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菩提春满VIP

类型:灵异标签: 勇猛 连载
简介:

曾经的,他是腹有乾坤名动天下的东景储君。今时,他是病体缠绵缱绻朝不保夕的西风质子。精心谋划,步步为营,翻卷两国风云。尘埃落定,洗尽铅华,纠缠不休四目深情。菩提树下,春满古刹。一骑飞尘直奔东景帝都龙阳城,噩耗一至,朝野震荡,君臣骇然,急寻修和之法。正当东景上下焦头烂额之际,八百里加急送来西风国书一封。。

点评:男主只是看着拽上天,其实遇见喜欢的那个人了,还是会变温柔

满树的菩提花开  满包莲花菩提  满肉金刚菩提  菩提春满类似小说  菩提春满小说免费  

创建:2022-07-16 08:07:30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三章 菊若碎金人如玉 更新时间:2022-07-16

众人沉思之际,家仆呈上一壶菊酒,为众人各斟一盏,酒色清洌,酒香浓醇。一青色衣衫男子执觞仔细地打量片刻,站起身踱抑扬顿挫吟道:“双九佳节重阳节日,幸至西都谢家亭。品菊举觞一饮尽,犹记少年故园情。”吟罢仰头豪饮而尽,面带戚恻然之色。众人闻听,亦是面露难一青色衣衫男子执觞端详片刻,起身踱步抑扬顿挫吟道:“双九佳节重阳日,幸至西都谢家亭。品菊举觞一饮尽,犹记少年故园情。”。...

精彩情节

转念,许是那一身白衣像那人罢了。

“听闻此人是东景国的废太子,唤作月玦,少时亦是名动天下的人,不知怎么就落魄了,如今来我西风,可谓再无出头之日。”

虽是如此,但她知晓父皇此举,另有深意。

那人闻言起身,若月初升,光辉更甚。躬身向她略行一礼,不卑不亢,不急不缓。

粉黛转身便吩咐了身后的两个宫女,又附身过来:“公主可现在移驾祈慕院,奴婢好去安排轿撵。”

几息之间,帐内方才传来一声略带惺忪的应声,虽带了些睡意,却是如黄莺出谷般清脆好听。

此便是西风国暻姳公主秦楼安。

“公主?”

未让人通报,自行踱步进入院里,刚进门,一股药草味迎面而来。细品钻入琼鼻的一丝香气,似是高山雪莲般的淡淡清甜。

一骑飞尘直奔东景帝都龙阳城,噩耗一至,朝野震荡,君臣骇然,急寻修和之法。正当东景上下焦头烂额之际,八百里加急送来西风国书一封。

“怎的,不跪?”

“是。”

“是。”

祈慕院在公主府西陲,偏僻幽静,与前院金砖玉瓦格格不入。平日里无人居住,屋里清冷十分,没有半丝人气。

垂眸看他跪在她身前,纵是如此屈尊之行,他做起来竟无半丝低卑之感。

他虽清瘦,确是比她高了不少,若她要看他,还要抬首仰望,堂堂公主,焉能仰望一质子囚犯?

粉黛搀了公主到菱花镜前梳妆,铜镜中的少女鹅蛋小脸,肌肤胜雪如脂似玉。新月弯眉如山之黛,一双凤眸清澈无波,鼻若悬胆,挺拔娇俏,鼻下一张樱桃檀口似卧雪红梅,美艳动人。

那人闻言浅笑,平静幽深的澈目中似绽开一阵涟漪,水波荡漾间似是要将她吸入其中。

“玦太子住的可还习惯?”她倒也没计较,只在心里思忖几句。



相关资讯

第九十二章 隆冬桃花开 更新时间:2022-07-16

青石鹅卵小道积雪已清,四人前后各二,主前仆后,朝掩瑜阁款款而来。纤纤嫩手轻抬,将遮于头上的貂绒赤红斗篷拢于颈间,露着一张绯粉桃面,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狐眸中秋波湛湛,婷婷亭亭就是一抹媚骨天成。红蓬女子而立掩瑜阁前,侧眸看向身旁高她些许的女子纤纤嫩手轻抬,将遮于头上的貂绒赤红斗篷拢于颈间,露出一张绯粉桃面,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狐眸中秋波湛湛,婷婷玉立便是一抹媚骨天成。。...

第九十三章 阁中戏月玦 更新时间:2022-07-16

小德子颌首垂眸而立一侧,微抬眼皮便见两道倩影相簇一起窃窃低声耳语,娇软之音如叶底黄莺,然说的什么,他却未曾听清。未几,婧雪与瑾烟桃面之上皆挂了舒心惬意笑意,娇若春花,粲然生华。“那就太子有疾卧床不起不起,那本宫与瑾烟亦好企图打搅,这便离开了。待玦太子未几,婧雪与瑾烟桃面之上皆挂了舒心笑意,娇若春花,粲然生华。。...

第九十四章 酸涩涌心头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居高临下睥睨天下个月玦,见他眼帘低敛覆去眸中银芒,一点点笑意曳在唇边,面上神色透着一丝轻蔑之意,名副其实是在说她此等把戏早以被他识穿。自己是何处出了破绽?愠色目光之下个月玦依旧安坐不乱,秦楼安获知与此三人置气最是不值,纵是她自己气晕过去的,月玦都看不见自己是何处出了破绽?。...

第九十五章 假戏需真做 更新时间:2022-07-16

青衣打坐如卧青石,秦楼安呆愣望着坐于自己眼前的月玦。纤手抬将斗笠白纱拂向耳侧,四目交接,月玦一向无涟无漪的墨瞳似有暗流汹涌澎湃。不轻不重的言语落在秦楼安耳中,她不知道月玦会如何逃脱,但她却信了。“虽我父王囚你于掩瑜阁,逼你伏首西风的手段甚不仅仅“虽我父皇囚你于掩瑜阁,逼你俯首西风的手段甚不光彩。我也知晓你脱身掩瑜也只是略施小计易如。...

第九十六章 愿得皇位否 更新时间:2022-07-16

月玦语调沉肃,用这般不带一丝玩笑的语气,问着她如此好气的问题。秦楼安一时之间黯然无对,月玦见她眸中星沉,哑然失笑站起身靠至窗边。秦楼安抬眸看去,玉挺身姿冷然如竹,风雪初霁,朱曦惨淡,凉寒日光玻璃窗轩窗明纸,映落月玦雪面,如金镶玉。婧雪瑾烟与月玦配吗秦楼安抬眸看去,玉挺身姿傲然如竹,风雪初霁,朱曦惨淡,凉寒日光透过轩窗明纸,映落月玦雪面,如金镶玉。。...

第九十七章 东施复效颦 更新时间:2022-07-16

轩窗开,风刀来,不遮望眼。月玦斜靠窗缘,凝眼放望,鹅卵青石道,翩然若飞的雪衣雪笠渐行渐远。玉晷影移,金轮渐升上阙门,明辉得照寒眸,于眼中化成流转金光。月玦呢喃,轻如鸿羽,“昱曦似此月非昨,朝秦不楚,重登楼,两相安…”雪衣倩影终隐入于琼枝玉树月玦斜倚窗缘,凝眼放望,鹅卵青石道,飘然若飞的雪衣雪笠渐行渐远。玉晷影移,金轮渐升上阙门,明辉得照寒眸,于眼中化作流转金光。。...

第九十八章 望月亭中谋 更新时间:2022-07-16

山眉远,月波长,水墨染白绡。白衣飘逸不沾纤尘,广袖宽摆缥染淡墨,腰间暖绦蕙芷暗绣,岌岌冠带明珠攒嵌。谢容玉立不言不语时,亦可称得上芝兰玉树公子无双。因着一双桃花眼,谢容面相生...

第七十九章 血洗昭阳门 更新时间:2022-07-16

未入九重宫阙之前,瑁王贵女代朝颜,在洛城之中已是无人不知道无人不晓,不知道是多少男子春风花月里的梦中情人。含金匙玉钥出生于,自幼便活在在他人的捧仰中,无数男人的追求与倾慕,更是令代朝颜虚荣心满生,几曾如昨日般受如此讥辱。代朝颜朱唇轻咬,双眸含着泪,含金匙玉钥出生,自小便活在在他人的捧仰中,无数男人的追求与爱慕,更是令代朝颜虚荣满生,何曾如今日般受到如此讥辱。。...

第八十章 金匾藏孽行 更新时间:2022-07-16

一时之间众人皆不话语,风雨飘摇之音与细细地低啜哭声回响大殿。浓浓血腥氤氲入鼻,跪在地上轻声抽泣的宫女已都忍干呕。秦楼安顺目而上,烫金大匾遒劲篆刻“昭阳殿”三字,凤目攀匾而上,再上面就是明灯照不亮的幽暗。兀然骤风急至,咯咯之音绕耳,似是木板晃动之秦楼安顺目而上,烫金大匾遒劲篆刻“昭阳殿”三字,凤目攀匾而上,再上面便是明灯照不亮的黑暗。兀然骤风急至,咯咯之音入耳,似是木板摇晃之音,甚是诡异。。...

第八十一章 似君临天下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昊负手于背,殿外雨雪潇潇似飘入眼眸之中,阴寒彻骨。佑德施礼而立秦昊身后,眼皮微抬看了眼秦昊又垂下,“已是这个时候了,皇上您该安歇了,要见司马大将军,明天早朝不迟啊!”佑德语气轻缓中尽带关爱之意,秦昊闻言向侧面看了眼佑德,又看了眼秦楼安,最后佑德躬身立于秦昊身后,眼皮微抬看了眼秦昊又垂下,“已是这个时候了,皇上您该歇息了,要见司马大将军,明日早朝不迟啊!”。...

第八十二章 同为人间客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吟笑未止,便见秦昊一记眼刀剜过,获知父王心中不痛快,秦楼安掩唇佯咳一声正了脸色。秦昊垂眸看了眼窝于他怀中的代朝颜,若不是因着姓代,何谈的这份娇惯。眸中敛去厌色,漾起柔柔情波,“颜儿勿怕,有朕在此。颜儿再行在皇后宫中耐心的等待片刻,待佑德安排好了秦昊垂眸看了眼窝于他怀中的代朝颜,若非因着姓代,何来的这份娇宠。。...

第八十三章 入住 掩瑜阁 更新时间:2022-07-16

金殿沉香雕花大门未闭,湿寒夜风迎门而入,红影拂动,金苏摇弋。仙鹤亮翅宫灯烛影晃晃,将二人身影拉宽打在团寿祥云地毯上。对望沉默不语,室中沉沉寂寂,惟殿门角侧高守角铃摇晃风中,叮铃脆脆。秦楼安只觉身侧三足宫灯将她面庞烘的红热,凤眸一敛别过月玦澈目,仙鹤亮翅宫灯烛影晃晃,将二人身影拉长打在团寿祥云地毯上。相视不语,室中沉沉寂寂,惟殿门角侧高挂角铃晃动风中,叮铃脆脆。。...

第八十四章 白鹤敛翅羽 更新时间:2022-07-16

气死风灯璀璨映雨照雪,雨线如银丝,鹅雪若春絮。月玦当阁立于,昏黄之中,掩瑜阁若珠宝乾坤,气死风灯摇弋成星,掉入澈目与眸中寒星辉应相昭。佑德稍稍斜目看向月玦,见月玦岿然不动凝目掩瑜,全当他是心中惊慕于眼前琉璃般的阁楼,躬着身子凑见状去笑语:“玦太子愣月玦当阁而立,昏暗之中,掩瑜阁若珠宝乾坤,风灯摇曳成星,落入澈目与眸中寒星辉应相昭。。...

第八十五章 红痕惹误解 更新时间:2022-07-16

寒风渐止,雨雪渐消,掩瑜阁风灯彻夜不眠,如一轮寒磐静儿嵌于皇宫这块四四方方的墨空中。花梨木镂空雕花大榻,天蚕丝制青纱帐幔,浅黛锦绣衾被,少年蜷榻上轻轻发颤,并不因天地冻寒,皆因心中惧意彻骨。企图逼得自己闭了眼,月玦那双澄澈凤目依旧晃于眼前,不知道是在花梨雕花大榻,天蚕丝制青纱帐幔,浅黛锦绣衾被,少年蜷缩榻上微微发抖,并非因天地冻寒,只因心中惧意彻骨。。...

第八十六章 圣意难以违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复又看回镜中,脖颈间红印一点点似红梅。父皇细细碎碎念着声声绕耳:当年就不应让月玦住安儿府上云云;昨天就不应该邀月玦同饮等等;就明白月家男儿是衣冠禽兽何何…秦楼安挑眉斜卷着目,凝于皇后悔恨满生的玉面。念及父皇前番凌辱等言,再看向镜中颈上绽出的红母后细碎念叨声声入耳:当初就不应让月玦住安儿府上云云;昨晚就不该邀月玦同饮等等;就知道月家男儿是衣冠禽兽何何…。...

第八十七章 司马言白鹤 更新时间:2022-07-16

月玦将云游四海雨施图展于桌上,听闻司马赋及言语,手上动作一顿。他现在的身领京机厂厂主一职,秦昊倘若晋见入宫,为的也是调查结果昨天昭阳殿之事。怎会平白无故跑来掩瑜阁?“你怎知我占居此处?”司马赋及回眸于全面展开一半的画轴之上,耳畔听月玦相问,侧眸对上他双眸他现在身领京机厂厂主一职,秦昊若是召见入宫,为的也是调查昨晚昭阳殿之事。怎会平白无故跑来掩瑜阁?。...

第八十八章 绝境方知奋 更新时间:2022-07-16

小德子失语凝塞,自牙缝中忿忿挤出来二字后反正不出话。只一双血丝布满的眼,死死地盯着坐于圆凳上的青衣少年。也许说他是少年并不最合适,所以那一双澈目中氤氲着的深邃,他看几眼便觉凉意传开四肢百骸,寒透灵魂。被一双恨意深深地憾意满满的眼神盯刺良久,月玦站起身或许说他是少年并不合适,因为那一双澈目中氤氲着的深沉,他看一眼便觉凉意传遍四肢百骸,寒透灵魂。。...

第八十九章 男儿哭无过 更新时间:2022-07-16

伯玉,伯玉。若不是夜深人静人静痛彻心扉之时,多次反复再次提醒自己姓梁名伯玉,他早以将这三字忘掉脑后。己经多年未曾有人唤过他的名字,前番月玦清寒一语,由这三字牵连到出的往日又自蒙尘心窍破土而出而出,噬他的肉,饮他的血。“痛哭而已世人一种释放出痛苦……的本能,与怯懦和恇若非夜深人静痛彻心扉之时,反复提醒自己姓梁名伯玉,他早已将这三字忘却脑后。己经多年不曾有人唤过他的名字,适才月玦清寒一语,由这三字牵连出的往昔又自蒙尘心窍破土而出,噬他的肉,饮他的血。。...

第九十章 万宠于一身 更新时间:2022-07-16

柔荑葱指轻捏玉匙搅于玉碗,指尖梅色蔻丹润润生光,皇后凤眸垂着落于玉碗中,柔柔眼波共着乳白奶汤旋旋流转中。“母后切不可妄自菲薄,您贵为皇后,母仪西风,这分尊荣是世间多少女子羡艳不来的,怎会是苦命之人?但是母后近几日来凤体欠安,心绪也阴郁了?”玉器“母后切莫妄自菲薄,您贵为皇后,母仪西风,这分尊荣是世间多少女子艳羡不来的,怎会是苦命之人?可是母后近几日来凤体欠安,心绪也沉郁了?”。...

第九十一章 天涯沦落人 更新时间:2022-07-16

衣袂生风,脚步款款,绿绾如一场能及时春雨无言而至,润解秦楼安心中灼烧。皇后凤眸斜卷落在秦楼安身上,前番愿得一门心思人,共赴白头约一句,犹鸣耳畔涤荡心间。犹记二八芳华之岁,她亦有此一愿,只可惜终是她心怀明月,明月隐云端。“婢子绿绾见本皇后娘娘,公主殿皇后凤眸斜卷落在秦楼安身上,适才愿得一心人,共赴白头约一句,犹鸣耳畔荡涤心间。犹记二八芳华之岁,她亦有此一愿,可惜终是她心向明月,明月隐云端。。...

第六十八章 路有冻死骨 更新时间:2022-07-16

原是雪衣绸缎庄侧旁有一处杂铺,司马赋及再行去铺中买了三柄油纸伞。秦楼安递过来司马递过的伞时,心中不由得惊异,早先始终觉司马赋及拒人千里,旁人何事都会让他放于心上,而如今貌似无心了。“多谢你司马将军赠伞,而如今风雪愈紧,我们但是快些回府罢。”秦楼安打伞遮“多谢司马将军赠伞,如今风雪愈紧,我们还是快些回府罢。”。...

第六十九章 生生亦死死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略算时辰,时下应是酉时近半,簌簌鹅毛大雪飘得正紧,朱红油伞吧嗒直响,风雪之中,滚砸着冰雨。早先念及风雪愈紧,她便弃了大道寻此捷径,此处巷道甚是偏远,两侧土墙荒颓欲倾。前面十几人横梗泥雪之中,不知道是生是死。但是看时下情景,而如今夜色四笼,先前念及风雪愈紧,她便弃了大道寻此捷径,此处巷道甚是偏僻,两侧土墙荒颓欲倾。前面十几人横亘泥雪之中,不知是生是死。不过看当下情景,如今夜色四笼,这些人横身此处,多半已是凶多吉少。。...

第七十章 怒溢虎踞轩 更新时间:2022-07-16

绿绾墨发之上雪漫白头,冰雨淋日晒在俊秀小脸上冲花了胭脂。秦楼安将油纸伞往绿绾边靠了靠,一抬手将她发上雪拂落。“何事如此惊慌?”绿绾小手抚于胸口粗喘了几口气,垂眸间才见地上横七竖八倒了多人,本就白皙的小脸登时色若缥纸,嘴唇微动,浑身哆嗦出一语:“具体内容的“何事如此慌张?”。...

第七十一章 无过尚有功 更新时间:2022-07-16

嘶吼之声和着房外闷雷滚滚,十八分怒气直冲霄汉,代衡目眦欲裂,铁拳紧攥。单膝双膝跪地的黑衣人扑通一声,双膝尽双膝跪地上,撑地双臂抖如抖个不停,浓浓怒杀之意逼近心头。代朝祁闻言亦是怒火中烧,面目狰狞之色漫上俊美面孔,眉眼间阴寒深深地。“此等小事都办好,要你们有代朝祁闻言亦是怒火中烧,狰狞之色漫上俊秀面孔,眉眼间阴寒深深。。...

上架的话 更新时间:2022-07-16

不明白这篇即将上架感言有多少人能看见,但我并不将其纯粹的当做一个即将上架通知或是说是感言,先这是一封十分感谢信。此年3月5号,发布最新本书契子与第一章,到现在的已足足两个月,16万字。在这两个月中,十分感谢编辑大大地的审核签约与我的推荐,也十分十分感谢编辑大大地能耐心提问本年3月4号,发布本书契子与第一章,到现在已将近两个月,16万字。在这两个月中,感谢编辑大大的审核签约与推荐,也非常感谢编辑大大能耐心回答各种繁琐问题,感谢。在新书公众阶段,一直有读者陪伴我,给我投资,给我红豆,给我打赏,给我投推荐票,一直伴我走到今天,在这里,真挚的向各位读者朋友们道谢,感谢相伴。。...

第七十二章 沉雷惊奔马(新上架,求首订~) 更新时间:2022-07-16

月玦抬眸见秦楼安望着自己全湿的半边身,眉眼微弯,启齿呼出一口白气,“玦没事儿,公主切不可担搁,快些回房中休整仪容,玦亦回祈慕院换身衣衫。”言罢,便见月玦撑伞跨入府中,一袭白衣渐行渐远,最后隐于风雪冥冥之中。秦楼安回神,亦已不再担搁,在粉黛执著的伞言罢,便见月玦撑伞迈入府中,一袭白衣渐行渐远,最后隐于风雪冥冥之中。秦楼安回神,亦不再耽搁,在粉黛执着的伞下钻入已备好的轿撵,片刻之后回了凤栖院中。...

第七十三章 赐宴昭阳殿(求订阅~)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心中惊异,怎的母后似是对月玦,或者说月家男儿颇是陌生。说到装做自命清高,她便忆起那晚祈慕院中月玦横臂揽她腰肢一事,莫不是他那真是个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禽兽?这时外殿,月玦突觉一股寒意自后背席卷而来,回过头看向殿门,两扇雕花云纹沉香大门紧闭,亦是无缝此时外殿,月玦突觉一股寒意自后背袭来,回头看向殿门,两扇雕花云纹沉香大门紧闭,既是无缝来风,这无端寒意又是来自何处。。...

第七十四章 风雪夜闹鬼 更新时间:2022-07-16

身患重病顽疾,不可以喝酒?秦楼安获知月玦身中奇毒,莫不是中恨无绝者除了忌酒一说?抬眸见他澈目之中一片诚肯,秦楼安心下执拗之意略松,若他那真不可以喝酒,再行劝敬未免太太强人所难。正当秦楼安欲只得之时,曾经的一幕兀然展示脑海中。“犹记重九佳节之时,本宫与玦太正当秦楼安欲作罢之时,昔日一幕兀然展现脑海中。。...

第七十五章 奇花罂子粟 更新时间:2022-07-16

月玦低声轻语的三字,却如千斤重锤沉沉捶在秦楼安心上。玉蝶香,代朝颜。一息之间,秦楼安再无心思管顾殿外是鬼,但是装神弄鬼,急步奔往内寝,穿插跑动间曙色棉裾招眼若霞,晃生光耀着月玦深深地澈目。珠玉翠帘碰撞后轻脆一声,秦楼安拂帘立于看向身后,“月玦。”玉蝶香,代朝颜。。...

第七十六章 戳心问姓何 更新时间:2022-07-16

月玦长身而立凤榻边,居高临下俯着坐于榻上的秦楼安——桃腮染红似醉了酒,远山秀眉横斜,星目灼灼染了三分怒意,未菩萨蛮紧抿含愠——如一只动怒欲挠人的猫。不曾没见过秦楼安如此模样,月玦呆愣片刻后吟吟浅笑,眼角扫过她紧攥的粉拳时,不由得忆起雪衣绸缎庄碎裂未曾见过秦楼安如此模样,月玦愣怔片刻后吟吟浅笑,眼角扫过她紧攥的粉拳时,不由想起雪衣布庄破碎的大板门,心下一凉,面上收笑。。...

第七十七章 水与火之较 更新时间:2022-07-16

火舌长卷,被吞噬轩窗,几案,书书小卷。攀柱而上迅速蔓延于梁,顺梯而下尽焚绫罗绸缎。长琴立世火海,覆手腰间温润细腻悬玉,眼前雪宣墨宝欲作灰尘,待纸上南山燃尽,天下焚灭,长琴玄衣转眼,逝去于赤海之中。尚观楼,洛城最耸立处。凭眺最低层日月台,俯眼相当可观洛城上攀柱而上蔓延于梁,顺梯而下尽焚绫罗绸缎。。...

第七十八章 风尘合欢香 更新时间:2022-07-16

殿外天地雪雨簌簌,殿中美人泪雨朦朦。秦楼安前番一句语气虽重,但因着怕惊了皇后安歇,声音并并不大。然在代朝颜听来,却如受了万千受了委屈通常,满目春水望着她,声色娇娇:“公主这是说的哪里话,嫔妾何罪之有?”代朝颜说话的间,玉体轻挪向她走进一步,满目幽秦楼安适才一句语气虽重,但因着担心惊了皇后歇息,声音并不大。。...

第五十六章 庄内藏洞天 更新时间:2022-07-16

“公子,我们老板请您去二楼会晤,请随我来吧。”“多谢你小哥。”片刻后,前来情况通报的小厮引了月玦去二楼。将至楼梯角落处时,那袭白衣已看不见踪影。月玦左臂揽画,右手探到左腕袖口,将玉骨扇往衣袖中轻推了推。而如今不知道雪衣绸缎庄底细,他回祈慕院带卷画之时,将“多谢小哥。”。...

第五十七章 险丧铁蹄下 更新时间:2022-07-16

玉骨轻脆一响,雪锦霍然再打开,月玦撒扇遮于脸前。吭啷——紧关房门突然破开,倚着在门上的宋吉被甩到一侧的花梨书架,肥硕身躯将架上书卷簌簌撞落,瞬时间地上一片狼藉。月玦轻摇玉骨,将未落白粉拂散,视线清明时间抬头一看一袭白衣凑身见状。司马赋及始终隐于门外,吭啷——。...

第五十八章 合欢散发作 更新时间:2022-07-16

昏暝中豆大焰苗曳曳映面,似天光时分天边残星,摇摇欲坠。月玦轻呼口气,很微弱星火跳动,亮了几分,照的二人脸面若琥珀生光。垂着眼眸凝于那人光滑细腻下颌,躲过那双杳若寒星眼眸。虽然这时,他星目中,无雪无风。“司马有女名青鸾,飞进萧家,共皇眠。”追朔数月玦轻呼一口气,微弱星火跃动,亮了几分,照的二人脸面若琥珀生光。低垂眼眸凝于那人光滑下颌,避过那双杳若寒星眼眸。尽管此时,他星目中,无雪无风。。...

第五十九章 一石三鸟计 更新时间:2022-07-16

除夕夜醉酒后,迄今为止,已是十年之久。司马赋及将丝绦缠月玦手掌上,牵连到出一段繁华热闹角逐的往日。那时月玦,白衣锦扇,腹有乾坤,是东景的神机太子。他若拟于月,自己就是尘,非经金戈铁马,但是一介蓬蒿。天意莫测,世道变化无常,终是月落霄汉,喧嚣浮华碎成噬骨悲伤。烛司马赋及将衣带缠绕月玦手掌上,牵连出一段繁华竞逐的往昔。。...

第六十章 小王代朝祁 更新时间:2022-07-16

长琴言语间云淡风轻,似是在说昨日雪霁秋晨通常。倾身倚于椅背,将紫砂茶盅放于案上,一如既往的只嗅不饮。代衡特别许可此人可随意进出瑁王府各处,自然而然在内他的书房虎踞龙盘轩。凡长琴来此,他必好茶好膳款待,但此人却从来不受用无穷。虽知他有如此习惯,代衡依旧以明前龙代衡特许此人可随意出入瑁王府各处,自然包括他的书房虎踞轩。凡长琴来此,他必好茶好膳招待,但此人却从不受用。虽知他有如此习惯,代衡依旧以明前龙井相待。。...

第六十一章 代朝颜来信 更新时间:2022-07-16

代朝祁见长琴拈发而站,虽看看不见青铜面具下是何脸面,但那微弯的嘴角,如噙清风淡云,一派岿然不动的从容不迫之态。“祁儿,现在的你推知父王为何如此器重先生?长琴先生之才,远不只于此啊!”代衡笑逐颜开,嘴边虎须说话的间轻轻颤抖,根根都似招眼着主人的心头快意“祁儿,现在你可知父王为何如此器重先生?长琴先生之才,远不止于此啊!”。...

第六十二章 朽木不可雕 更新时间:2022-07-16

玄衣若墨,白玉似雪,代衡见长琴闲心摇玉,晃晃间只觉有些眼花缭乱。“虽然女子中确实有巾帼不让须眉者,然先生所说的暻姳公主,倒不像能成大事者。许是今日她与月玦同去昭阳殿意外发现皇后中蛊是有意之事。”“王爷我以为是有意?”青铜獠牙面具之下,一双眼眸迷蒙“虽说女子中确实有巾帼不让须眉者,然先生所说的暻姳公主,倒不像能成大事者。许是昨日她与月玦同去昭阳殿发现皇后中蛊是无意之事。”。...

第六十三章 密室中宽衣 更新时间:2022-07-16

长琴轻缓抬步跨出虎踞龙盘轩,宋吉随后一起跟进,可当他出房门后,四下里已看不见长琴身影。时下书房中,只余代衡与代朝祁父子二人,待门外小厮将朱漆大门关上门挡去簌簌寒风,代衡面上春光一扫而尽。“祁儿,你速去带人暗地里潜进雪衣布庄。”代衡面上寒若凝霜,代朝祁当下书房中,只余代衡与代朝祁父子二人,待门外小厮将朱漆大门关上挡去簌簌寒风,代衡面上春光一扫而尽。。...

第六十四章 憾事得所偿 更新时间:2022-07-16

月玦将手中玉骨扇递与司马赋及身前,后者心领神会,一抬手递过来。前番他二人借个火折之光将密室四壁由此可见之处全数查询,却并没有如京机厂中暗室一般寻到机关。而如今唯一生机,就是能于密室顶部找到了些许蛛丝马迹。然此处密室大概如此一丈不足,火折光芒甚弱不足已照,司马赋及卸适才他二人借火折之光将密室四壁可见之处尽数查看,却并未如京机厂中暗室一般寻到机关。。...

第六十五章 置死而后生 更新时间:2022-07-16

代朝祁一双桃花眼,平时里眷恋烟花柳巷中,看惯的是秾李争艳,端得是放浪倜傥。而已这时,深眸之中轻浮之气看不见,似是蕴着无尽黑夜,直勾勾盯着那张青铜獠牙面具,似是要将长琴吸进眼中通常。“小王爷不需如此看我,长琴所言句句情况属实。倘若小王爷依旧不信,大“小王爷无需如此看我,长琴所言句句属实。如若小王爷依旧不信,大可带人前去一探究竟。只是长琴来此之时,似是见了暻姳公主亦往这边赶来,想来定是得知了消息,前来相救的。”。...

第六十六章 美色又误人 更新时间:2022-07-16

宋吉虽身躯身体肥胖,然动作却是非常灵活,转眼间之间便混进人群之中,登时激发起人潮喧动。司马赋及眸中一冷,夺门而出径直惊慌而去,速度之快如白驹过窄隙,似化几道白光。而已恍惚间间,秦楼安怎觉他换了一身衣衫?转眼间已看不见司马赋及身影,秦楼安凤眸微移,见月玦雪衣衣转眼已不见司马赋及身影,秦楼安凤眸微移,见月玦雪衣衣摆处有几滴嫣红,左手之上也是白布相缠,受伤了?。...

第六十七章 天地无栖禽 更新时间:2022-07-16

司马赋及静立黛脊之上,巷中幕幕尽收眼底:宋吉原是瑁王之人。仰头睁目,翠湖披雪,遥遥抬头一看湖心小亭。长阳邑畔鳞次栉比,最耸立处,曾叫司马丞府,而如今,金牌大匾,鎏金烫字,瑁王府。寒风抢手,呼呼风声灌耳入心,司马赋及后转身回过头,苍茫之间一袭玄衣凌风而仰首张目,翠湖披雪,遥遥只见湖心小亭。长阳邑畔鳞次栉比,最高耸处,曾叫司马丞府,如今,金牌大匾,鎏金烫字,瑁王府。。...

第四十四章 闻香识美人 更新时间:2022-07-16

代朝颜又将秦楼安上下上下打量一番,虽此时她未着锦衣华裳,但却如珠玉般莹莹照人。她自己虽也生的国色天香,但帝都洛城中,若论婀娜美人谁翘楚,众人皆曰,洛城北暻姳公主。而如今秦楼安墨发如云倾在肩上,玉面不施粉黛,自成一体几眼翩若惊鸿。而已而如今她鬓发微乱,贵妃椅如今秦楼安墨发如云倾在肩上,玉面不施粉黛,自成一眼惊鸿。。...

第四十五章 红妆邀谢郎 更新时间:2022-07-16

佑德一路一路小跑还未低缓回来,胸脯甚是异常激烈的鼓动,闻言见他拂了拂胸口笑嘻嘻道:“公主有何话虽然问,老奴肯定知无不言。”秦楼安不满意点了点头,颇是客套道:“昨日意外发现我父皇毒蛊发作时的,但是您?”闻言佑德面上一紧,稀落的眉毛微蹙着,一脸心有余悸模样,“正秦楼安满意点点头,颇是客气道:“今日发现我母后蛊毒发作的,可是您?”。...

第四十六章 煮酒论炎势 更新时间:2022-07-16

谢荀轻捏青玉酒提又将玉爵满上,甩袖仰起头一饮而尽。长笑一声,让人听来只觉如鹤啸空谷,声荡耳畔久久地不绝。见他如秋月般的面庞上施施然漂浮两抹红云,潘、温二人全当他是醉了。“谢兄,即使谢兄自己有心于功名利禄,可…不知可否为我与季同引见?”潘子骞弃下脸面“谢兄,就算谢兄自己无心于功名利禄,可…可否为我与季同引荐?”。...

第四十七章 长亭囚白鹤 更新时间:2022-07-16

说者有心,听者无意。小童听来只觉自家二公子又将族长坑了去。张襄听来,直直略伛偻的脊背,面上神情不似上次和悦。莫也不是谢之卿并没有云游四海,不是故意地闭门谢客看不见?“谢二公子,本丞乃奉皇帝之命,携重礼诚挚邀请族长入宫为皇后娘娘冶病,事成后必当另有厚赏。倘若小童听来只觉自家二公子又将家主坑了去。张襄听来,直直略佝偻的脊背,面上神情不似刚才和悦。莫不是谢之卿并未云游,而是故意闭门不见?。...

第四十八章 醉极方知醒 更新时间:2022-07-16

谢容低声将阁门掩上,门旋声中似听一声呢喃,若梦中呓语,再去追寻,早以枉然于料峭春寒风中。也许,醉极,方知醒。转过身之际,正见童儿端了醒酒汤水朝暖阁走来。此子虽稚,然心明如镜,举止言行隐约间已初带几分兄长风骨。而已不知道是自何处寻来的童儿,那日他初回府或许,醉极,方知醒。。...

第四十九章 何异于地痞 更新时间:2022-07-16

使烛曳曳跃动,晃照着他伤痕累累的胳臂,一条条蜈蚣似活了通常,看上来比白日里更是骇人。看他云淡风轻将白衣布条一圈圈缠开,嫣红之色渐渐变大,由一粒红豆,绽成一抹胭脂红。“父王严历,我少年时倘若文背好,武练不成,动辙便对我烈鞭相乘。父皇溺爱孩子我,看他云淡风轻将白衣布条一圈圈缠开,嫣红之色逐渐变大,由一粒红豆,绽成一抹胭脂红。。...

第五十章 城门悬红颜 更新时间:2022-07-16

辗转反侧,杂思难眠,昨夜她竟难见周公。不知道是因上午时分睡的太久,但是因祈慕院中相同往年的月玦。缓睁凤眸,秦楼安站立站起身。恍惚间间,那缕清新淡雅药香沁进她琼鼻之中,似是月玦嘴角噙着一昧玩笑,招眼着绝色面容在她身前。甚是欠扁。一抬手拍打了拍额头,似是将缓睁凤眸,秦楼安坐立起身。恍惚间,一缕淡雅药香沁入她琼鼻之中,似是月玦嘴角噙着一味玩笑,招摇着绝色面容在她身前。。...

第五十一章 鬼怪引歧途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心中惊然,走进皆以白布全部覆盖的尸身。略弯下腰施礼,将遮盖住在头部的白布热潮一角。出乎之中。面前这具女尸和前几日护城河中打捞到出的三具尸身通常像,面上无肉,头骨赫然更突出,双目圆睁,甚是骇人。手一扬将整个白布霍然扯下,一身朱秋霞服拢在已是干冷冰凉意料之中。。...

第五十二章 欲涉青鸾事 更新时间:2022-07-16

司马赋及侧眸见身旁月玦眉峰微蹙,颌首掩下唇边笑意。“太子之谆谆谆谆教诲谆谆教诲,赋及怎敢不记心中?”“记下来便好,玦乃是非之人,人前切不可与我多更亲近。”言罢,月玦快行几步与司马避开些许距离。冬雪初霁,寒风觱发,月玦本是清寒的声音更带几分凉意,随凛风瑟瑟然刮“太子之谆谆教诲,赋及怎敢不记心中?”。...

第五十三章 红颜疑未亡 更新时间:2022-07-16

室内一时之间沉寂,只听屋外冬风呼啸声的愈发猛烈地,如一双孔武大手不停地推打房门,似是要头球破门涌进屋中通常。秦楼安端端手,凤眸逐一扫过三人。马先知已过不惑之岁,对于青鸾殿中的传闻定是获知一二,现在的明白此事牵涉深为犯忌的青鸾之事,面上一片死灰之色。司马赋及秦楼安端端手,凤眸一一扫过三人。。...

第五十四章 后宅险失火 更新时间:2022-07-16

一炷香后,木江带了粉黛与绿绾回此处。她二人见司马赋及也在房中,又知自家公主对这位大将军始终亲睐有佳,虽这人向来不识好歹,然但是在向秦楼安施礼后,恭恭敬敬的朝他福身一礼。司马赋及全当未闻通常,眼皮都未抬,轻甩衣袖背身出了房去。“你二人将这些她二人见司马赋及也在房中,又知自家公主对这位大将军一直青睐有加,虽这人一向不识抬举,然还是在向秦楼安行礼后,恭恭敬敬的朝他福身一礼。。...

第五十五章 司马倔如牛 更新时间:2022-07-16

仅凭宫衣几只青鸟,尚不足已表明幕后之人要将此案推脱责任于青鸾皇后鬼魂作祟。然而如今这锦衣之上,栩栩如生的栖梧青鸾,则是一锤定音谈妥此事。西风正统性后,朝野上下,人不能够冠上萧姓,衣不能够绣以青鸟。违者,以谋逆之罪论罪。锦衣所绣青鸾,静栖梧桐,长目微敛,西风正统后,朝野上下,人不能冠以萧姓,衣不能绣以青鸟。违者,以谋逆之罪论处。。...

第三十二章 迷雾重重无所现 更新时间:2022-07-16

“来人,将尸体带回家去让仵作仵作!”王令功向身后人喊了一声,立刻几个官兵便将尸体抬走了。秦楼安看了眼月玦,见他也没拦阻,许是心里已有近准备,时下也没说什么。王令功将尸体抬走后,围观群众众人也渐渐地散了,秦楼安后转身一看,前番领路的男子竟看不见了身影。“那王令功将尸体抬走后,围观众人也渐渐散了,秦楼安转身一看,适才带路的男子竟不见了身影。。...

第三十三章 月玦装作捉鬼道 更新时间:2022-07-16

木长泾听了也无可奈何,一脸不不情愿的将脂玉如玉棋抱出,搀了木江去了云溪院。日头偏西,两道人影渐渐拉宽,恰恰跪在云溪院门前的木江与木长泾。云溪院坐落于公主府正中,素日里人流颇多,木长泾见平时里对他甚是恭谨的其他下人目下一脸看好戏的望着他,不由得心中闷愤日头偏西,两道人影逐渐拉长,正是跪在凤栖院门前的木江与木长泾。。...

第三十四章 回府观赏苦肉计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面上惊诧,不可以不敢置信的看向月玦。月玦点了点头,像是提问她心中的疑问般。月玦有过目不忘之能,的吧他定会记错,这画上人,和今日里他所画之人乃同一人。秦楼安二人拿着画像出了老李家门。“老李中毒死亡决非偶然的,迭香散非通常人能有,怕是对方身份不简单的。月玦有过目不忘之能,想来他定不会记错,这画上人,和昨日里他所画之人乃同一人。。...

第三十五章 西风秘辛事 更新时间:2022-07-16

转眼间身穿黛青棉衫的绿绾便到了身前,院内粉黛循声亦出了门来。“何事惊慌?”闻言绿绾大喘了几口气,粉黛见此忙过去的抚了她背帮她舒气。见绿绾低下头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木江与木长泾,秦楼安觉定是宫中出了不同寻常的事,看向木江道:“木管家再行回家去罢,你上次所“何事慌张?”。...

第三十六章 夜闻木鱼声 更新时间:2022-07-16

坐定后秦楼安望了望窗外,已是四下掌灯时分。门被房门,粉黛与绿绾安排好了膳食进去。“绿绾,命人将都历坊各街巷严密严密监视出来,一但意外发现有行为极其女子,派人来紧跟而后并及时通传本宫。”“是!”绿绾接了命令便退下了,粉黛上前去为秦楼安布膳。“玦太子一起享“绿绾,命人将都历坊各街巷严密监视起来,一旦发现有行为异常女子,派人紧随其后并及时通禀本宫。”。...

第三十七章 莫非你不举 更新时间:2022-07-16

“二位施主,老衲悟智,乃尚安寺和尚,特来化斋,还望二位施主乞些斋饭。”尚安寺?对尚安寺秦楼安但是获知二三的,此寺与皇家有些渊源,朝廷对其也是极为照顾。而已而如今这和尚半夜里化斋,倒也真令人起疑。且秦楼安看他面相,不但不也没佛相,还带着几分邪性。还尚安寺?。...

第三十八章 半夜捏他脸 更新时间:2022-07-16

“咳…咳咳…”本是靠在椅背上的月玦突然坐正掩嘴咳了出来,秦楼安见他此模样全当是他被她说起痛处,一时之间兴奋猛咳出来。“真的对不起…本宫并不无意,实际上…这也没什么的…”“胡言!”月玦止了咳,眉峰紧蹙双目灼灼望着她。秦楼安见他此状,果不其然,纵是寡淡如“对不起…本宫并非有意,其实…这也没什么的…”。...

第三十九章 宫中事又发 更新时间:2022-07-16

“回公主,昨晚属下率人追踪十二名女子,一路向西直到洛城西门,不成想她们竟如鬼魅一般穿墙而过而过。”绿绾尽言之时语气中还带着浓浓不可思议,秦楼安听了亦是会觉得非常荒唐的。洛城城门戌时三刻便已全部关闭,若无情况紧急大事或是特令是万严禁半夜再开。那些女子又怎会离绿绾言说之时语气中还带着浓浓不可思议,秦楼安听了亦是觉得十分荒唐。洛城城门酉时三刻便已关闭,若无紧急大事或者特令是万不得深夜再开。那些女子又怎会离奇出的城去?。...

第四十章 雪衣绽血梅 更新时间:2022-07-16

腹中翻涌之感更甚,车轮滚滚之声伴着策马鞭笞声在耳畔回荡不绝。佑德接二连三怒声催着着车夫快些再快些。密密的鞭子狠狠地抽下,在车内都能听见鞭子坚实的基础时的尖啸之声。虽那马鞭鞭子在马背上,可秦楼安却觉如抽打在自己心里,一下一下。“公主。”微闭一咬牙的秦楼“公主。”。...

第四十一章 举荐谢之卿 更新时间:2022-07-16

见他撩卷起半截衣袖,秦楼安便被他裸漏出的手臂惊讶。丑恶,触目惊心。本是白皙的臂上大小伤疤肆无忌惮面目狰狞,痂的暗红若蜈蚣般蜿蜒被扭曲,密密抓痕像是赤身裸体在荆棘中滚过通常无法数清。颜色或新或旧,沟壑或深或浅,秦楼安顺着伤疤看去,最终尽头隐入于他未丑陋,触目惊心。。...

第四十二章 盼君入梦来 更新时间:2022-07-16

皇后见一只手欲抓忍不住,复又抬了另左手紧紧地把握住月玦衣衫。“扶天,你多年都未曾关顾我梦里了…”月玦抬眸看了眼扶着皇后的秦楼安,眸中三分凉薄,七分尴意。“父皇,您怎么了?”的话她记得我很不错,扶天应是月玦父亲,东景先木璃扶天,父皇怎会唤他的名字。一语“扶天,你多年都不曾光顾我梦里了…”。...

第四十三章 六宫无颜色 更新时间:2022-07-16

凝他眉目倦倦,澈目深深地,秦楼安秋波流转中间泛出丝丝寒,转瞬间便隐在凤眸深处,寻看不见。他不似自残之人,貌似会武之人。近日听他说到他获知影歌暗地里跟着之事时,她已心中生疑。影歌名字中的影可并不平空冠的,他便如隐在幽暗地里的影子通常,跟在她身边多年都未曾他不似自残之人,倒是会武之人。。...

第二十章 亭中奏琴话知音 更新时间:2022-07-16

兄弟二人一坐一立,着衣一玄一白。少顷谢荀十指飞舞于琴弦之上,琴音如瀑挂陡峰,气势雄浑磅礴而下,微闭闻之只觉眼前如同千军万马冲阵撕杀。谢容只觉杀气腾腾,胸中一股豪放之气喷薄欲出,倘若手中有剑,必然和琴弄舞一曲。“噌——”激扬之音戛然而止,一时之间须臾谢荀十指翻飞于琴弦之上,琴音如瀑挂陡峰,气势雄浑浩荡而下,闭目闻之只觉眼前犹如千军万马冲阵厮杀。谢容只觉杀气腾腾,胸中一股豪迈之气喷薄欲出,如若手中有剑,必定和琴弄舞一曲。。...

第二十一章 公主府内行冠礼 更新时间:2022-07-16

一语回神,秦楼安只觉心中略微怦然。是谁不允许他如此放肆做事?见他欲迎自己进院,秦楼安一时之间未动。月玦似是察觉到她的异样,后转身转身回眸微带不解看了她几眼。此几眼,此一后转身转身回眸,秦楼安只觉心神恍惚。多年之后,似曾相知相识再相见。“月玦,你我可曾旧时候相知相识?”闻言面前是谁允许他如此放肆行事?。...

第二十二章 蒙岭有幸埋忠骨 更新时间:2022-07-16

“那日囚场此事,我命左印将杨昭尸体带出,目前已后葬于城郊蒙岭山下。”闻言月玦微愕,“杨昭将军一生忠义,若他尸骨弃于乱岗,玦必然内疚终身。”月玦站站起身至司马赋及身前,施礼行了一礼,“这一拜还望赋及切不可推却,谢赋及代我让杨昭将军土中为安。”“你我兄闻言月玦微愕,“杨昭将军一生忠义,若他尸骨弃于乱岗,玦必定愧疚终身。”。...

第二十三章 月玦竟画美人图 更新时间:2022-07-16

自月玦回府那日起,洛城便断断续续飘了三日雪。秦楼安斜卧在贵妃椅上,轻揉着连娟秀眉望着窗外。院中琼楼玉宇,宫树落白,犹如树树梨花竞开。恁是这般妙景,秦楼安心中却是郁结不舒。...

第二十四章 府中观景赏梅林 更新时间:2022-07-16

“玦太子…”“公主…”秦楼安觉二人一时之间之间不言不语,略微尬尴之态。未曾想她欲先张口时,二人竟此外出声。月玦微怔,少顷失笑道:“公主先请。”秦楼安略颌首,“我观太子之作栩栩如生,不由心头一动,不知道玦太子不知可否倾计之时以本宫作一幅肖像?”月玦闻月玦微怔,须臾莞尔道:“公主先请。”。...

第二十五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更新时间:2022-07-16

二人步入院中,抬头一看青铜大锁紧锁库房门,门外立着两个看守小厮。许是二人鲜少看见秦楼安,难以置信对望几眼后,忙回来向她行了礼。“奴才见本公主!”“出来吧,将库房门再打开。”闻言站起身的两个小厮又是对望几眼,垂着着脑袋不说话的也不去打开门。“怎的,本宫的许是二人鲜少见到秦楼安,难以置信对视一眼后,忙过来向她行了礼。。...

第二十六章 脂玉玲珑棋失窃 更新时间:2022-07-16

月玦心中冷冷一笑,事到而如今,还欲将罪责推到他人身上。秦楼安自然而然获知若不是木江指使,底下家仆又岂敢苛待月玦,但究竟木江是她府中的老人了,倘若因为此事她严厉处罚于他,未免太不令府中人寒心。不若,把这个锅甩给月玦…“你亦是薄待了玦太子,便请他降罪罢。”闻言秦楼安自然知晓若非木江授意,底下小厮又怎敢苛待月玦,但到底木江也是她府中的老人了,若是因为此事她重罚于他,未免不令府中人心寒。。...

第二十七章 谣言止于智者乎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见月玦笑得清浅,“不知道玦太子为何如此笃定?”“实际上公主早已心知肚明,不曾当众戳穿木江,但是是念在一份主仆情义上。”闻言秦楼安淡淡莞尔,“本是家丑不可以外扬,而如今你与我同居生活一檐之下,便也没什么好说的。”“莫不是公主己知其中隐情?”“边走边闻言秦楼安淡淡莞尔,“本是家丑不可外扬,如今你与我同居一檐之下,便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第二十八章 日上三竿不起身 更新时间:2022-07-16

半柱香后,木长泾怀中抱个包袱回去。见木江站在桌案前呆愣,纸上除了一滩墨渍什么都也没,不解的见状问着:“二伯,侄儿都拾掇好了,您这信…”“先不需要报信了,你且先去将如玉棋拿回。记住了,肯定要万分隐秘,绝不能够让府中其他人明白你是回去取棋的。门卫小厮“先不用送信了,你且先去将玲珑棋取回。记住,一定要万分隐秘,绝不能让府中其他人知道你是出去取棋的。门卫小厮若是问起你来,你就说是家中有事,算准门卫换班的时辰,换班后再回府。记住了吗!”。...

第二十九章 公主府实权易主 更新时间:2022-07-16

粉黛见月玦面色一凝颇是无可奈何模样,低声道:“不若太子将这些纸交到奴婢,待公主醒了自然会看见的。”“妨事,我还有些话要亲手说与公主,便先在此等侯罢。”“是。”粉黛应了声便垂首退于一侧,这玦太子那真要等不成?公主怕是尚在梦里与周公下围棋…金乌渐上“不妨事,我还有些话要亲自说与公主,便先在此等候罢。”。...

第三十章 二人亲探都历坊 更新时间:2022-07-16

只可惜秦楼安并没有听出月玦的间接暗示之意,一门心思将心思扑在他是否可以属狗这件事上。“公主,那规矩之事,婢子该如何听令?”秦楼安正心中默推月玦属相,粉黛施礼轻问了句,秦楼安才觉前番未下定论,这丫头便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新规未立,便先再次按木江所定的来罢,“公主,那规矩之事,奴婢该如何传令?”。...

第三十一章 惊见河中水流骨 更新时间:2022-07-16

“实不相瞒,前段时间都历坊确实不太平无事啊!接二连三的,了几十人神秘失踪了,都是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啊!都说是恶鬼作怪啊!”秦楼安正心中心里想,但听一中年人瘦小男子放低了声音地说,罢了还连声摇摇头,一脸无可奈何模样。“哦?恶鬼?怎的就也不是歹人做恶?”秦楼安出声问着“哦?恶鬼?怎的就不是歹人作恶?”。...

第十章 别有洞天得书信 更新时间:2022-07-16

闻言秦楼安莞尔,领头一步进了通道,借夜明珠光亮,大致将通道上下打量一遍。此处初入极狭,二人前后缀行数十步后豁然开朗,观其宽可并行四五人不足。忽的见前面隐隐有光,二人立即紧了步子,又行数十步后出了通道,竟步入一处甚是很宽敞的房室。此处倒像是间文人书此处初入极狭,二人前后缀行数十步后豁然开朗,观其宽可并行四五人有余。。...

第十一章 出其不意探别院 更新时间:2022-07-16

那厢秦楼安出那扇门后一路无阻,通道进出口竟京机厂的审查处。略作逗留记下来进出口机关位置,便匆匆忙忙回了公主府。粉黛见秦楼安一夜未归也是彻夜不眠无眠,虽知自家公主本事,但而如今日上三竿还看不见得公主人影,正下心中胶着。粉黛正庭前焦急踱,时时刻刻探身向外望看,不粉黛见秦楼安一夜未归也是彻夜未眠,虽知自家公主本事,但如今日上三竿还不见得公主人影,正下心中焦灼。。...

第十二章 棋局之上惨被虐 更新时间:2022-07-16

城东别院二人在棋局撕杀之时,城西谢府紫竹林,谢容正单手扶额斜靠在一竿修竹上,旁边立站着一人,恰恰司马赋及。“我本我以为我沉忍不住气,哪成想你大将军更是做事草率,偷偷摸摸去见月玦便也罢了,竟还下起棋来!”谢容转头看向司马,见那人依旧铁着一张脸,复“我本以为我沉不住气,哪成想你大将军更是行事轻率,偷偷摸摸去见月玦便也罢了,竟还下起棋来!”。...

第十四章 君臣异心三日期 更新时间:2022-07-16

闻言君臣上下骇然,皇帝秦昊一双眼盯住着司马赋及,良久嘴角轻扯,带了不算长的胡须动了动。“司马将军,你说冷剑鸣栽赃他,又已此书信为凭证,可朕看这书信未署名被撕,信中所说亦是模棱两可,不知道是谁挑唆冷剑鸣杀月玦?”闻言只听司马淡淡道:“京机厂早以不“司马将军,你说冷剑鸣嫁祸他,又已此书信为凭证,可朕看这书信署名被撕,信中所说亦是模棱两可,不知是谁唆使冷剑鸣杀月玦?”。...

第十五章 路遇年少惊艳人 更新时间:2022-07-16

抬起头迎上司马赋及目光,月玦淡淡笑了笑。果真眼前这人颇是懂他。“想问什么便问罢。”闻言司马伸出手端了他为自己斟的茶,言道:“那晚你夜探京机厂,可曾到过一处密室。”“然。”“密室之中可曾没见过一封信?”“未曾。”“那晚又可曾没见过其他人。”月玦轻呷一果然眼前这人颇是懂他。。...

第十三章 一波未平风又起 更新时间:2022-07-16

此时城南大将军府,司马赋及正书房里微闭凝眉,案上长明灯照映着坚毅的面庞,冷俊的脸多了分柔和温暖。案子交给他手上已几日不足,从京机厂入主的卷宗明细表不可以全信,尉迟宏虽是丧命内伤,但他的人检查并尉迟宏尸体时,却意外发现内脏竟有受冻的痕迹。记得我有门阴寒毒辣案子交到他手上已几日有余,从京机厂接手的卷宗明细不可全信,尉迟宏虽是死于内伤,但他的人检查尉迟宏尸体时,却发现内脏竟有冻伤的痕迹。。...

第十六章 月照梧桐满清秋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步入戏园子时,正听里面戏子拉着长调咿呀咏唱。“叹落花兮随流水——”“叹流水兮不回过头——”“错付真心实意无怨由——”原是唱的《落花戏》,这出戏秦楼安现在貌似听过,青春年少不不知情时,只觉戏子咿咿呀呀唱的甚是好听啊。等年龄著称些,恍然大悟才觉自己亦是戏中“叹落花兮随流水——”。...

第十七章 媚香楼前惊遇险 更新时间:2022-07-16

秦楼安后转身离开,粉黛早以侍侯在园外。给她加了披风后,扶着着她进了马车,原路赶回。再看不见那人娉婷身影后,月玦又坐回原处,拿起两块桂花酥仔细地打量片刻。“昨日这桂花酥,实际上是涩的。”笑着一口放入嘴中,望着嚼的甚是香香甜甜。世间有一甜,叫甘之如饴。秦楼安回再不见那人娉婷身影后,月玦又坐回原处,拿起一块桂花酥端详片刻。。...

第十八章 白衣锦扇仙之色 更新时间:2022-07-16

一路沉寂,秦楼安坐在马车里打坐细思,像是一切都非常非常清晰,又像是一切都隐在雾里。自己也不是不问世事不大白话理的深宫公主,究竟但是把月玦低看了,早以知他如隐龙在渊,也时时刻刻再次提醒自己对他略有防备,没想起但是被他谋算的无声无息。今日白天对他的半点内疚,现自己不是不问世事不通俗理的深宫公主,到底还是把月玦看低了,早已知他如潜龙在渊,也时时提醒自己对他有所提防,没想到还是被他算计的无声无息。。...

第十九章 别院之中矛盾起 更新时间:2022-07-16

“司马赋及?”在一旁揉着肩膀的谢容停下来手里动作,步一逐步逼近司马。倘若眼神能杀了人,的吧谢容的眼神已将司马捅穿了。“怎的?”司马赋及并不惧他,迎上他目光不以为意的应了声。兀的,谢容面带愤色点了点头,后知后觉道:“我就说今日白天你眼神中有什么事,搞了半天是瞒若是眼神能杀人,想来谢容的眼神已将司马捅穿了。。...

第六章 不除根兮计不休 更新时间:2022-07-16

惨嚎声止,血腥弥散。月玦一人完全的独立场中,他是这一次供狱奴惟一活下去的人。然这一次试探性,却也没可以得到任何没用的东西。众人全当是他饶幸,最后那人筋疲力尽而亡,白白地让他捡了一条命。至于他究竟会会武功,但是也没试探性出,秦昊亦是面色好。“冷将军,目下如月玦一人独立场中,他是这次供狱奴唯一活下来的人。。...

第七章 救命稻草血灵芝 更新时间:2022-07-16

绿绾进去传信时粉黛正给秦楼安涂着蔻丹,淡淡的海棠花色衬的秦楼安一双玉手十指纤长嫩白,如上等的羊脂宝玉又如雨后春荑新出,衣袖未遮的手腕如凝霜雪又似新藕之色。边望着粉黛仔细给自己涂着,边听着绿绾打探来的消息,秦楼安默不做声在心里思忖着。自己一边看着粉黛仔细给自己涂着,一边听着绿绾探听来的消息,秦楼安默不作声在心里思量着。。...

第八章 夜探京机事故多 更新时间:2022-07-16

那厢秦楼安体迅飞凫,飘忽不定若神,轻而易举便潜进京机厂中。京机厂的设置一乃特意调查结果京畿密案,后任厂主皆由皇帝亲手提拨正式任命,直接听命于于皇帝,若尉迟宏一案那真与冷剑鸣有关,的吧冷剑鸣必是对父皇生了二心,冷剑鸣身后之人又会是谁?秦楼安心里沉思,脚下生风京机厂的设置乃专门调查京畿密案,历任厂主皆由皇帝亲自提拔任命,直接听命于皇帝,若尉迟宏一案当真与冷剑鸣有关,想来冷剑鸣必是对父皇生了二心,冷剑鸣身后之人又会是谁?。...

第九章 对面不识同相救 更新时间:2022-07-16

闻言那人轻扯嘴角默笑沉默不语,后转身寻了处地方便盘膝而坐而坐。“世间怎会有天衣无缝之构造?逃脱之法必然有之,只但是需些功夫找寻。再不继就是被这密室主人意外发现,也许除了条件可谈,如此便仍有一线生机。”语罢那人便已不再理睬于她,闭了双眸安坐在地,秦楼安只觉适“世间怎会有天衣无缝之构造?脱身之法必定有之,只不过需些功夫寻找。再不济便是被这密室主人发现,或许还有条件可谈,如此便尚有一线生机。”。...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