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长河王姬传第一卷王姬VIP

类型:竞技标签: 勇猛 连载
简介:

罪之孤女,但欲苟且偷安。可避之为人捻在手中,永无反侧。或从其入门级之日,命则在所不由得之......宝马香车美人醉,骏马驰驰少年郎。。

点评: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创建:2022-06-23 13:59:19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五 西宫独秀外生枝 更新时间:2022-06-23

出了朝露殿,再入几道宫门,就是一片辉煌的历史壮美的宫殿群,亭台楼阁多不败数,花草鱼塘也不希奇,假山石林,根据每座宫殿娘娘相同的喜好,也都别具一格。整座太平宫的西宫,前三宫为闭月宫、及晔宫和永妍宫,中六宫为锦绣宫、碧珪宫、莲宝宫、玄天宫、苏兰宫和临整座太平宫的西宫,前三宫为闭月宫、及晔宫和永妍宫,中六宫为锦绣宫、碧珪宫、莲宝宫、紫霄宫、苏兰宫和临明宫,后三宫则是福倚宫、娟宝宫和绿漪宫。西宫另外还有长留殿,偏外一点则是掖庭、招庭和饷庭,是给新晋的采女或者位份不高的后宫女子居住的。最有趣的是,宫城西巷靠近后十五所还有一条永民巷,据说是仿制民间百姓的买卖店铺,茶楼,戏台等,供给妃嫔或者宫人逛市娱乐的地方。。...

精彩情节

年轻的女孩儿被禁锢在宫里,难得有机会见识外面的世界,自然欣喜满足。这一路来,她听着身边宫女叙述长阳城的种种,却觉得很多东西太过夸大,不足为信,但唯有一样,她还是信了,那就是长阳城,真的很“热闹”。

长街锦富尽珠翠,小巷遍布丝罗绮。

“回皇上,民妇为启州方三郡人士,曾为咸陵王侍疾后留于王爷居处,王女的生辰和大小事务郡丞均已记录,这是方册请皇上过目。”庄氏说罢双手奉上一本厚厚的书,内侍转由呈现皇帝,从始至终,她都没抬头半分,面容一直埋在双臂下,不叫皇帝看到。

宝马香车美人醉,骏马驰驰少年郎。

陈恬率众向门卫护军出示令牌,一行人便又进了一道宫门。

如何分辨一个人是好是坏?听可是听不出来的。

主道平坦宽广,但是云想的内心却更加颠簸难平。大晟殿有数个皇家侍卫列立两行,威武彪悍,直到殿前那立列左右的百鳞之长。

那方册记录,云想是定辉三十一年十月十七日子时生,也就是废太子流放两年后出生,其生母只是启州一村野女子,无任何背景,定辉三十二年三月便亡故了,此后再无多余记录。皇帝合上方册,便问:“礼部何在?”

一路行驶,这特别的马车备受瞩目,但不管是护军还是侍监宫女都不敢揣测,乖乖跪拜,只偶尔几个小声议论。

外面是平静了,而车内的女眷,刚刚听到车外人谈话,都显得有些兴奋,为首的槿云更是欣喜不已地告诉云想,听那声音必是宣王了。

“平身吧,抬起头来让朕看看。”皇帝的声音微微响起,那声音苍老,但颇有底气。

“......既如此,朝会马上开始,想来皇上也急于召见,将军先过吧。瞿武!”

张思戚道:“皇嗣已然归宗,礼部即日起安排皇嗣的一应事务,不得有失。”话毕又对着云想说:“既然只有乳名,那朕便赐个名字于你。”

“有珣王殿下那是自然......这车内想必就是咸陵王遗孤,能从启州平安归来,将军也是功不可没,最近听闻玄天教在启州各府作乱,就连京城近郊也有其孽党伺机扰乱,朝廷上下无不严阵以待,此次将军的目标又如此明显,难保不会被其盯上,不知......”

“是。”云想应答。忽然皇帝话锋一转,目光也飘到云想身后跪着的女子庄氏:“服侍王女的人呢?”

当朱红色的大晟殿门打开,云想瞬间被一股气息包裹。内心觉得那不是威严,不是肃穆,而是死亡般的幽静,一种深深让人觉得不安的气氛,不寒而栗。

云想慌忙叩首,埋在双手之中。

云想虽然不知宣王是何人,但也禁不住好奇,掀开了半分帘子探去,可惜对方已经走过,她只大概看见那人乘坐的车舆上雕刻栩栩如生的镶金雄虎,琥珀色的云纹后窗壁日幔也绣的精细无比,不用想也知道此人与自己的珣王叔地位不差。

魏国当朝天子,既是承继十四代基业的汉王张思戚。



相关资讯

二十六 意外落水 更新时间:2022-06-23

四月中旬,惠风和熙,东宫有一座临水而建的长廊,分别为1网址一座青瓦庭院和一座菱形的观景亭,底下河道汇集的水池名日渠鹿池,据传是当年修葺照业湖时候及时分流行成,宫廷匠人修砌成景。河道岸边是去年新适当修剪的青柳,张姮踏着草径,被人导引着回到此处;据说前天世西宫首位,梁妃聪颖大度深得帝心,其地位已等同皇后。而她的这位继孙,也是跟着沾光,一岁时就被封为世子,还赏赐千食邑,他本人身边也是奴仆过百,家宅宏丽奢华。。...

二十七 非意外之虞 更新时间:2022-06-23

经历过了上一次的闹剧,梁妃再后来“不计前嫌”的送蜜饯补品到朝露殿,目的是顺着皇上的意思说她人,是孩子间的打闹,她都不不介意。张姮找个借口身有异,也不去领旨。望着摆在床头精致优雅的蜜糖果子,各中滋味,也仅有张姮自己很清楚。落入水中几日后,因张晖而已受了惊吓,落水两日后,因张晖只是受了惊吓,很快又生龙活虎,梁妃悬着的心也终是放下了。看着张晖在院中嬉笑玩闹,梁妃也升起笑意。品茗时,有人来报慎慧怡拿着礼物来探望张晖。。...

二十八 栽赃 更新时间:2022-06-23

次日日夜夜近亥时,雲崇殿外一阵喧哗,张思戚问金福突然发生何事,金福启禀是梁妃前去有什么事启奏。张思戚放下自己奏折低声道:“让她进去吧。”梁妃入殿内施礼施礼:“皇上日理万机,嫔妾还来打搅请陛下忏悔。不留宿已深了,陛下除了特别注意龙体啊。”“你管理后宫始终尽心尽力,有梁妃入殿内躬身行礼:“皇上日理万机,嫔妾还来打扰请陛下赎罪。不过夜已深了,陛下还有注意龙体啊。”。...

十七 西宫似海 人如碧波 更新时间:2022-06-23

日子就这么过去的,竞陶也未再找她,张姮乐得轻闲轻闲。并且得了认字的书,如获至宝,每日学礼的速度也逐渐进一步加快,基本上无错漏,但是十天光景,如同脱胎换骨,连袁尚仪都会觉得惊讶。但是旁人的目光,张姮从来不在乎,她现在的每日盼着早点放学,回朝露殿专研那本《严千字》不过旁人的目光,张姮从不在意,她现在每天盼着早些下学,回朝露殿钻研那本《严千字》,而且就如清竹先生所说,列文楼里的其他人都很亲切,哪怕是一个小宫女都能提点她,让张姮受益良多,如今音注早已熟悉,她能按照音注认几个简单的字了,内心雀跃无比。。...

十八 郭秀滑胎 更新时间:2022-06-23

即便竞陶不喜张姮,但她的母亲是元容,而且私下一反常态的总是规劝她不要跟这样的人来往计较。也或许是竞陶又有了别的吸引,张姮这几日算过的安稳。只是上天对她似乎总是“特别眷...

十九 谣言与冤情(上) 更新时间:2022-06-23

所以有曲玫的“出手相助”,张姮在第二天早晨接了坏消息;郭顺仪滑胎了。并且更坏的是,皇帝随即派人来来带话,让张姮去长芙宫一趟。张姮内心如同千斤,面色凝重地走出来朝露殿。庄氏忧心不己,本想同去,可带话的侍监还说皇帝只传召了张姮一人,这叫她们更为忐忑不安。张姮内心犹如千斤,面色凝重地走出朝露殿。庄氏忧心不已,本想同去,可传话的侍监却说皇帝只传召了张姮一人,这叫她们更加忐忑。。...

二十 谣言与冤情(下) 更新时间:2022-06-23

她说这话,是想将张思戚的思绪转移到,当然流言追究责任出来,真的牵连到甚广,追缉不容易,还倒不如将现下处理方式非常干净。那时,慎慧怡从寝殿回去,望着殿内跪下一片,也心知是何缘故。张口说:“陛下息怒,一些佞臣小人降罪亦是,切不可伤了龙体。适才嫔妾看了看姐姐,虽还在彼时,慎慧怡从寝殿回来,看着殿内跪倒一片,也心知是何缘故。开口说:“陛下息怒,一些奸佞小人责罚既是,切莫伤了龙体。方才嫔妾看了看姐姐,虽还在昏睡,但气色看着比之前好了些,陛下不必担心。”。...

二十二 嫁祸 更新时间:2022-06-23

回朝露殿,刚一进院门,庄氏就怕的拉着她上下上下打量,深怕自己掉了块肉,心痛不己。张姮说她了无事,就叫阜平他们散了,一个人带着庄氏回了寝殿。关上门殿门,张姮将昨日长芙宫所见所闻都说了一遍。张姮坐在椅上,悔恨不己:“唉,的话也不是我莽撞,也就不关上殿门,张姮将今日长芙宫所见所闻都说了一遍。。...

二十三 惊涛来似雪 更新时间:2022-06-23

法海寺这些年,梁妃和元昭仪明争暗斗,无论是宫里但是宫外,余党甚多,且各自寻思。但此次长芙宫出了神香草之事,两人也没生事端,反倒隐隐规避。由此可见皇长子殒没,在张思戚心中是何其最重要的。风波未停,袁尚仪昨日有皇命因为未来训御所教诲张姮,几名宫女虽不敢待慢,风波未停,袁尚仪今日有皇命未来训御所教导张姮,几名宫女虽不敢怠慢,倒也不如袁尚仪严厉,未到午时,张姮便离开。想着时辰还早,所以午觉也不回去歇了,带着槿灵去列文楼借几本新书去。刚踏上玉石道,张姮又碰到一个意外的人——竞陶公主。。...

二十四 苏兰宫中人 更新时间:2022-06-23

早先一场小波折被何净柔搅局,张姮心知竞陶必不不甘心,而已没想起来的这么快,第二天,朝露殿就又将迎来一位不速之客;宝雀。这小丫头盛气凌人,浑然不拿自己当奴,进去朝露殿后,是简单的行了个礼,接着急切的对张姮说:“我家殿下想请长河殿下帮个忙,她明白殿下“是何事?”张姮疑问。。...

二十一 何净柔 更新时间:2022-06-23

何净柔是后宫最独有的女人。很多女人不喜欢掩藏自己容颜的衰败,更何况是在后宫。虽然何净柔却不像,她这恰恰把女人最不不愿意展露出的地方展现出,把更年轻和渐老这些岁月里最美好的的一面展现给皇帝;这恰恰她很聪明的地方,她明白也没女人也可以永远是能保持青春年华,虽然很多女人喜欢掩饰自己容颜的衰败,何况是在后宫。但是何净柔却不一样,她恰恰是把女人最不愿意展露的地方展示出来,把年轻和渐老这些岁月里最美好的一面展示给皇帝;这正是她聪明的地方,她知道没有女人可以永远保持青春年华,但是一个女人的气质却能追随她一生,百看不厌、韵味无穷,让忧郁也成了一种美。。...

二十五 乘春寒宫妇 更新时间:2022-06-23

张姮望着宫门,有些掉漆但也没锁上,外边也位置摆放着水桶,木盆等杂物,左顾右看也不像荒弃不需要的,张姮愈加很好奇,轻推宫门便看见里面的情景,差点吓得坐地;抬头一看这宫内,和外面一样也是杂草横生,荒诞不经悲凉,而在殿旁的廊下,正背对着她坐着一个白衣长发的...张姮连叫的功夫也无,转身就跑,不曾想脑袋和动作没在一块儿,心一急,脚一扭,整个人摔在了宫门口,疼的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了。。...

八 惊胎 更新时间:2022-06-23

张姮心中恼怒,这女子但是献了一舞得了皇上封赏就这般恃宠而骄,怕是将来少不得是非,赶快迈开步子步去给适才的女子倒酒。而刘葆虽也没曲玫的夸张,但眼神是一副高傲,浑身透着自命清高,张姮也有心仔细看,匆匆而过,只盼着快些宴散回去去。刘葆位下的座,桌上也位置摆放刘葆位下的座,桌上也摆放瓜果美食,显然有人还未入席。这时忽听上方万顺说:“那个座,应该是谢婕妤吧?”。...

十 山火欲来风不歇 更新时间:2022-06-23

太平宫前殿的成望宫,除了承光、雲崇二殿,都是皇帝下朝后,安歇用饭的地方,平时除了皇帝亲手晋见,后宫嫔妃或是朝臣一概严禁入内。而家宴后第二天,皇上就召张姮于成望宫晋见。这本是豪无出乎意料的见驾,只却也不是因为宴席上的变故。殿内,金福侍候好张思戚坐好而家宴后第二天,皇上就召张姮于成望宫觐见。。...

十一 探望郭顺仪 更新时间:2022-06-23

陈恬去哪里,张姮管不了,也无瑕去想,所以家宴的第二天,是她去太庙祭拜祖先的日子。从寅时就,她就被人拽着折腾。寝殿内,张姮边被庄妈妈七手八脚的换衣服,槿云带着槿环、槿心和槿绵,一人托着吃食和净水,要她赶紧吃些,所以昨天日子尤其,礼仪规程很多,寝殿内,张姮一边被庄妈妈七手八脚的换衣服,槿云带着槿环、槿心和槿绵,一人托着吃食和净水,要她赶快吃些,因为今天日子特别,礼仪规程很多,一圈下来可不一定能有吃饭的时辰,催促着她抓紧空荡。。...

九 夜宫汹涌暗流动 更新时间:2022-06-23

张姮在朝露殿的第一夜安安稳稳入睡后。黑夜虫鸣,法海寺的西北,本朝旧址的几座废宫,一片凄悲惨惨,曾是废妃遭遣之地,据传有也不少宫女子殒命于此,也有犯事儿的宫人被秘密处置方式,总而言之阴气逼人悲惨无比,到了夜幕降临时更是阴森森之极。却有一个黑色身影,不惧阴晦,只黑夜虫鸣,太平宫的西北,前朝旧址的几座废宫,一片凄凄惨惨,曾是废妃遭遣之地,据说有也不少宫女子惨死于此,也有犯事的宫人被秘密处置,总之阴气逼人凄惨无比,到了夜晚更是阴森之极。然而有一个黑色身影,不惧阴晦,只身一人点着微弱光亮的灯笼来此;来人正是张姮的乳母庄氏。只见她到了月色更不易察觉的角落,吹灭灯火,一刹那间,她便与黑暗和残宫融为了一体;她此番,是应约来见一位故人的。。...

十二 花蜜甲油 更新时间:2022-06-23

花似美人,美又易败。这八个字二字来后宫女子再最合适但是。当宫婢说郭秀张姮来拜访她时,她人正靠在园中晒太阳,许是暖光剌激,精神慵散,人望着蛮蔫的,听到长河翁主来了也是磨磨蹭蹭了许久才站起身,和前夕一样强打精神回到主殿内,气色仍然好。张姮也不愿杨天,当宫婢告诉郭秀张姮来拜会她时,她人正坐在园中晒太阳,许是暖光刺激,精神慵懒,人看着蛮蔫的,听见长河翁主来了也是磨蹭了许久才起身,和前夜一样强打精神来到主殿内,气色仍旧不好。。...

十三 玉叶竞陶 更新时间:2022-06-23

张姮出了长芙宫,望着春色甚好,心中无事也一身轻,干脆朝露殿的路就那么一条,也不坐撵了,打发掉阜平他们先走,自己和庄氏饭后散步回朝露殿。长芙宫坐落于掖庭,而掖庭横穿过几道宫门就紧挨太平宫永道,人来人往的宫人不少。仙阁楼台,鲜花美景,张姮望着很新鲜,左顾右长芙宫位于掖庭,而掖庭穿过一道宫门就挨着太平宫永道,来来往往的宫人不少。。...

十五 业湖结怨仇 更新时间:2022-06-23

张姮本我以为前天的事就过去的了,谁知第二天竞陶帝姬让袁尚宫停了她的训教,让人带她回到照业湖,美其名日是踏湖去游玩。张姮到的时候,竞陶的湖舟已在湖中央,她没办法坐小船过去的。途中也不知道是否可以被人指使,划浆的侍监把小船弄的左右右晃,短短的距离让张姮很紧张的不张姮到的时候,竞陶的湖舟已在湖中央,她只能坐小船过去。途中也不知是否被人授意,划桨的侍监把小船弄的左右右晃,短短的距离让张姮紧张的不行,深怕船会翻。好不容易登上船才算忍住晕船的不适。。...

十六 清竹先生 更新时间:2022-06-23

那就要去寻书,那自然而然就有存书的地方。可张姮入宫以来,除了训御所,自己回朝露殿的路都还不陌生,平时里去宫中哪里,也都有领路侍监或是御行的车辇。她哪里明白去哪寻书,更何况即使她找到了了,谁又明白竞陶要看的是什么。但是明知道竞陶是故意地戏弄自己,可的话让可张姮入宫以来,除了训御所,自己回朝露殿的路都还不熟悉,平日里去宫中哪里,也都有引路侍监或者御行的车辇。她哪里知道去哪寻书,何况就算她找到了,谁又知道竞陶要看的是什么。虽然明知竞陶是故意戏耍自己,可如果让她不满,那岂不又是一番羞辱吗?。...

十四 训教礼仪 更新时间:2022-06-23

汲取了长芙宫的事,张姮也已不再随意出门时,槿云三人劝过几次,她也不听,再后来庄氏就给阜平阜安去院里坐个秋千,又找些画册玩赏,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的。张姮本意是不想再回去讨嫌,特别是怕碰上竞陶。自那天之后,张姮在云崇殿给张思戚问安时遇到她几次,后来竞张姮本意是不想再出去讨嫌,尤其是怕碰见竞陶。自那天之后,张姮在云崇殿给张思戚请安时碰到她几次,当时竞陶没有为难她,眼神也没有轻蔑,只是挺拔着身姿从她身边走过,气势绝顶,像是告诉张姮;卑微的孤女,只配仰视皇族第一皇女......。...

七 家宴风波起 更新时间:2022-06-23

刚踏进朝露殿,见庄氏了回去,张姮拿出锦绣宫的点心给她尝,又让人将元容的封赏一一点好存起,没想起元容的封赏刚存好,后脚梁妃又送了一批封赏。杨宫仪更为烦燥,受了两个娘娘的训斥,也心知自己不能够再侍候张姮,早已灰溜溜地走了。貌似槿云甚是高兴,忙说庄氏却一脸担忧,她带张姮回寝殿梳妆时,说:“婣婣你刚刚回宫,这样也太招摇了。”张姮便将下午梁妃和元容二人相继召见的事告诉庄氏。庄氏听罢,更加忧心:“唉,这后宫向来是是非之地,今日梁妃阶跃让你提前拜见,怕是想借你的身份向宫里人宣告,她是后宫之主,至于元昭仪,目的也应是一样。”。...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