心酸楚,摸摸赵思的头,柔声道:“那天宫外的人肯定很多,你出宫不安全,你父皇不会同意的。”。...

第七章 归去来 更新时间:2022-07-19

第二日是个晴天。数日来的大雪纷飞,即便雪停时,天空也是阴蒙蒙的,犹如愁云布满的怨妇,忍辱负重着,但随时随刻都能风雪惊怒。而昨天却很难得的寒冷的冬日暖阳,天空蓝得透明的,让人的心情也为之静好。罗锦言穿着湖蓝折枝纹夹棉缎袄,深蓝的棉裙,罩着半新不旧的墨绿披风,被多日来的大雪纷飞,即使雪停时,天空也是阴蒙蒙的,如同愁云密布的怨妇,隐忍着,但随时都能风雪交加。。...

第八章 一样花 更新时间:2022-07-19

前生的罗锦言是不明白有罗绍这个人的。的吧是和今世的情况完全相同,仕途不通畅,偏居一隅做个小官,以他的官职和声望,还严重不足于传向后宫。复活后,罗锦言从来不不会觉得做一名像父亲这样的父母官有何好。像那秦珏,将近二十岁便官拜华盖殿大学士,除了他的个人能力重生之后,罗锦言从来不觉得做一名像父亲这样的父母官有何不好。。...

第九章 村意远 更新时间:2022-07-19

罗锦言忆起在梅花里看见的梅树,便又指了一盆腊梅一盆六角大红,让跟随她的两个丫鬟送进父亲屋里。罗锦言眼中显出倦意,常贵媳妇想抱她回家去,罗锦言摇摇头表示拒绝,走回了自己的闺房。刚脱鞋上炕,去送玫瑰花的丫鬟就回去了,她们两人十四五岁,都是家生子,罗锦言罗锦言眼中现出倦意,常贵媳妇想要抱她回去,罗锦言摇头拒绝,走回了自己的闺房。。...

第十章 壶中天 更新时间:2022-07-19

犹如夜幕降临时突然间响了一声闷雷,再打开窗子却看见夜色如水,便会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了,或是指出是那雷声离得很远。却也没想起,能听见雷声的地方都会隔得太远,那边雷电惊怒,实际上这边也已是风雨欲来。罗锦言心潮汹涌澎湃,八年时间,看似很长,看似对于有图谋的人来说,已罗锦言心潮汹涌,六年时间,看似很长,实则对于有图谋的人来说,已经箭在弦上,或者只差一个时机。。...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