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VIP

类型:奇幻标签: 勇猛 完本
简介:

楚千尘复活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得国色天香,美貌无双。上一世,她所以意外毁了容,青梅竹马的表哥自此移情作用别恋,侯府鄙弃她,却又一再地借助她,最后把她视为弃子赶出了侯府,任她自生自灭。而害她之人却青云直上,荣华一世。……上一世,他拣到了无依无靠的她,悉心培养教诲。他死后,她用了二十年颠覆王朝,为他报仇雪恨,再睁开眼时,竟复活在了毁容之后……大翻盘重来是要的。更最重要的的是,她见上他!————小剧场:据说,宸王不喜女色,最非常讨厌女子涂脂抹粉,浓妆艳抹。据说,曾有公府千金被他一句“丑人多做怪”斥得羞愤欲丫鬟琉璃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盅从外面打帘进来,对着窗边的少女说道。。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笔趣阁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楚千凰结局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全文阅读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无弹窗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女主身世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百度网盘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免费阅读无弹窗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txt下载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免费阅读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创建:2022-07-18 12:16:34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005不为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走到刘氏身旁,先对着太夫人行了礼,“母亲。”沈氏优雅高贵的的动作彷如尺子量出似的,那高贵的优雅高贵的的气质从那么简单的的一个动作中自然而然地散发出出。太夫人笑着对着沈氏道:“阿芷,坐定说话的吧。”沈氏在下首坐定后,这才看向了刘氏,气沈氏优雅的动作彷如尺子量出来似的,那高贵优雅的气质从那么简单的一个动作中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精彩情节

后方的楚千菱死死地盯着楚千尘,清丽的面庞不自觉地有些扭曲,暗道:什么得了风寒?!楚千尘分明就是在装病!

柳树下,蓝衣少年优雅地吹着碧玉箫。

楚千菱笑靥如花,浅笑盈盈地看向几步外的顾南昭。

对于重生的楚千尘而言,二皇子这个人熟悉而又陌生,前尘往事飞快地在她眼前闪现。

楚千尘抿了抿唇,仿佛有些犹豫地垂眸看向手中的那把嵌满了红宝石的剑,阳光下,那一颗颗指头大的红宝石闪着璀璨的光芒。

她曾为此难过,为此伤心,为此憎恨,为此质疑自己,时隔多年,再想起往事,她只觉得年少的自己真是蠢得可以。

他正要把剑还给楚千菱,又顿住,抬眼朝楚千尘的方向望去,浅浅一笑,那笑容宛如那三月的阳光拂过大地,温暖了空气。

上一世,她的容貌尽毁,饶是她后来妙手回春,可还是应了一句话——

琉璃揉了揉手里的帕子,总觉得自家姑娘自从这次落水醒来后,就有了一种细微的变化。

在她的脸毁了以后,他就渐渐疏远了她,择了别人……

自己在想什么呢!琉璃甩甩脑袋,犹豫了一下,又道:“姑娘,奴婢刚刚去厨房时,听说二皇子殿下来了,三姑娘带着殿下去花园玩了。”

楚千菱也注意到了顾南昭的目光,顺着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楚千尘精致的面庞上。

“尘妹妹,我听说你前几日得了风寒,身子好些没?”顾南昭含笑地嘘寒问暖。

琉璃噤声,不再往下说。

楚千尘的手指沿着右眼角缓缓下滑,摸着脸上曾经铭刻着疤痕的位置。

姑娘以前喜欢的琴再也没弹过,她时常静坐在窗边一坐就是半天,似乎在发呆,又似乎思忖着什么,偶尔有一瞬间,她会觉得姑娘像是变了一个人。

“那就好!”楚千菱笑吟吟地盯着楚千尘的小脸,乌黑的眼眸在阳光下显得异常明亮,“几日不见,二姐姐越发美了!”

“表哥,你也很久没看二姐姐舞剑了吧?”

楚千菱心中恨恨,眼里闪过一抹幽怨。



相关资讯

097离心(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说着就走了,这一次,再也也没没逗留。楚千凰目瞪口呆地望着楚千尘,惊了。她会觉得自己放佛从来不都也没认识了过楚千尘。楚千凰怔了怔,才弯下腰把地上的楚云逸扶了出来,热切地问着:“逸哥儿,你幸好吧?”说话的的同时,她又都忍去看楚千尘的背影。楚云逸也的楚千凰目瞪口呆地看着楚千尘,惊了。。...

098不收(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贵妃眼神更冷了,唇角却依旧轻轻翘着。楚千尘但是是庶女,除了这张脸,也没一处上得了台面,她啊,当个妾貌似罢了,哪有当皇子正妃的资格!偏是这丫头长着一张狐狸精的脸,非哄着儿子娶她为正妃。楚贵妃抚了抚衣袖,莲花指微翘,眼底交闪一抹冷芒。楚贵妃还楚千尘不过是庶女,除了这张脸,没有一处上得了台面,她啊,当个妾倒是罢了,哪有当皇子正妃的资格!。...

099心仪 更新时间:2022-07-18

玄净没说话的,而已不动声色把拂尘换了个方向,算回应。楚千尘垂着眸子,既没看皇帝,也没看玄净。她在济世堂曾与皇帝没见过一次,但是她后来戴着面纱,也稍稍做了些容貌、声音上的改变,可也但是有让皇帝认出来她的风险。在她治好王爷前,可不能够曝露了自己。皇帝楚千尘垂着眸子,既没看皇帝,也没看玄净。。...

100失望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思忖着,也许是所以对方地位太高,尘姐儿会觉得没不指望当那人的正室,才能说她不想定亲?沈氏握着楚千尘一只手的右手下意识地缩紧了一分,目光在她小脸上多次反复转着。侯府的门第也不算太差,差就差在尘姐儿是庶女,虽然,的话她尘姐儿记在她的名下,她是嫡女侯府的门第也不算太差,差就差在尘姐儿是庶女,但是,如果她尘姐儿记在她的名下,她就是嫡女了。。...

087相信 更新时间:2022-07-18

“啪!”楚千尘随手用手里的书册往他额头拍了下,面纱后的嘴角抽了抽。前生,她认识了秦曜时,他早已突逢大变,平时里沉默寡言,做事乖张狠厉。楚千尘盼咐军医道:“苗军医,去把温着的汤药拿来,给他服下。”便,秦曜才刚醒过来,就严禁不硬着头皮把一大碗褐色前世,她认识秦曜时,他早就遭逢大变,平日里沉默寡言,行事乖张狠厉。。...

088掉包(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秦曜缄默了,抿紧了嘴唇。瞳孔中漆黑如墨,看不见平时里的跳脱,整个人隐隐透着一丝丝难言的悲凉与哀伤。楚千尘对着苗军医盼咐道:“这银针也可以止疼迅速止血,等半个时辰后再拔。”“将在伤口要不然还疼,你就给他开点麻沸散。”“陈年芥菜卤汤每次再加两匙,再次服着瞳孔中漆黑如墨,不见平日里的跳脱,整个人隐隐透出一丝丝难言的苍凉与悲怆。。...

089出手(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沈氏怔了怔,轻轻睁大眼。她摇了摇头了一下,道:“阿菀,我要不然和离了,沐哥儿和凰姐儿该怎么办?”她对于楚令霄和永定侯府并未眷恋,她也不贪慕侯夫人这个头衔,问题关键在于的话和离的话,按大齐律,女方是不能够走孩子的,她能都带走的仅有她自己的嫁妆她苦笑了一下,道:“阿菀,我要是和离了,沐哥儿和凰姐儿该怎么办?”。...

091决裂 更新时间:2022-07-18

“阿芷,你胡说八道什么?!”太夫人的脸色比楚令霄还很难看。沈氏说的不论是真是假,传闻去永定侯府的面子还得切记!太夫人目光如箭地朝周围扫了一圈,下人们全部垂眸。大丫鬟急忙挥手示意其他奴婢都从屋子里退了回去。这些事所涉及侯爷与四少爷,真的也不是他们这些奴沈氏说的无论是真是假,传出去永定侯府的面子还要不要!。...

090报应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令霄倏地停下来了脚步,身后的大丫鬟未明因为,低唤了一声:“侯爷?”莫不是他是染了风寒?楚令霄又揉了揉眉心,盼咐道:“你去和姜大太太说一声,本侯有些头痛,昨天不过去的了。”也省得把病气过给了姗儿。大丫鬟急忙应命,眼底划过一抹羡艳,暗道:侯爷对姜大太太大丫鬟连忙应命,眼底掠过一抹艳羡,暗道:侯爷对姜姨娘那还真是一心一意。这侯府里的人。...

092革职 更新时间:2022-07-18

两人从秦曜借住的客院回去了,闲步闲庭闲步地朝侧门方向走去。两人并肩而立缓缓而行,顾玦比楚千尘高出了一个头,步伐自然而然也大,他特地配合好她放慢速度了速度。一路上清幽空阔,就没碰上什么人,不像永定侯府,没走几步就会遇到几个下人。这偌大的王府王府像是没几个人似的。楚两人并肩而行,顾玦比楚千尘高出了一个头,步伐自然也大,他特意配合她放慢了速度。。...

093毁容 更新时间:2022-07-18

姜大太太的左袖口所以她饮茶的动作,轻轻跌落了一些,露着手腕上非常清晰的淤痕,青青紫紫的一片,在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上看起来触目惊心。绢儿一见,忧虑地冲口而出喊了出:“大太太,您的手……”姜大太太放下自己茶盅,拉下袖子掩住了手腕上的淤青,“我没事儿。大夫给侯爷治伤腿绢儿一见,担忧地脱口喊了出来:“姨娘,您的手……”。...

094迦楼 更新时间:2022-07-18

对于双胞胎而言,楚千凰能跟随沈氏去学习家庭料理中馈,那是理所当然的事,让她们羡慕嫉妒的是连楚千尘也能跟随一同学。嫡妻待二姐姐果真不通常。姐妹俩羡艳地心里想。沈氏定是目光如炬,可以看出了她们的向往,又道:“舞姐儿,萤姐儿,你们年纪还小,现在的就好好的跟随闺学的先嫡母待二姐姐果然不一般。姐妹俩艳羡地想着。。...

095心结 更新时间:2022-07-18

说着了正事,楚千尘就站起身告退了。“法师,倘若七星草到了,请派人送进济世堂只需。”楚千尘会觉得自己又办成了一件事大事,心情很好:等药到齐了,她就能给王爷做大造丸了。但是由多摩下逐客令。亭子里的青衣少年望着楚千尘欢快的背影,轻声以昊语道:“大皇子,七“法师,若是七星草到了,请派人送到济世堂即可。”。...

096掀翻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亲手给顾玦磨墨,一股淡淡的墨香在空气袅袅分散开来。顾玦执起一支小号的羊毫笔,在纸上又画了一把刀刃,边画,边对楚千尘道:“你画的这把刀的刀刃用于划开皮肤、肌肉、脂肪、软组织这些很不错,虽然的话可以用来切下血管、肠胃……心脏,但是得换一种……”顾顾玦执起一支小号的羊毫笔,在纸上又画了一把刀刃,一边画,一边对楚千尘道:“你画的这把刀的刀刃用以划开皮肤、肌肉、脂肪、骨膜这些不错,但是如果用来切开血管、肠胃……心脏,还是得换一种……”。...

077袒护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云沐称心如意了,就想撤离战场,可谁想,沈氏又道:“沐哥儿,先天去玩前,你可要把今明的功课都做好了。”“尘姐儿,要不然他没做完后功课,你就别理他。”沈氏用玩笑的口吻地说,雍容秀美的脸上笑意盈盈,实际上是把楚千尘也拖下了水,楚千尘那就要带楚云沐回去玩,“尘姐儿,要是他没做完功课,你就别理他。”。...

078爽约 更新时间:2022-07-18

南昊人笃性佛教,特别在皇室与贵族之间更是如此,皇室贵族的子弟在成亲前都要去寺庙修佛两年到五年。迦楼在十八岁那一年就入了寺庙修佛,与旁人相同,他一直到现在的十八岁了还未做和尚,以至昊朝的朝臣们也有几分摸不许他的态度,但南昊皇太子一拖再拖未立,据传是为了迦楼在十二岁那年就入了寺庙修行,与旁人不同,他直到现在十九岁了还未还俗,以致昊朝的朝臣们也有几分摸不准他的态度,但南昊皇太子迟迟未立,据说就是为了等他还俗的缘故。。...

079盛名 更新时间:2022-07-18

“啪!”皇帝一掌重重地拍在了御案上,龙颜大怒。“庸医误人!”皇帝怒声斥道,心里会觉得太子未免太也太掉以轻心了,竟然让皇长孙随便服药民间的药。“传朕的旨意,让锦衣卫封了那济世堂,再把济世堂的庸医给朕拿……”要说了一半,皇帝又想起了什么,会觉得济世堂有些“庸医误人!”皇帝怒声斥道,心里觉得太子未免也太大意了,居然让皇长孙随便服用民间的药。。...

080事成(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压制住他的四肢。”楚千尘边盼咐,边用一团纱布放到顾宋文帝的上下牙齿之间,防止出现他抓伤舌头。廉太医和乳娘齐心协力按到了顾宋文帝的四肢。等刘小大夫取来了火烛与三棱针,楚千尘就立马为顾宋文帝医好。她先用火烤了金针,再一鼓作气地给顾宋文帝连续取穴人中、合谷、廉太医和乳娘协力按住了顾元嘉的四肢。。...

081国医(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陆思骥做为锦衣卫负责指挥使,定是没见过不少大场面,平时里喜怒不形于色,此刻十分罕见地轻轻变了脸色。一个装扮成侍卫的锦衣卫见状了一步,本想把僧人斥退,却被陆思骥拦下。陆思骥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皇帝身侧,以仅有他们两人也可以听见的声音小声道:“皇上,是乌诃迦一个打扮成护卫的锦衣卫上前了一步,本想把僧人斥退,却被陆思骥拦下。。...

082姐弟(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回了侯府后,她先换掉了衣裳,又洗去了肌肤上的脂粉,就提着一篮子李子去了正院。陈嬷嬷很知趣地去帮她们看大门,楚千尘就把事情的经大体跟沈氏说了,目的是为了让她放宽心。沈氏眼神很复杂地望着神色波澜不惊的楚千尘。这丫头才十二岁,却临危不惧,荣辱不惊,她这陈嬷嬷很识趣地去帮她们看门,楚千尘就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跟沈氏说了,目的是为了让她宽心。。...

083弓弦(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令霄望着楚千尘这副闷不吱声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会觉得跟她说话的没意思得很。楚令霄都忍又忆起了沈氏,他跟沈氏讲话的时候,沈氏也是经常是这样,带着一种视若无睹的默视,放佛他说的话不很值得放到心上似的。楚令霄越说越没意思,直接甩袖走了。楚云沐扯了扯楚千尘楚令霄忍不住又想起了沈氏,他跟沈氏讲话的时候,沈氏也是时常是这样,带着一种视若无睹的默视,仿佛他说的话不值得放在心上似的。。...

084爵位(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羽箭落地实施。那断掉的一条弦擦过了楚云沐的右脸颊,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的了一条寸长的血痕。弦断沾上了殷红的血珠,“滴答滴答”地落下来。“……”“……”“……”演武场内,静了一静,所有人都惊住了,这一刻,时间好像完全凝固了。“沐哥儿!那断开的一条弦擦过了楚云沐的右脸颊,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条寸长的血痕。。...

085香闺(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云沐本想再吹一遍自己的勇敢地,但是,太夫人抢在他前面大体把经说了。太夫人心痛地搂了搂楚云沐,恨严禁叫两声心肝宝贝。楚令宇的视线在楚云沐与楚千菱之间来回看了看,与刘氏像,他心中也有非常不满,也想和太夫人与长房理论。问题是……想起某件事,楚令宇太夫人心疼地搂了搂楚云沐,恨不得叫两声心肝宝贝。。...

086奇效 更新时间:2022-07-18

琥珀弯下腰在磨墨,原本没看见顾玦,但是顾玦投在地上的长影朝她延展了回来。她猛然抬头,朝窗口方向望去,这一看,意外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大男人,吓得差点儿没喊出,却被楚千尘眼明手快地捂着了她的嘴。深怕琥珀坏事,楚千尘默默的地给她递了一个发出警告的眼神。琥珀她猛地抬起头,朝窗口方向望去,这一看,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大男人,吓得差点没喊出来,却被楚千尘眼明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

065 面子(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揉了揉他的头顶,“做错什么事就该领罚。”她心里有些很奇怪,楚云沐这段日子住在沈氏这里的碧纱橱里,整天躺床上,哪里也不能够去,究竟是谁跟他说了姜大太太领罚的事。没等她问,楚云沐就直接歪着脑袋说了:“大姐偏偏说,这样你会开心的……”姐弟俩浑然没注她心里有些奇怪,楚云沐这段日子住在沈氏这里的碧纱橱里,天天躺床上,哪里也不能去,到底是谁跟他说了姜姨娘受罚的事。。...

066赐药(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几眼就能看透太夫人和刘氏的心思,淡淡道:“母亲,您也明白的,七娘是我那妹妹的命根子!”太夫人未进出口的话就这么被沈氏这句话堵了回家去,脸色也变的不太很好看,觉得被扫了颜面。屋子里霎时间静了下去,落针可闻。脸色最很难看的是坐在刘氏身旁的楚千菱了,屋子里霎时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067用意(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青玉与你有亲?”楚千尘停下来了编打络子的动作,抬眼看向了琥珀。琥珀点了点点头,“她娘和婢子的娘是表姐妹,婢子小时候常与她一同玩。”琥珀是家生子,他们一家子在侯府已是有几代人了,枝繁叶茂,府里的下人们有不少有与她有亲,但是是关系远近而已。楚千尘大琥珀点了点头,“她娘和奴婢的娘是表姐妹,奴婢小时候常与她一起玩。”。...

068良配 更新时间:2022-07-18

这一番作出解释,沈氏的心里实际上虽然有些不自在的生活。她暗自摇了摇摇头:哎,凰姐儿做事情也太毛躁了些。“阿芷,”太夫人面色肃然,扭头对沈氏道,“姜姨娘也了受了罚了,崔嬷嬷也死了,这件事就来此直至吧。你看呢?”她用的是疑问的句式,虽然这态度了很明确的了。楚她暗暗摇了摇头:哎,凰姐儿做事也太毛糙了些。。...

069母亲 更新时间:2022-07-18

离处的楚千菱刚投完一矢,本想让顾南昭看一看她上次投的那一矢有多好看,想可以得到他嘉许的目光,但是扭过身时,却正好看见了亭子里的这一幕。顾南昭更本没特别注意楚千菱,痴痴他望着楚千尘绝决的背影,失魂落魄。楚千菱的心更痛了,像是有一把刀子在一刀刀地剜着顾南昭根本没注意楚千菱,痴痴地望着楚千尘决绝的背影,失魂落魄。。...

070如愿(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被打断了顾南昭未进出口的话语:“殿下向来是个有分寸的,我定是安心的。”她不给顾南昭说话的的机会,向着其他几个楚家公子姑娘嘱咐道,“你们几个也是,回去可别给殿下添麻烦!”众人定是不迭地应了,在府中憋了大老半天,都想回去透透气性好。二皇子难得出宫来府众人自是忙不迭地应了,在府中憋了大半天,都想出去透透气。。...

071收网(二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一惊,轻轻变了脸色。楚千凰则是在看楚千尘,却见楚千尘依旧神色淡淡,好像表示漠不关心。楚千凰的素手漫不经心地端起了茶盅。沈氏问那媳妇子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三姑娘怎么会砸了济世堂?”沈氏一脸郑重其事,楚家三姑娘在外面砸了人家的医馆,可不楚千凰则是在看楚千尘,却见楚千尘依旧神色淡淡,似乎对此漠不关心。。...

072揭破 更新时间:2022-07-18

“表姐,幸亏了你了。”青玉如获至宝地递过来了琥珀递来的小瓷罐,小心翼翼地将之抓在手里,千恩万谢,“我用了这药膏才几天,伤口就一片大好,疤都快消失了了。”青玉的另一只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处,既很庆幸,又感恩一切。“都是自家姐妹,何苦这么客套。”琥珀笑盈盈地地说“都是自家姐妹,何必这么客气。”琥珀笑盈盈地说道,估算着时间差不多,故意道,“我跟你说,。...

073变了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在一旁静静地地望着这一幕,不在场众人中,最波澜不惊的人大约是她了。她心里自我调侃地笑了笑,心情也非常波澜不惊:原来是上一世的她遇上的是这样一个局中局。那时的她,既木纳又懦弱,在伤了脸后,只知哀伤与自厌,从来不未曾去考虑过那桩“出乎意料”的背后还藏着这样那样的她心里自嘲地笑了笑,心情也十分平静:原来上一世的她遇到的是这样一个局中局。。...

074砸了 更新时间:2022-07-18

荣福堂外,大雨瓢泼,雷声轰鸣声,空气中散发出着一种沉郁的气息。当沈氏出了院子后,后方屋子里的灯就灭了好几盏。沈氏没在乎,径直回了正院。她前脚刚屋里,后脚琥珀就奉楚千尘之命到了,给沈氏送去了药茶。“大夫人,这是我们姑娘亲自动手熬的药茶,姑娘说,这药茶当沈氏出了院子后,后方屋子里的灯就灭了好几盏。。...

075肆意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点了下头,挥手示意她去吧。琥珀就退下了。小书房里,只余下了楚千尘一个人,望着窗外。庭院里,雪白的栀子花开满枝头,屋里屋外都是馥郁的栀子花香,骄阳玻璃窗树梢投下了斑驳光影,整个琬琰院宁谧无声。楚千尘也没纠结了太久。她那就做了,就会后悔当初。琥珀就退下了。。...

076不凡 更新时间:2022-07-18

紫雪丹的颜色明显勘误,应了“紫雪丹”这个“紫”字,相比较下,济世堂制的紫雪散就看起来暗沉许多,所以算紫褐色。刘老大夫望着碟子上的紫雪丹,动了动眉梢,“这紫雪丹的颜色貌似像古籍上提的。”他说着,以银勺从紫雪丹上刮了些药粉,尝了尝,喃喃自语着:“刘老大夫看着碟子上的紫雪丹,动了动眉梢,“这紫雪丹的颜色倒是像古籍上提的。”。...

054三日 更新时间:2022-07-18

“王爷,”青衣男子对着顾玦拱手禀道,“那位小神医是永定侯楚令霄的庶女,在楚家的姑娘中行二。”永定侯的庶女?顾玦右手的手指微弓,轻轻地叩着茶几。据他所知,永定侯府里所以无人习医,这小丫头最少十三四岁,小小年纪怎就习成这左手好医术?她而已几针,就永定侯的庶女?。...

055胞妹 更新时间:2022-07-18

送走秦曜后,顾玦骑上了秦曜的那匹棕马原路赶回了京城。在路过此地济世堂的时候,顾玦下意识地往医馆里望了几眼。这一看就看见了几道有些面熟的青碧色身影,楚千尘背对着医馆大门正与刘小大夫说话的。顾玦的目光在她修长的背影上迟疑了一刹,这才纵马离开了。济世堂在路过济世堂的时候,顾玦下意识地往医馆里望了一眼。。...

056七娘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突然这么一问,让沈菀怔了怔。她望着被抱在沈氏怀里的七娘,毫不犹豫地摇了摇摇头,“毕竟会。”她的七娘但是她的命!今年,七娘丢了的时候,她基本上也要活不成了……想起后来种种,沈菀眸光闪动,心口又是一阵发紧与心有余悸。沈氏眉头微蹙,有些犹豫地地说:她看着被抱在沈氏怀里的七娘,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当然不会。”。...

057为难 更新时间:2022-07-18

“啊——”抬头一看空中的那蜻蜓纸鸢断了线,风一吹,纸鸢随风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啊!啊!”七娘就像是看见什么可怕的事情像,尖叫声声越发尖厉。接着,她一把房门了楚千凰,头也不回地就跑了。楚千凰怔了一下,赶快去追七娘,嘴里盼咐道:“快,抱琴,你带“啊!啊!”。...

058十全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似有些意动,呢嚅着道:“但是……”见此,楚千凰又劝道:“别怕,我帮你在一块去跟母亲说。”“大姐姐,我……”楚千尘欲言又止,飞快地看楚千凰几眼,接着小脸又又低。楚千凰的眸光轻轻闪烁了一下,又道:“二妹妹,我明日要入宫了,这一去又要五天“大姐姐,我……”楚千尘欲言又止,飞快地看楚千凰一眼,然后小脸又低下。。...

059不问 更新时间:2022-07-18

大丫鬟在一旁笑道:“王妃,县主的脸一片大好,神医说了,一个月能好,就肯定能好!”沈菀温柔如水地捧着女儿的脸,左看右看,是看还不够,眼泪止忍不住地往下流。这是老天可伶她们母女,给了她们这一份机缘。她越发期待……,一个月后女儿的样子了。她揉了揉女儿的发顶,这是上天可怜她们母女,给了她们这一份机缘。。...

060复诊 更新时间:2022-07-18

刘氏望着张老嬷嬷这副仿若鬼上身的样子,拧眉问着:“怎么了?”张老嬷嬷慢慢的地抽回了目光,神色很复杂地看向了马车里的刘氏,犹有几分惊魂未定,结结巴巴地地说:“二夫人,惠安县主的脸……她的脸好了!”刘氏听她说得没头没脑的,轻轻拧眉。张老嬷嬷理了理思绪,这才张嬷嬷理了理思绪,这才原原本本地禀道:“二。...

061夸奖 更新时间:2022-07-18

顾玦冷冽的眸子柔和温暖了些许,轻轻颌首,道:“好多了。”楚千尘上一次开的方子,他了服了五天,他的旧伤一开始会晚上发作时一次,但发作时的时间越发短,到现在的了两天也没发作时过了。王爷也没夸她。楚千尘有些失落,但立马,又振作起来起了精神,她就明白,她的药肯楚千尘上次开的方子,他已经服了十天,他的旧伤起初还会一天发作一次,但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到现在已经三天没有发作过了。。...

062皇帝 更新时间:2022-07-18

“二哥。”顾玦在距离皇帝六七步外的地方停下来,拱了抱拳,算行了礼。那就皇帝是微服私访皇帝出巡,那自然而然是拘泥礼节了。皇帝眼底划过几道不快的利芒,但面上却是轻轻笑着,唤了声“九弟”。皇太子顾南谨也在,笑着与顾玦见了礼:“九叔。”三个人的姓顾,的身份既然皇帝是微服出巡,那自然是不拘礼节了。。...

063祈雨 更新时间:2022-07-18

还将近未时,楚千尘就回了侯府。她原本我以为昨天可能会会回去很晚,就特地跟沈氏上报一声,才出的门。这会儿回去,她就直接先去了正院。迅速,便有小丫鬟把她领取了廊下候着,自己进来禀告了。楚千尘听见堂屋里传来一个有些眼熟的女音:“……昨日皇上去了元她本来以为今天可能会回来比较晚,就特意跟沈氏报备一声,才出的门。。...

064 求情(一更)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闻言心头猛然一跳。她第一反应时是沈氏明白她给顾玦看病时的事,可一转念一想,立马理智了下去。这不可能会。沈氏不可能会会明白。因为……楚千尘思绪飞转,忆起前几日楚令霄想劝解沈氏让沈家去找王爷说情。后来是自己点拨了陈嬷嬷,因为,沈氏而如今特地提及这件她第一反应就是沈氏知道她给顾玦看病的事,可转念一想,立刻冷静了下来。。...

044进府 更新时间:2022-07-18

“尘姐儿果真是个聪颖机灵的。”沈氏笑着感慨了一句,“做戏总要做全套。陈嬷嬷,你去拾掇一下,我们明日就去我那个温泉庄子。”“沐哥儿日前总是会大声嚷嚷着躺在床上乏味,带他回去散心也好。”“你再让人与尘姐儿说一声,让她也在一块去。”陈嬷嬷逐一都应了,“沐哥儿近日总是嚷嚷着躺在床上无趣,带他出去散散心也好。”。...

045偏宠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凰是刚从宫里出的,她一回侯府就直接来了荣福堂。眼瞅着着这都快巳时了,众人还等在外面,楚千凰一脸不解地挑了下右眉,脚下的步伐依旧不紧不慢。她笑着给刘氏等几位婶母请了安。府里的姑娘们是争相对着楚千凰福身道:“大姐姐。”楚千凰是这侯府的嫡眼看着这都快巳时了,众人还等在外面,楚千凰一脸疑惑地挑了下右眉,脚下的步伐依旧不紧不慢。。...

046人证 更新时间:2022-07-18

崔老嬷嬷一进这东次间,看见跪在地上的梅儿时就明白好了。照理说,梅儿这个时候所以了死了啊!怎么会会出现在这里……崔老嬷嬷深怕被梅儿被传染上,这些日子也就没亲手去看过梅儿,虽然曾去锣鼓巷打探过,据说梅儿病了,她就安心了,所以“三日伏”这病,一但被传按理说,梅儿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死了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047主母 更新时间:2022-07-18

太夫人拿过了那张绢纸,只扫了几眼,脸色立马就不很好看了。绢纸上,仅有简简单的单的几个字——把楚云沐的骨头接歪。沈氏又道:“这字迹是谁的,母亲辨辨就是。”姜大太太的院子里各种份例都是由崔老嬷嬷去领的,账房里就留有她的字迹,想赖都赖不掉。“至于这纸,”绢纸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048过错 更新时间:2022-07-18

“来人!”她一声呼喝,守在外面的两个婆子立马闯了进去。这几个是沈氏带给的人。沈氏从嫁进侯府起,就掌了中馈,在这侯府积威已久。这时此时此刻,荣福堂的下人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没人敢见状去拦。便,那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一把将姜大太太从楚令霄的怀里扯了出这几个是沈氏带来的人。。...

049深信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迎着风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嫡母向来说一不二,以她的性子,是会轻意低下头的,更更何况,沐哥儿这一次差点儿撒丫子。为了沐哥儿,嫡母更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父亲又偏疼姜姨娘,这一来二去,两人当然会闹僵。平时里去庄子上住几天倒也罢了,但是现在的,嫡母嫡母一向说一不二,以她的性子,是不会轻易低头的,更何况,沐哥儿这一次差点没命。为了沐哥儿,嫡母更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050伤疤 更新时间:2022-07-18

伙计客套地地说:“神医正看病人,真的是走不开,还望海涵……”“什么神医,说没准是个神棍!”张老嬷嬷被扫了面子,恼怒地被打断了伙计。她一甩帕子,气呼呼地走出来了济世堂,一个圆脸小丫鬟赶快跟进。见张老嬷嬷脸色铁青,圆脸小丫鬟在一旁低声道:“张老嬷嬷,大她一甩帕子,气呼呼地走出了济世堂,一个圆脸小丫鬟赶紧跟上。。...

051相见 更新时间:2022-07-18

“刘小大夫,烦劳把我给云公子配的药膏拿来。”楚千尘盼咐了一句,刘小大夫迅速就把那一小匣子墨绿色的药膏递了回来。“来,我给你涂药。”楚千尘笑眯眯地望着小丫头,接着用手指沾了些药膏,小心翼翼地涂沫在她脸上,动作动作轻柔。七娘一就还有些排斥,虽然,“来,我给你涂药。”楚千尘笑眯眯地看着小丫头,然后用手指沾了些药膏,小心翼翼地涂沫在她脸上,动作轻柔。。...

052诊脉 更新时间:2022-07-18

从头到尾,顾玦的唇畔始终挂着一抹清浅的笑,波澜不惊。也惟有楚千尘察觉到他左手的尾指又归回了原位。她明白他的疼痛缓减了,面纱后的唇角轻轻翘了翘,凤眸更亮,似是盛着细细碎碎的光。上一世的他是这样,总是会云淡风轻地笑着,不给人明白他在忍受着一种非常大的痛也唯有楚千尘察觉他左手的尾指又归回了原位。。...

053听话 更新时间:2022-07-18

“小神医,”忠勇伯见过礼后,热络地冲着楚千尘陪笑道,“你在就好了,快跟本伯去一趟伯府。安心,诊金是会少神医的。”楚千尘走到了窗边的大案前,正铺纸磨墨,更本懒得说理忠勇伯。忠勇伯又道:“本伯出一百两黄金,若你能治好本伯的儿子,再加一百两!”楚千尘走到了窗边的大案前,正在铺纸磨墨,根本懒得理忠勇伯。。...

032不急 更新时间:2022-07-18

顾南谨的表情又僵了几分,面上不动声色地笑吟吟道:“九皇叔,父王可能会是突遇急事,还请皇叔随孤先进的偏殿短暂休息一下。”话是这么说着,他心里一阵不快,暗道:也不明白又是谁在父王面前搬弄是非,这是要给九皇叔一个下马威呢!顾玦负手立于,云淡风轻,风吹拂着他话是这么说着,他心里一阵不快,暗道:也不知道又是谁在父皇面前搬弄是非,这是要给九皇叔一个下马威呢!。...

033旧疾 更新时间:2022-07-18

“如此甚好。”顾玦狭长的眸子中进取逼人,盼咐道,“云展,莫沉,我们回府。”皇帝那就想用下马威来被打压他,那就别怪他拿着虎符不还了!顾玦翻身下马,姿态从容不迫地一夹马腹,抢先纵马而出,云展与莫沉二人也都上了马,紧跟而后。马蹄声轻脆最响亮,踏在京城的青皇帝既然想用下马威来打压他,那就别怪他拿着虎符不还了!。...

034重来 更新时间:2022-07-18

原本,前几日礼部就说他们昨日去武英殿与皇帝一起迎宸王,他一大清早就去了,原本候得好好的的,文武百官也都到了,结果,宸王到七里亭的消息才刚传来,皇帝就下了口谕把他们统统给打发掉了。“这话是从御书房里传出的,范文中还说,要皇上敲击敲击您,好让您“这话是从御书房里传出来的,范文中还说,要皇上敲打敲打您,好让您仔细记着谁是主,谁是仆。”。...

035我能 更新时间:2022-07-18

“姑娘。”琥珀轻轻地唤了一声,想问楚千尘是也不是要回府。楚千尘回过神来,朝空空荡荡的济世堂门口望了几眼,有些失落地想道:的确昨天也等将近了。顾玦的病仅有他身边的心腹亲信才明白,楚千尘不能够贸冒然找登门去,就没办法迂回包抄做事,先在京城中12-0神医的名号,让楚千尘回过神来,朝空荡荡的济世堂门口望了一眼,有些失望地想道:看来今天也等不到了。。...

036说中 更新时间:2022-07-18

云展拿着方子的手指轻轻捏紧。这几天,他确实觉得右手有些酸软无力,特别是白天,时而疯狂会手指甚至麻木,前天更是差点儿连杯子都拿不稳。虽然,云展并也没把这当一回事。他在北地出征这么多年,身上多少都带些伤,前几日又是阴雨连绵,再再加之从北地千里迢迢地回了京城,总这几天,他确实感觉右手有些酸软,尤其是夜里,时而会手指麻木,昨天更是差点连杯子都拿不稳。。...

037云展 更新时间:2022-07-18

云展的眼前放佛几道银光闪过,紧然后是漫天的血红冲斥在他眼内。“你的右手轻则会持续甚至麻木,反应时变慢,重则会丧失知觉……”云展的脑海中响了了适才济世堂里那个小姑娘不紧不慢的声音。她又说对了!这还啊悬乎啊。要不然她的医术能及得上她的“未卜先知”,“你的右手轻则会持续麻木,反应变慢,重则会失去知觉……”。...

038止血 更新时间:2022-07-18

济世堂距此也就百来丈远,伙计也了闻听了那边街口的动静,可当他看见楚千尘和抱着一个血人的莫沉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但是吓了一跳。他们后方还跟了一群跑来看热闹的场面的路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医馆外。楚千尘盼咐道:“烦劳给我准备好一间宁静非常干净的房间。”他们后方还跟了一群跑来看热闹的路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医馆外。。...

039银针 更新时间:2022-07-18

偏偏是夜间,后堂里但是点了两盏灯笼,把屋子里照得一片清透。楚千尘所有的特别注意力都较为集中在云展的身上,在莫沉冷峻的眸光下,镇定地又往云展身上插了更多的银针。她每一针都落个迅速,在琥珀还没看清楚的时候,针就了刺进了穴位。她每一针用的手法并不浑然完全相同楚千尘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云展的身上,在莫沉冷峻的眸光下,沉着地又往云展身上插了更多的银针。。...

040欺人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有些失落,进一步加快脚步往永定侯府走去。她也没特别注意到一匹四蹄踏花的黑马正济世堂旁的巷子里悠悠然地摇着马尾巴,而黑马的主人宸王顾玦大步流星地进了济世堂。他穿了一件月白缀白色直领的道袍,腰间系着一根湖蓝色的丝绦。步履间,那修长的袖子飞舞着,简简她没有注意到一匹四蹄踏雪的黑马正在济世堂旁的巷子里悠然地摇着马尾巴,而黑马的主人宸王顾玦大步流星地进了济世堂。。...

041做主 更新时间:2022-07-18

顾玦大踏步走入了后堂。一股浓浓的药香味扑鼻而来而来,药香中还夹杂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他第几眼就看见了躺在榻上的云展,身上的蓝袍上粘满了鲜红的血迹。“王爷。”莫沉再度对着顾玦行了礼。刚外面的动静,他是听见的,墨黑的眸底划过几道利芒。忠勇伯但是是一股浓浓的药香味扑鼻而来,药香中还混杂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042钻营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回侯府时,了过了晨昏定省的时间了。她先回了琬琰院,把脸彻底清洗了一番,又再次换了一身丁香色的衣裙,佩上一个香囊,这才匆匆忙忙去了荣福堂。她昨天去得晚了,便做好了会被太夫人冷脸的准备,嘛重活一世,她并不在意侯府的人是否可以不喜欢她,又怎么对待她她先回了琬琰院,把脸清洗了一番,又重新换了一身丁香色的衣裙,佩上一个香囊,这才匆匆去了荣福堂。。...

043提点 更新时间:2022-07-18

“陈老嬷嬷,我据说父亲日前在差事上出了点岔子。”楚千尘淡淡道。陈老嬷嬷自然而然也明白前几日侯爷刚被罚了两个月俸禄的事。楚千尘不刻意迟疑了一下,又道:“父亲这岔子说大并不大,说小也不小,倘若君心愠怒,那怕不只是罚俸了。”陈老嬷嬷若有所思动着了动眉梢,“姑娘的陈嬷嬷自然也知道前几日侯爷刚被罚了半年俸禄的事。。...

022假的 更新时间:2022-07-18

“姑娘说得是。”明夫人急忙随声附和,心道:幸亏这位姑娘气量大,不斤斤计较自己的失口。这时,又是一阵药香传来,伙计捧着第二碗汤药来了。但是舍严禁,明夫人但是把明大将军给唤起了,明大将军睡得太沉,人还有些迷迷糊糊,但是较为明显精神了不少,他是自己坐出来的,这时,又是一阵药香传来,伙计捧着第二碗汤药来了。。...

023父亲 更新时间:2022-07-18

“尘姐儿……”姜大太太一抬手摸了摸楚千尘白皙光滑细腻的脸庞,“你日前是也不是常去夫人那儿?”楚千尘坦荡地点了点点头。姜大太太又问着:“尘姐儿,你是在哪儿学的医术?”“庄子上。”楚千尘望着姜大太太秋水般的眼眸道,“后来我闲着没事儿,就向路过此地的游方郎中买了两本医姜姨娘又问道:“尘姐儿,你是在哪儿学的医术?”。...

025接骨 更新时间:2022-07-18

“二姐,你怎么了?”楚云沐含着松子糖很好奇地上下打量着她的动作。楚千尘的手轻重得当地拂过楚云沐的断腿,心里测算着腿骨的错位有多非常严重,嘴里问着:“沐哥儿,谁碰过你的右腿了?”“我……”楚云沐刚要说话的,这时,绢娘端着一个托盘从外面进去了。“二姑娘,你楚千尘的手轻重得当地拂过楚云沐的断腿,心里估算着腿骨的错位有多严重,嘴里问道:“沐哥儿,谁碰过你的右腿了?”。...

026七日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神情柔和地向姐弟来地说:“尘姐儿,你在这儿陪着你四弟玩。”她又向陈老嬷嬷使了个眼色。陈老嬷嬷立马不能言传,喊来两个婆子,动作麻利地把绢娘带了回去,一出门时就堵上了她的嘴。沈氏也回去了,里屋只余下姐弟俩,门帘在半空中轻轻晃动着,已发出簌簌的声响。楚千她又向陈嬷嬷使了个眼色。。...

024不对 更新时间:2022-07-18

“父亲,可这荷包……”楚千尘的话还没说着,就被楚令霄面露愠怒地被打断了。“你大太太这么疼你,你连个荷包都舍严禁?”楚令霄眉梢一挑,沉声道。楚千尘面色恬淡地与楚令霄四目对望,波澜不惊地颌首道:“那就父亲这么说,那就给大太太了吧。”“尘姐儿真乖。”姜大太太“你姨娘这么疼你,你连个荷包都舍不得?”楚令霄眉梢一挑,沉声道。。...

027梅儿 更新时间:2022-07-18

这件事沈氏是明白的。四天前,在楚千尘走后,陈老嬷嬷就特地去了梅儿的家,回去后就道,梅儿也没在假山附近看见过别人。陈老嬷嬷眉头紧锁,然后道:“那天,梅儿话说起一半,突然就流了鼻血,婢子给她递了帕子,手上也沾到了一些她的鼻血。”听见这里,楚千尘确五天前,在楚千尘走后,陈嬷嬷就特意去了梅儿的家,回来后便说,梅儿没有在假山附近见到过别人。。...

028愿说 更新时间:2022-07-18

堂屋里,阴沉沉,空空荡荡,一个人也也没。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腐臭味,就算隔著帷帽和面纱,这股令人闻之欲呕的气味但是涌入了鼻腔。楚千尘皱了一下眉,心道:该会是来晚了吧。她四下看了一圈,嘱咐道:“琥珀,别碰这屋里的任何东西。”琥珀急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腐臭味,哪怕隔着帷帽和面纱,这股令人闻之欲呕的气味还是涌进了鼻腔。。...

029喜事 更新时间:2022-07-18

梅儿咽了咽口水,又道:“八天前的上午,崔嬷嬷来找奴婢,让奴婢闭上嘴,无论看见什么,一个字都别往外说,她给他了奴婢三百两的银票,让奴婢回去去……还说,过几天,她就去帮奴婢求个恩典,放了奴婢的奴籍。”梅儿羞惭得不敢逼视楚千尘。三百两啊,她当一辈梅儿羞愧得不敢直视楚千尘。。...

030宸王 更新时间:2022-07-18

太好了!他终于等到要回去了!楚千尘面纱后的眼睛明亮如星辰,笑得眉眼弯起。她给琥珀使了个手势,琥珀就多给了王大成家的一两银子。接着,楚千就步履欢快地离开了锣鼓巷,她没急着回侯府,先就地去一家医馆抓了几副药,接着才打道回府回府。一回府,楚千尘立马盼咐小丫她给琥珀使了个手势,琥珀就多给了王大成家的一两银子。。...

031顾玦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的眼眶一酸,目光缓缓地上移,队伍的最前面,是一个陌生到几近刻到她骨子里的身影,就这么撞进了她的视野。着银色铠甲的青年骑着一匹四蹄踏花的黑马,以乌金镂空雕花冠束起一头鸦羽般的黑发。随着他渐行渐近,他的面容也渐渐非常清晰,剑眉如墨,目似朗星,鼻梁高着银色铠甲的青年骑着一匹四蹄踏雪的黑马,以乌金镂花冠束起一头鸦羽般的黑发。。...

013赶走 更新时间:2022-07-18

什么?!姑娘这是要打发掉她回去?!琉璃听出了楚千尘的意思,难以置信地抬头来,道:“真的也不是奴婢……”楚千尘被打断了她的话:“你年纪也不小了,姑娘我开个恩,也不拉你去配小子了。”琉璃比她年青三岁,去年也快十六岁了。按府里的规矩,丫鬟们一般是在十琉璃比她年长三岁,今年也快十六岁了。。...

014调教 更新时间:2022-07-18

很不错很不错!楚千尘不满意地笑了,笑吟吟地夸了琥珀一句:“你的手真巧。”“姑娘夸赞了。”琥珀边笑吟吟道,边把早已准备好好的清水端了回来,侍候楚千尘洗非常干净了手。楚千尘又道:“琥珀,以后我这屋里,别让人进去。”“婢子明白。”琥珀心领神会地地说,“姑娘“姑娘夸奖了。”琥珀一边含笑道,一边把早就准备好的清水端了过来,服侍楚千尘洗干净了手。。...

015庶女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正写毛笔字,一直到写好了最后一个笔,她才放下自己手里的狼毫笔,拿起来那只玉镯随便地手把玩了一番。这玉镯子颜色翠绿,玉质更为细腻通透,闪着莹润的光泽,仔细一看就价值不斐。楚千尘随便地把玉镯放到一旁,打发掉了琥珀。琥珀退下的同时,目光不不经意地朝楚千尘刚写的字看这玉镯子颜色翠绿,玉质细腻通透,闪着莹润的光泽,一看就价值不菲。。...

016姐弟 更新时间:2022-07-18

沈氏挑了挑眉梢,来回望着这对姐弟。实际上,沐哥儿偷偷的去找尘姐儿玩的事,她早已有可以得到过下人的禀报。她明白这个嫡女性情乖顺,也没什么坏心思,也就也没拦阻,貌似没想起他们两人的关系居然这般好。此刻沐哥儿虽然气呼呼地噘着小嘴,虽然知子莫如母,沈氏看他其实,沐哥儿偷偷去找尘姐儿玩的事,她早就有得到过下人的禀报。。...

017生非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目光清廉。上一世,四弟的死最后是订为了出乎意料。那个时候,她但是过得浑浑噩噩,但闻听四弟出事后,她但是打探过一些,据说除了也没照不看好四弟的乳母外,并也没其他人受处罚。因为,梅儿所言有几分真几分假还犹未推知。陈老嬷嬷看了楚千尘几眼,向沈氏禀上一世,四弟的死最后是定为了意外。。...

018还牙 更新时间:2022-07-18

“啪!”一掌重重地打在了那媳妇子的脸颊上,轻脆最响亮。楚千尘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简单轻松轻松自如。周围其他的仆妇望着这一幕都傻了眼了,更有甚者有人暗自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刘氏也傻眼了,难以置信地冲口而出道:“你、你敢!”她好大的胆子招架之力!她有什么敢的?楚千楚千尘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轻松自如。。...

019三七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尘笑了,绽放的眉眼如娇花一般,似真似假地说道:“那当然,姑娘我可是一眼就瞧出来了。”姑娘果然医术高明!琥珀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拜,问道:“姑娘,那二夫人的腰伤严不严重?”楚千尘对...

020垂危 更新时间:2022-07-18

半个时辰后,大丫鬟就端着热腾腾的汤药来了,明大将军基本上是迫不已迫地喝下了汤药。明夫人在一旁很紧张地望着明大将军,又亲手拿巾帕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少顷,明大将军就面色很微妙,让小厮扶着他往净房的方向去了,一盏茶后,才从净房出,眉心伸展,浑身望着明夫人在一旁紧张地看着明大将军,又亲自拿帕子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

021神医 更新时间:2022-07-18

“姑娘!”刘小大夫几眼就看见了楚千尘,冲口而出叫道。姑娘?!明夫人立马就顺着刘小大夫的目光看去,却见一个梳着双鬟髻的碧衣姑娘步履轻盈灵动地走了进去。少女最少但是十四五岁,脸上蒙着一方面纱,露着一双形状自然优美的丹凤眼。这双眼睛黑白分明,宛若那闪动的晨星姑娘?!明夫人立刻就顺着刘小大夫的目光看去,却见一个梳着双鬟髻的碧衣姑娘步履轻盈地走了进来。。...

007活了 更新时间:2022-07-18

“是,大夫人。”秋菊匆匆领命而去。楚千尘小心谨慎地把楚云沐的头颅稍稍托高了些许,两行殷红的鲜血立刻自他的鼻腔中汩汩淌了下去。楚云沐双眼紧闭,那张惨白的小脸上轻轻发白,嘴唇泛紫,陷入昏迷不醒。楚千尘一眨不眨地盯着楚云沐,仔细地地留意着他脸上每一个细楚千尘小心谨慎地把楚云沐的头颅稍微托高了些许,两行殷红的鲜血立即自他的鼻腔中汩汩淌了下来。。...

008千凰 更新时间:2022-07-18

楚千凰是侯府的嫡长女,侯夫人沈氏的亲女,也是楚云沐同父同母的嫡亲姐姐。虽然都是侯府的姑娘,同月出生于,通常的年岁,虽然做为嫡长女的楚千凰与做为嫡女的楚千尘天壤之别,楚千凰就犹如她的名字般,是飞在云端的凤凰,看俏而不可以即。而自己……楚千尘凤眸闪虽然都是侯府的姑娘,同日出生,一般的年岁,但是身为嫡长女的楚千凰与身为庶女的楚千尘天壤之别,楚千凰就如同她的名字般,是飞在云端的凤凰,可望而不可即。。...

009医闹 更新时间:2022-07-18

一入医馆,一股浓厚的草药味就扑鼻而来而来。这间医馆不算大,靠西的足足一面墙都是是一格格的药柜,有两个伙计在忙绿着煎药。琥珀轻轻拧眉,不懂姑娘为何来医馆,楚千尘却弯了弯唇角,对她而言,这是她最不喜欢的气味了。这是都属于她的世界。上一世,他奇药无医。这间医馆不算大,靠西的整整一面墙都是是一格格的药柜,有两个伙计在忙碌着抓药。。...

010附子 更新时间:2022-07-18

所有人都望着楚千尘,也在内那位刘小大夫,刘小大夫立马就特别注意到楚千尘手里的针包,猜到她是适才来药铺买银针的那位姑娘。一个医者怎么可能会连自己的银针都也没!所言适才伙计所说,这位姑娘怕是看了些医书,就我以为自己通晓医术呢,却不明白这医道精深莫测,一个医者怎么可能连自己的银针都没有!。...

011姨娘 更新时间:2022-07-18

“大夫!大夫!”王老太太急切地地唤了出来,“快看一看我们家阿牛……”刘小大夫急忙过去的,再度给王阿牛探脉,又摸了摸他的四肢,喃喃道:“痰鸣大减,四肢回温,六脉细瘦,已无屋漏之象。”说着,他神采奕奕地望向了坐在窗边喝茶的楚千尘,吐出最后四个字:“回说着,他神采奕奕地望向了坐在窗边饮茶的楚千尘,吐出最后四个字:“回生有望。”。...

012跪下 更新时间:2022-07-18

姜大太太一抬手动作轻柔地拨了一下楚千尘颊畔的一缕碎发,“我可伶的尘姐儿,你要不然投生在夫人的肚子里,何至于这么小心谨慎,时时处处低人一等。”“哎,是大太太真的对不起你……”姜大太太幽幽地长叹一声了口气。窗外的花木在春风中簌簌直响,凭添一丝落寂与无可奈何。楚千尘淡淡地一“哎,是姨娘对不起你……”。...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