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锦心如月VIP

类型:竞技标签: 勇猛 连载
简介:

点评: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心朗如月下一句  心明如月图片  我心如月的意思  心如月什么意思  如心的意思  

创建:2021-09-14 21:58:07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刁难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府大厅,正中央坐着一名身穿素色锦缎的中年妇人,她眉眼处与南亦辰有几分相似。却因岁月痕迹留下几分沧桑,正是南亦辰的母亲,太夫人慕容文淑。她的身后则围着一群下人,约莫十余人...

精彩情节

“怎么说?”

“可以催产了,大人孩子都要保住。”姜嬷嬷吩咐接生婆。接生婆信心十足:“您放心,我做这行二十多年。接生过的孩子数不胜数,经验丰富着。”

女子回答:“被柳絮带走了,娘娘,城门有人守着,她逃不出去。”

阿诺似乎看穿她的想法,道:“我刚刚生气是因为他们这样对待你,为你不平而已。”

“梅夫人,你该回去了。”男子居高临下盯着柳絮。

慕容楚楚见没有想像中的反应,心生不快,眉毛都蹙成一团。

姜婕妤找了过来,说只要她答应一件事,就会提她为平妻,姜家会护着她,待日后有机会,夫人只会有她一个。

偶尔想起桃林中的美好心中微微刺痛。

柳絮知道说出去肯定没人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小厮轻蔑道:“这是将军安排的,就是这间,不会错。我还有别的事就不奉陪了,你们自己请吧。”说完小厮也急急的走了。

阴沉沉的天空,不妨碍她们在草地上你追我赶,笑意随风而飘。也许她们玩的太投入,以至于没察觉不远处多了一道危险的黑色身影。

不是因为亭台楼阁数量之多数不清,也不是因为纱幔密密麻麻挂满亭台楼阁,而是因为所有的纱幔它是白色的,一片刺目的白。

好不容易她们坐在屋里休息,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锦心掸了掸喜服上的灰尘,抬头看见不远处过来一群人,为首的女子年约十六七岁,一身华服,面容娇俏略有些憔悴,流苏金钗斜插在发髻中,后面则跟着一群丫鬟嬷嬷。

夜幕浓重如墨。

“夫人,您别难过了,都快要临产了,小心伤了胎气。”整个府里唯一把柳絮当主子的奴婢——阿玉。

一群人停在门口不远处,为首女子眯眼使劲瞅了瞅锦心,然后指着锦心,道:“喂,你出来。”她的语气傲慢不客气。

少女见没动静又重复道:“夫人,下轿吧。”锦心搭上眼前少女的手,步履沉重的走出轿子。她该庆幸有个红盖头遮住了她的脸,遮住了她所剩无几的尊严,亦遮住了那加肆无忌惮的嘲讽。

“逃了……你是怎么办事的?”姜嬷嬷怒不可遏,眼睛冒着火直勾勾盯着跪在地上的女子。

锦心听得毛骨悚然,起一身鸡皮疙瘩,知道她们不安好心。于是强装镇定,若无其事道:“谢谢大夫人提醒,鬼怪一说纯属无稽之谈,就不劳大夫人挂心。”

锦心心中总有不祥之感。果然,在他走后不久,来了一群下人,他们进屋就是一通乱翻,一个身材壮实的粗衣妇人在她枕中摸了摸,摸出一只手镯。妇人举着手镯,喝道:“找到了,找到了,果然是她偷的。”



相关资讯

血泊中的母女相认(二) 更新时间:2021-09-14

姜贵妃掀开箱子,将里面的衣物清理干净,然后把手中哭闹不休的奶娃娃放进去。盖上木盖,房间里的哭闹声终于停止,姜贵妃为自己的这个明智之举颇为自豪,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这时,下人...

血泊中的母女相认(三) 更新时间:2021-09-14

“本宫没兴趣听你讲故事。”姜贵妃抽回衣裙,语气极不耐烦。说完,姜贵妃往后挪,寻了张椅子优雅坐下,顺便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锦心不管姜贵妃愿不愿意听,执意说道:“不管娘娘...

御前讨公道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刚举起剑,门口闪进来一道身影,犹如一道疾风,不待人看清身影,直接攻向南亦辰。南亦辰本能的抬剑挡住攻来的冷剑。本以为是那个宽脸男子,谁知,抬头看清来人时,南亦辰惊住。“程...

质问梅若菱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拱手道:“陛下,臣不服。”皇帝沉吟片刻,做出让步,道:“暂停姜桓的太傅之职,停职查办。”南亦辰脸上写着满满的不服,眉心皱成一团,大有不罢休的意思。皇帝自然看出他的不满,面上...

勾栏丑闻(一) 更新时间:2021-09-14

梅若菱脸上满是不认同,道:“我若不杀他,等他把我偷萧宝林药膏的事情揭露于人前,名声毁于一旦,我还怎么做人?”锦心深吸一口气,又道:“好,暂且不说这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偷萧宝林的药膏?”...

剑指梅若菱 更新时间:2021-09-14

第二天。锦心刻意抛却心中的雾霾,懒散躺在铺着貂毛的靠椅在院中晒着太阳。忽然听见院门口传来欢快的脚步声,不禁抬头望去。当看到来人时,锦心脸上漾起轻快的笑容。来人脸蛋圆圆...

当街对峙,杀意浓浓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眉头紧锁,咬牙道:“你明明知道她做的那些事,为什么一定要为她求情?”锦心近乎哀求的说道:“你就看在你们昔日的情分上,饶了她一命。”面对锦心的恳求,南亦辰没有一丝松动。锦...

惊闻身世秘密,真假梅若菱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抱着襁褓下意识的退至南亦辰身后。“好巧啊。”梅若菱挑眉蔑笑。南亦辰一脸冰霜,冷冷道:“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梅若菱吃吃笑道:“好你个南亦辰,当初对我柔情蜜意山盟海誓...

血泊中的母女相认(一) 更新时间:2021-09-14

程烨不冷不热道:“你如实说来,我便放了你,不杀你。”此时,躲在灌木丛中的锦心被杜桃枝这番话震撼到无以复加,连臻儿的事也暂时忘了。杜桃枝吐了口气,道:“十八年前,我和夫君朱老二在...

惊魂的滴血认亲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看着抖动如筛糠的被子,隐隐传出来的抽泣声,便能感受到萧宝林的痛苦。当初那个嚣张跋扈,满脸自信骄傲的清河郡主,从此以后再无颜面见他人,身败名裂,丢尽陵端王爷颜面,为大梁皇族...

促成孽缘 更新时间:2021-09-14

皇帝怒视林成,眼中杀意浓浓,显然昭示着此子将亡。在他启唇的瞬间,锦心贸然开口道:“清河郡主与人在此幽会,想来是两情相悦,皇上何不成全他们。”锦心不想错过这次对付萧宝林的机会...

好友入狱 更新时间:2021-09-14

大夫两指在锦心脉搏上,一脸认真听脉。须臾,大夫面露喜色,说道:“夫人有喜,恭喜恭喜。”南亦辰大喜,眼中亮起无数颗星星,激动说道:“确定吗?”大夫拿腔作调道:“老夫行医数十年,绝不会诊...

狱中诀别 更新时间:2021-09-14

终于在牢笼的尽头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铁笼的地上稀疏铺了一层稻草,李琴盘腿端坐于牢中央,偏黄的脸上灰扑扑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她神态自若,看到锦心的时候并未惊讶,反而像是等...

主仆情断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阴暗的牢狱,脸上挂满泪痕。将那昏暗阴沉甩在身后,甫一出门,温暖的阳光向她射来,锦心只觉耀眼刺目,下意识的抬手遮眼挡住阳光。过了一会儿适应了阳光,只见萧...

恶整梅若菱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俯瞰面前畏缩的中年妇人,想到这个妇人暗中搅弄南府,给自己下了不知多少黑手,再算上慕容楚楚的账,霎时心中火气窜到头顶。啪!她提起手狠狠甩向崔莲,如一道厉风扫过,响声如雷。旁...

殿下的劝说 更新时间:2021-09-14

“梅若菱呢?”锦心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耳边充斥着沉稳有力的心跳声,锦心提着心等着他回答。“别提她好吗。”南亦辰不轻不重,语气平缓。锦心费解了,不是说他苦等梅若菱多年吗?如...

除夕夜宫宴,暗藏汹涌 更新时间:2021-09-14

日复一日,转眼年关。满床素雅、艳丽、庄重的锦绣棉服,锦心试了一套又一套衣服。最后选了套芙蓉色,镂金百蝶穿花纹棉袄,披上白色绒毛镶边,通体藕色斗篷。随云髻间斜插金钗,浅色流苏...

将计就计,请萧宝林入瓮 更新时间:2021-09-14

不知过了多久,锦心正对舞姬的舞姿暗暗赞赏时,忽然有个丫鬟来到她身边。“您是锦心夫人是吗?”丫鬟用肯定的语气问锦心。锦心纳闷的看向丫鬟,道:“你找我有事?”丫鬟道:“是元香托我...

捉奸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只觉心扑通扑通直跳,忙蹑手蹑脚退出芳月殿,不出意外等会姜贵妃会引得一群人来,当场捉奸,这样的戏码在宫里并不稀奇。没走几步,芳月殿内一束烟花破空而出,刹那消散。锦心闻声回...

身份秘密 更新时间:2021-09-14

方廉佑道:“原来将军是因为梅若菱而不高兴。”南亦辰道:“当你最绝望,走在黑暗中的时候,看见高山上一朵明艳洁白的花朵,那朵花散发着最圣洁的光,驱散了所有的黑暗,为你带来满心希望...

血溅满月宴 更新时间:2021-09-14

出了晋王府,锦心对于这个骇人的秘密久久不能平息。梅若菱居然是姜贵妃的女儿,无疑更令人难受。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重返林间小院,却看见慕容楚楚如往日一样呆在小院中。提着的...

回到他身边 更新时间:2021-09-14

说到底,所有的一切都要算上姜贵妃一份。太子在她耳边煽风自然没安好心,却并非空穴来风。太子总会有意无意提到南亦辰,似有撮合之意。告诉她姜贵妃对梅若菱与旁人不同,因梅若菱的...

欠你的盛世婚礼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面色阴沉的拍打梅若菱的侧脸,似无声警告她。梅若菱瞪着铜铃般的双眼,连咳嗽也不敢,随着他手掌拍打的节拍缩了缩头。那张如清水芙蓉,眼泪说来就来的娇容,此刻煞白着脸,脸颊的...

整恶奴 更新时间:2021-09-14

这一刻,她嫉妒梅若菱多过于恨,想知道在南亦辰心中谁更重要,却不想在这良辰美景中提及煞风景的人。这是属于她的美好时刻,如今她是正妻,那个人是妾,日后还会找她算账。漫漫长夜,春色...

何以装疯 更新时间:2021-09-14

姜贵妃顿了顿,又道:“她在怪你,所以你生气了,便借着严谨鹤撒火。”萧绪道:“皇兄算计儿臣,儿臣不过是给他一个教训罢了。”姜贵妃冷哼一声,道:“本宫竞不知有人能算计你,他不安好心邀...

何以装疯(二)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看着在屋中蹦蹦跳跳发疯的慕容楚楚,道:“一切会好起来的。”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说给她听须臾,带着红玉离开明月阁。一路上,锦心百思不得其解,满脑子想着慕容楚楚的事,思索着该...

南亦平之死真相 更新时间:2021-09-14

“不行。”锦心不加思索回绝。萧历讥讽道:“你一个金陵笑柄敢与本王作对,嫌命长了。”锦心道:“红桃姿色平平配不上殿下。”萧历道:“本王又不是看上她的美色,要不是她脸上那块胎...

迷雾重重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似被雷劈中一般,一个接一个的惊雷劈得她脑子发懵。梅若菱杀了南亦平,她为什么要杀南亦平?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慕容楚楚笑得眼泪也跟着渗出眼眶,许久,敛了笑。又道:“深夜我...

阉割酷刑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先一步离开酒楼,落下一脸沉重的南亦辰。然后,到了大街上方记起没有买单。锦心觉得心情有些烦躁,带着红玉满大街闲逛,有看中的东西便让红玉付账,一开始还挺不好意思,拿着拿着便...

染血的亲情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猝不及防被勒住脖子,双手下意识的拉开麻绳,然而,麻绳仿佛与脖子连为一体,根本拉不开。此时,心中的震撼大过恐惧,她的母亲要杀她,为什么?她想亲口问问,可是喉咙被勒得只能发出“呜...

放过我吧 更新时间:2021-09-14

不多时,下人端来热气腾腾的饭菜,放到桌上后急急离开。南亦辰舀了碗热汤要喂给锦心喝。锦心似受到感应一般,偏头看了眼南亦辰一眼,然后翻身将后背送给他。南亦辰端着碗,细声道:“锦...

茶楼遇故人 更新时间:2021-09-14

太子一来,丫鬟们恭敬行礼,锦心站在贵妃椅前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不该也行个礼。太子似乎看穿她的想法,勾唇笑道:“你见到本宫可不必行礼。”锦心道:“这样不好吧。”太子道:“无妨。...

我的身份用的可好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在太子妃的拉扯下只好跟上去。唉!吃人嘴软。不过奇怪的是,她时不时朝楼上瞥,感觉萧绪好像没有发现她们,至始至终没有朝楼下看一眼。锦心踏着步子一步步上楼。太子见她跟来,主...

南府横生变故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将头埋进热气里,闭上眼陶醉在香味中。然后拿起筷子开动。“据说慕容楚楚偷人呐。”“真的假的?”“骗你干什么。”“还怀了野种,被将军一碗药灌下去,再也不能生育,可怜又可恨...

身份疑云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道:“若菱啊,廉佑跟我多年,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绝不会使阴谋诡计。”梅若菱眼中泪花闪烁,凄凄切切道:“将军如今不再信任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完她取下头上发簪,抵在喉...

四面楚歌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定定望着杜桃枝,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胡说什么?”锦心离开南亦辰胸口,瞪着杜桃枝。南亦辰身体明显僵住。“二夫人,你向我哭诉过,说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心中还有你,如今...

落井下石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顿觉胃口全无,放下碗筷。小环关心的说道:“夫人吃点吧,你看看你的确是瘦了许多。”锦心定定的望着桌上唯一的一碟咸菜,寥寥数几。“小环、红桃你们离开映兰轩吧,跟着我没有好...

求救被拒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踌躇许久,冲到院门口。“方才你们都瞧见了,她伤的很重,需要药,你们通融一下,让我出去一趟。”锦心面对拦住她的奴才,软语哀求。其中一位奴才不耐烦的从袖中掏出一瓶金创药,扔给...

暗夜谋杀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踏进偏房,等她许久的红桃满是期待的看过来。锦心不敢看她的眼睛,默默的走向小环床边。只见小环嘴唇呈紫黑色,气息似有若无,臀部脓流不止,已染污床单,令人触目惊心。锦心做在床...

厚脸皮的林成(二)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在想这一百两上哪里弄去,找南亦辰吗?他问起来怎么回答呢。她在院中呆得烦躁,于是出去溜达。心事重重的走着走着,看见方廉佑在不远处,她眼睛一亮,不如找方廉佑借。她追上方廉佑...

冒充顶替 更新时间:2021-09-14

杜桃枝忙扶起林成,道:“成儿没事吧。”林成擦了擦唇角的血迹,推开杜桃枝,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明明有钱,非等老了挨了揍才拿出来。”林成恶语相向。锦心鄙夷的勾...

遭人算计犹不知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每日吃了睡睡了吃,南亦辰常留宿映兰轩,走动的也少,仅半月丰腴不少。她摸了摸自己的腰身,觉得肉嘟嘟的,问小环是不是很难看,小环掩嘴偷笑,说该问将军去。锦心觉得需要多运动,不然...

梅若菱再施毒计 更新时间:2021-09-14

两日后。南亦辰告诉锦心骁骑营有要事处理,需要留在营中两日回不来。锦心唇角悄悄上扬,道:“同我讲这个做什么,你的去处何须向我禀报。”南亦辰在她耳垂边吹了口热气,道:“怕你等不...

再难有孕 更新时间:2021-09-14

整个南府数赵姨娘最开心,一个人忙前忙后急着替未出世的孩子布置各种衣物玩具之类的。走到哪里都是笑眯眯的,碰上梅若菱与之交谈,完全没察觉到对方眼中的轻蔑。第二天。锦心去明...

赵姨娘不依不饶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疼得咬紧牙关,不知挨了多少板,她的背后被鲜血染红,血肉与衣衫粘连。一众下人心中直犯嘀咕,前一刻还被将军捧在手心里,这一刻就要被打死了,也不知将军知道了会怎样。两个奴才见...

花灯会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趴在床上,醒过来第一件事要小环找药渣。小环按照锦心说的位置翻了个遍,啥也没捞着。垂头丧气的回去复命。锦心想自己去找,奈何屁股不争气,稍微动一下就触动伤口,疼得牙齿发颤...

厚脸皮的林成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见过林成后,想起当初母亲逼着她嫁给年五旬的王员外,心中酸楚不已。她的母亲杜桃枝眼中永远只有林成,对她从来不会有多好的脸色,不是没有恨过,甚者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

生死一线 更新时间:2021-09-14

在这生死一线间,锦心笑了,眼中泪花晶莹闪烁。“南亦辰你放开我吧,这十数米高对你来说问题不大,你带着我上不去,若是一个人,用轻功可以上去的。”峭壁旁,他们的衣袖在空中飞舞缠绵,疾...

谣言四起(一)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道:“太子同我说这些做什么?”太子道:“反击,对姜贵妃的逼迫别再做缩头乌龟。”锦心道:“殿下说了这么多,我一句也不懂。”太子道:“只身闯入敌营,搅弄腥风血雨,且全身而退。以一...

谣言四起(二) 更新时间:2021-09-14

大夫自顾自说道:“夫人有孕近两月。”锦心心中大骂“呸”连日子都是瞎扯淡,这意思是说,她是在义阳城怀孕的。锦心很想笑,但是没有笑,她不禁佩服自己的定力。她看向南亦辰,只见南亦...

谣言四起(三)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看着厅中的大夫,道:“钱大夫再为我夫人诊脉一次。”锦心对南亦辰称她为夫人而不是二夫人略感吃惊。钱大夫心虚道:“昨日已为夫人诊过脉,今日为何还有诊?”南亦辰淡淡道:“让...

野种 更新时间:2021-09-14

梅若菱道:“此时说来话可长了,反正怀的是野种就是了。”崔莲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很快淡定下来,道:“看来定是夫人的杰作。”梅若菱不置可否,道:“你去安排一下,此等好消息当然要同...

拆穿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对上方廉佑的眼神,对方给她一个微笑,笑意中暗含你放心的意思。锦心读懂了,也宽心了,唇角不自觉上扬。方廉佑办事够快的,这么会功夫把人都给揪出来了。“廉佑,你这风风火火的是...

别再提了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看着梅若菱,问:“为什么?”梅若菱眼中泪花滚动,嘤嘤哭泣,道:“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解释,你都会认为我是个恶毒的女人。可你知不知道,当我看见你和傅锦心公然在府中亲亲热热,旁若无...

秋猎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神色复杂道:“原来背后还有这等事。”锦心道:“姜贵妃抓了我的好友李元香,用她的性命要挟我,当时晋王不在宫中,不在金陵,我没有别的办法,不能不顾元香的性命。”南亦辰自责道...

比试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扯了扯欲再度开口的南亦辰,附在他耳旁,压低声音:“算了吧,我同她比试。”南亦辰轻声道:“你不愿意就不要勉强。”锦心道:“输给清河郡主不会失了面子,何况不一定会输。”南亦辰...

破庙(二)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捂住耳朵不敢看,眼泪止不住滑落,那可怕的声音怎么也隔不断。呜呜的冷风通过敞开的大门,灌进破庙,吹在锦心身上,为她原本就感觉寒意森森的身体,愈发冷冽。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满意...

赶走白惜诺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丫鬟们在院中修剪花草。白惜诺见她醒了,走过来低声问:“昨晚是怎么回事?”锦心反问:“晋王殿下是否遇埋伏?”白惜诺懊恼道:“没有,我们中计了。”锦心苦笑一...

初次交锋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的手被南亦辰牵着往前走,有些不自在,她回头看了一眼,看见赵姨娘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目光对上,赵姨娘微微一笑,锦心回以微笑。“方才你那么较真做什么?”锦心边走边道。南亦辰道...

陷害 更新时间:2021-09-14

她的理智告诉她,要冷静,冷静。是梅若菱自导自演,使得一出苦肉计,她设计自己。“姐姐,你为什么要下毒?”梅若菱含泪控诉。锦心木然道:“是你让我送的糕点,反倒问我。”梅若菱道:“姐姐...

梅若菱设计 更新时间:2021-09-14

所有的目光聚集在太夫人身上,没有人注意到梅若菱眼中闪过一丝阴笑。太夫人手中拿着一块娟布,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她怒视锦心,道:“你在我南府就是个祸害,从前真是瞎了眼,竞以为你...

心火 更新时间:2021-09-14

马车装饰简单,通体无任何点缀物,木质材料结实稳固。轿帘早有眼头亮的士兵掀开,南亦辰抱着锦心直接上马车。锦心羞的脸红到耳根子,满头大汗。南亦辰轻轻的将她放到座位上,然后紧挨...

刁奴生事端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闻言蹙眉不语,默默替她掀开轿帘。锦心刚迈出马车,身后传来摔帘的响声,不由后背一僵,从声音中可以听出南亦辰十分生气。她可不管这么多,随他,反正这个人阴晴不定。她特意离南...

梅府被诛 更新时间:2021-09-14

如今的锦心走在南府的每一处,都能感受到下人的尊敬,与从前大不相同。渐渐的,她有些飘飘然,十分享受现状。这天,漫步在石子路上,遇上迎面走来的慕容楚楚。谁知,慕容楚楚见到她,转身就...

中计 更新时间:2021-09-14

梅府入狱待斩,梅若菱整日愁容满面,有时去狱中探望,一整日也不见踪影。南亦辰满心愧疚,对其百般讨好,二人似乎没出隔阂,分外和谐。眼看着炎炎夏日过去,入秋时分,绿叶渐黄,凋零。梅府一...

破庙失身(一) 更新时间:2021-09-14

慕容楚楚戒备的看了小贼一眼,俯下身捡锦囊。小贼趁她捡锦囊空隙,朝她靠拢。跟在身后的锦心见状出言提醒,道:“楚楚小心。”慕容楚楚捡了锦囊,抬头撞上小贼的脸。只见小贼手握一把...

绝处逢生 更新时间:2021-09-14

方廉佑倒吸一口冷气,道:“你疯了。”锦心道:“我很清醒。方廉佑,我出城诈降,诓齐太子出兵,趁着现在梁军士气高昂,方有一丝胜算。”方廉佑道:“就算诈降也轮不到你一个女流之辈,要去也...

寒疾发作 更新时间:2021-09-14

眼看齐太子的剑要刺进锦心的胸膛。“殿下,且慢。”不知何时出现在齐太子身后的将领,出口阻拦。齐太子握住剑柄的手青筋凸起,眼睛被怒火烧的满是红丝。他停下手,一动不动,等着将领...

患难得真心 更新时间:2021-09-14

义阳城的大街上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挥之不去,闷热的天气使之更浓。打了半宿仗,堆积如山的尸骨残肢,收拾了数个时辰,难免遗漏,而所有人精疲力竭,找着床铺沉沉睡去。大街上空无一人,角...

回京 更新时间:2021-09-14

蓝衣少年神采飞扬,手足舞蹈,道:“那我就从头讲起。”“南将军神机妙算,知道齐军会来偷袭,提前把城中百姓驱出城外。然后挑出自愿做诱饵的士兵,诱敌深入,当然,齐军破城时还得装装样子...

两看相厌 更新时间:2021-09-14

走了一会儿,到了南亦辰的帐篷前。白惜诺眼神示意锦心进去,锦心不动。锦心问:“你晚上睡哪里?”白惜诺耸了耸肩,道:“就在外边将就一晚。”锦心道:“这怎么行。”白惜诺笑道:“难道要...

贼喊捉贼 更新时间:2021-09-14

白惜诺抽出竹简中的纸条,当看到纸条的内容,脸色大变。锦心见状忙问:“阿诺,怎么了。”白惜诺阴着脸,咬牙道:“布防图。”锦心大惊,不可置信的看着葛行舟,道:“你要做什么?”葛行舟眉毛...

逃离 更新时间:2021-09-14

牢中无日夜,她们只能根据士兵送饭的次数来判断时间。这日士兵欢喜的送来饭菜。锦心见状,问:“小哥家中有喜事?”士兵眉飞色舞道:“大喜事,但不是我家的,南将军打了胜仗,齐军大败。”...

劫粮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扯了扯白惜诺衣袖,示意她看过去。白惜诺见到葛行舟,紧蹙秀眉,火冒三丈。话不多说冲了进去。正大口大口吃的起劲的葛行舟,未发觉危机悄然来临。直到白惜诺冲动他眼前,揪起他的...

诈降 更新时间:2021-09-14

路上,一辆辆马车排成长龙,车轮在地上轧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印迹。锦心和白惜诺坐在首辆马车上。她说去劫粮,真的做到了。和白惜诺去劫粮,原本以为会费些周折。哪里料到,米行的少年...

梅若菱的十里红妆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懵了,成亲?猛然想起那日,南亦辰晕倒在萧绪面前,萧绪曾说你要娶她,我成全你。他终于得偿所愿,该是多高兴。她在大街上继续迈着步子,远远瞧见百姓围着长街主道水泄不通,她凑过去。...

送礼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道:“今日若不是梅若菱,只怕他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我。”小环迷茫道:“将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刚刚他的眼神好可怕。”锦心道:“没什么误会,只是他不喜欢我罢了。”小环叹息道:“好...

出征 更新时间:2021-09-14

当日送走了她的家人,可她做梦也没想到,第二天传来噩耗,她的家人在回家的途中遇到山贼,当场毙命,无人生还。这些还是张嬷嬷特意跑来说与她听,不然小环绝不会告诉她。乍听消息,她不信...

起色心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一身男装在宫外等候,方廉佑则守着她,千军万马自宫内浩浩荡荡奔腾而出。南亦辰戎装羽剑,威风凛凛,刚气十足。锦心见他们出来,自觉进入队伍中。自始至终,南亦辰就没给过她好脸色...

反咬一口 更新时间:2021-09-14

余阳扫视一圈,道:“怎么回事?”他的声音浑厚响亮。葛行舟恶人先告状,振振有词道:“这个女人混入军中,意图行刺,还打伤这么多人。”白惜诺不屑的白了他一眼。锦心站出来,看着余阳,道:“...

赶尽杀绝 更新时间:2021-09-14

晋王府。镂空香龛飘出袅袅薄烟,瞬间与空气融合消散,清香弥漫整个房间。桌案前男子白衣胜雪一尘不染,玉冠束发,浓眉微弯,目若星辰,肤色白皙无暇,脸上总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令人如沐春...

殿下的温柔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呆在晋王府算了算日子,前日萧绪走之后就再没看见他的人影。而这府里的丫鬟对她十分客气恭敬,是真正把她当成主子看待,简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她想要什么,下人都会弄来,于是她...

你要娶她,本王成全你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亦辰心事重重,站在晋王府门口,等着求见晋王。不日前,他着手去查南亦平的死因,依旧没有头绪。找认罪的丫鬟,她的家人,奇怪的是那一家人突然间人间蒸发,让他愈是笃定必有蹊跷。他也...

忘了我 更新时间:2021-09-14

此时,锦心方知萧绪在暗中为她做了这么多,心中悲喜交加。原来他心里有她,可又能怎样?忽然,门再次打开,萧绪一袭白衣,见到门外锦心平静无波,仿佛早预料她在此。他抬手拭去她脸颊的泪水...

救阿诺 更新时间:2021-09-14

他的心不知被什么触动了一下,抬头看着站得较远方廉佑,道:“廉佑,你带人去离子坡,一定要把人带回来。”顷刻间,锦心觉得眼前变得模糊,无数个南亦辰在眼前晃动,她觉得眼皮很重很重,哪怕...

立足 更新时间:2021-09-14

南府有了她的立足之地。她居住的院落有一间正房三间偏房,正房上挂着的门匾赫然写着映兰轩。院子里阳光充足,花香弥漫,青草幽幽。锦心做梦也没想到这样好的一天。她休养的日子里...

吐露心声 更新时间:2021-09-14

他连喝三杯酒,沉默半响才道:“知道我为什么会恨你吗?”她想说不知道,可转念一想,真的不知道吗?于是,她选择了沉默。南亦辰见她不答也不恼,继续说道:“为了娶她,我花了多少心思,你知道吗...

裴府起风波 更新时间:2021-09-14

天空湛蓝如洗,阳光倾泻而下,洒在每一个角落。南府,墨雅阁。缕缕阳光穿过镂空窗棂洒在南亦辰的侧颜上,如玉瓷般光洁无疵。他坐于案前,双手捧着竹简,神情专注认真。整个房间书架最为...

南亦平之死 更新时间:2021-09-14

锦心看着淡蓝色袖口处漆黑的污渍,忽然明白自己中了计。萧宝林猛地甩开衣袖,咬牙道:“我亲手熬的药,这味道我一闻便知,你把药还给我,我便不追究。”锦心道:“我说了没偷你的药,袖子上...

魏远清道别 更新时间:2021-09-14

时间一晃就是一个月。锦心望着桂花树下靠坐在地上的阿诺,她的面前半跪着一个男子,男子身穿冰蓝色云纹锦袍,手中拿着一支糖人,似乎要给阿诺,阿诺却不给面子,对他爱理不理。这个人便...

中毒 更新时间:2021-09-14

她站了很久很久,直到人群散去,还如一座冰雕。阿诺双手抱胸,慵懒的靠在后面的圆柱上,她率先打破沉默,飘到锦心身旁,揶揄道:“不会真的想跳河吧?”锦心扯了扯唇角,勉强挤出笑容,咬牙道:“...

赴魏取解药 更新时间:2021-09-14

宽阔的大路上,行人稀疏,路边绿草野花望不到尽头。远远看去,两名骑马疾行的人停在了路边茶馆前。茶馆不大,陈设简陋,数张桌椅摆放在随意支起的遮阳棚下,生意冷清,仅老板伙计两人。伙...

潜入皇宫 更新时间:2021-09-14

她们顺着老嬷嬷指引移步椒房殿,而假山洞中则静静躺着被打晕的老嬷嬷。途中锦心问阿诺:“你怎料到那嬷嬷知道的?”阿诺淡淡道:“猜的。”锦心:“……”她们一路躲躲藏藏,好不容易找...

劫杀 更新时间:2021-09-14

苍茫大地之上,两匹棕色骏马奔跑。锦心骑在马上,长安城已远远甩在身后。但她不敢停留,她们在皇宫休息了一夜,已是奢侈。其实原本是要宇文清连夜送她们出宫,然宇文清果断拒绝,说什么...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ami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